Pericles Funeral Oration  佩力克里斯悼文

 

當戰爭第一年結束時,雅典人依照習俗,為那些在戰爭中死亡的人,舉辦隆重的喪禮。其中悼文的部分是由非常傑出且具領袖魅力的政治家 ,同時也是位將領的可謂雅典意識形態最佳寫照,其中充滿多數雅典人感同身受的愛國情操。

 

多數在我之前於此致詞者,已要求立法相關人士將這份悼文加入我們其他的喪禮習俗中。對他們而言這是件值得的事,如此的榮耀理應在葬禮中賦予那些在沙場上犧 牲生命的戰士。但我更支持當人們曾經表現的如此英勇時,他們的確應該在這樣公開的葬禮中,在各位的見證之下,接受讚揚。這樣一來,許多人的聲譽不會因言詞 詭辯而受損;而他們的美德更不會受他人的蜚短流長而左右。但這其中的分寸著實很難拿捏,即使謹言慎行也不足以表達真相。比方說,死者的親友因為了解事實, 所以可能會覺得講者並未充分稱讚死者的知識與期待﹔相反地,另一位並非十分熟識的人,當他聽到一些超出自己理解範圍的事情時,就覺得忌妒或是懷疑太誇大。 如果自己也可以做得一樣好或差不多時,人們或許稍可忍受聆聽對他人的讚賞,不過一旦當講者不停誇讚死者時,妒忌之心便不覺燃起,開始變的多疑。然而,既然 我們的祖先確立此慣例,我必定會遵守,並且盡全力滿足聽眾的期望與信仰。

 

首先我想先談談我們的祖先,因為當我們在悼念死去的人時,我們同時也應該對祖先表示崇敬及追憶。一直以來他們居住在這片土地,他們將勇氣代代相 傳,因為他們的努力我們得以擁有這塊自由的土地。但是如果死者值得稱許的話,那麼我們的祖先就更值得讚揚,因為祖先是傳承的源頭,歷經許多奮鬥才能將這偉 大的國度流傳給後人。而今天聚集在此的人,大部分都仍正值壯年,我們肩負使命努力改進建設城市中的一切,讓它不論在和平或戰爭時期都可以自給自足。今天我 不想談論希臘人或異邦人,比方說我們的數個屬地可能需要軍事開發,或是我們或祖先需奮力扭轉戰局等等;因為這一些故事大家應該十分熟悉。不過當我開始讚揚 死者之前,我想先點出我們執掌政權的幾個重點,以及我們的王國在何種機制及生活方式下發展至如此偉大的境界。因為我認為這樣的想法在這種場合並不突兀,而 且可能還會讓聚集在此的市民及陌生人們蒙受其利。

我們的政治體制並不與他人制度相違背。我們並未抄襲鄰國的政治型態;相反地,我們是他們的典範。的確我們被稱之為民主, 因為多數人掌控著行政權,而非少數。但當眾人擁有相同的公理正義時,相對的在私底下也會出現爭辯,於是產生對卓越的需求認知;當某位公民表現特色時,他傾 向於從事公共事務,而非不是享有殊榮,而是一種功績的回饋。貧窮不是障礙,但無論每個人的處境為何,他都可以對國家有所貢獻。我們的公眾生活和私生活也不 例外,我們不應彼此懷疑;假使鄰居任意為之,我們也不應感到生氣;我們不應對他怒目相視,因為這雖然無害卻令人不愉快。雖然在私領域上並無任何限制,但是 尊重禮讓的精神仍普遍存在於公眾事務中。基於對權威及律法的尊重,我們會避免犯錯;我們會特別尊重那些被賦予聖職以保護傷者的人們,以及那些不成文的規 定,讓犯錯之人能獲得緩刑。

 

不過我們也不會忘記提供辛苦勞累的精神一些休閒娛樂;比方在一年之中我們有固定的比賽和祭典,我們將家裡佈置的精緻典 雅,而從日常生活中所感受到的各種喜悅也有助於我們趕走悲傷。由於我城邦之卓越雄偉,我們不僅自己生產,同時也得以享受其他國家之物產,所以我們能夠取得 世界上各式豐饒穀物產出。

 

其次,我方軍隊各項訓練皆優於對手。我城邦大門?世界各地敞開,我們從未驅逐任何外國人,並阻止他觀看或學習任何事物,即便對敵人來說那可能是件足 以讓對方受益的秘密。我們並不仰賴管理或欺騙,而是憑藉我們的誠心與雙手。談到教育方面,從小就必須經歷各項體能訓練,養成勇敢的心智;如果我們安逸度 日,那麼就無法作好面對危機的準備。我在此舉出一項例證:Lacedaemonians當初並非單槍匹馬來到雅典,他們伴隨一群同盟一起到來;我們獨自進 入鄰國,雖然我的對手?了保衛家園而戰,而我們身處異鄉,旦我們幾乎十分簡單地就可以征服他們。我們的敵人似乎尚未感受到我們團結的力量。對於海軍的顧忌 分散了我們的注意力,而在陸地上我們被迫將公民派遣至各地以佔領據點。不過當敵人遭遇並且擊敗我們部分的軍隊時,他們就志得意滿,彷彿已經把我們全數包圍 的樣子;相反地,一旦被我們打敗時,則是佯裝成一付遭我們殲滅的模樣。

 

如果我們抱持著漫不在乎的心態,不從事體能訓練,又憑藉著一股出自於習性而 非律法的勇氣來面對危險,那麼我們會做的比現在更好嗎?即便當危險來臨時,我們可以表現的和那些從不讓自己休息的人一樣勇敢,但是我們對痛苦並無預期﹔這 也就是我們城邦在太平盛世和戰爭時期一樣令人激賞的原因了。就我看來,因為我們是美的愛好者,而我們的強項並非反覆思考及商議,而是那些透過討論商議的準 備才轉化為行動的知識。有些人因無知而勇敢,我們卻因深思熟慮而顯得遲疑,因為在採取行動之前,我們擁有獨特的思考能力。他們當然被視為最英勇的靈魂,因 為他們不因危險而退縮,無論在生活中遭遇痛苦或歡樂,他們都保有最清醒的神智。在行善時我們也和別人不同;我們藉由付出結交朋友,而非受惠。施予恩惠的人 肯定是我們的朋友,因為他寧願透過仁慈讓恩惠的記憶流傳;而他認為接受施恩者是比較洩氣的,因為他明白在回報他人的慷慨時,並不會贏得感謝,只是在還債罷 了。我們對鄰居好,但卻不計較利益,而是基於一種對自由的信心以及坦承和無懼的精神。總而言之,我認為雅典是希臘的學習對象,每位雅典人似乎都有種能力可 以藉由變化性和仁慈和讓自己適應不同形式的行為。我們不用不實閒散的字,而是真理與事實;而由於這些特質國家得以興起,這些事實已受到證實。因為當雅典仍 在嘗試階段時,同期間其他地區的表現都優於雅典。與她為敵的國家沒有憤怒,相反地他們支持這樣的一座城市;沒有國民向君主抱怨這是不值得的。我們有把握一 定會留下見證;我們力量的造就了豐功偉業,這將促使我們成為當代的奇蹟並且為後世傳頌。我們不需要荷馬的讚美,也不需要其他讚辭作家為這偉大時刻撰寫詩 篇,因為他呈現事實的方式將無法經歷時間的考驗。因為我們的英勇,迫使每塊土地和海洋為我們開道,並且在每一個地方?友誼和敵人種下永恆的回憶。就是這樣 的一座城市,讓這些人為了她勇敢地奮戰與犧牲;他們無法想像倘若這城市落在他人手上將會有什麼樣的後果;為了這座城市,我們每個存活下來的人應該欣然承受 苦痛。

 

我已經詳細陳述雅典的偉大,因為我想讓各位知道,比起那些從未享受任何榮耀的人來說,我們正?獲得更高境界的勳章而努力,為了以明顯的證據證實 我正在紀念的這些人的優點而努力。我已訴說了對他們最高的讚揚。因為在歌頌這座城市的同時,我已經讚揚他們,以及他們的美德如何造就這座城市的光彩。而只 有極少數的希臘人之行為接受公平審議時,其名聲與實際行為是相符的。我相信這樣的一位往生者已經足以作為人們價值的典範;這或許是他的德行第一次受讚揚, 但也是他們最終的象徵。即使那些在其他地方有些不足的人,他們?國奮戰的英勇卻足以成為被稱頌的理由;他們已經藉由善行消除了罪惡,因為他們服役為國家帶 來的益處已超過他們私領域的行為對國家所造成的傷害。他們沒有一個人會受財富引誘,對於必須遠離生活樂趣也毫不猶豫;沒有任何人希望罪惡繼續拖延,雖然貧 窮但是總有一天也將會變的富有。但是懲罰敵人被視為是最甜美的,他們可能因這高貴的原因而身亡,他們決定甘冒生命危險,放棄安逸,從事這項光榮的復仇。他 們拒絕對未知的幸福抱著希望,而選擇獨自面對死亡。當那一刻到來時,他們專心對抗,獨自承受,而非遠走高飛,苟且求活;他們遠離不名譽的批評,在戰場上他 們堅定的站穩腳步,轉瞬間,站在命運的最高點,他們從這一幕轉換成光榮,而非畏懼。

 

這就是這些往生者生命的終點;儘管他們可能祈求一種較致命的結局,但是他們足以和雅典匹配,也是活著的人所渴求的一種英雄氣概。這種精神的價值是無 法言喻的。任何人都可以不斷地對你陳述這種你早已知悉的英勇抗戰的優點;然而與其聽他們的陳述,我倒還希望大家每天能將目光放在雅典的偉大之處,直到你已 經愛上她;而當你對她榮耀的壯觀奇景感到印象深刻時,回想起這王國已被一群很清楚自己的責任且有勇氣為之的人所取得;不僅如此,當遭遇矛盾衝突時,擔心受 辱的心情總是出現,如果他們曾經在事業上跌倒的話,他們絕不允許自己在攸關國家存亡之際失去美德,相反地他們願意為國犧牲,?成就她而獻出生命。他們集體 所做的犧牲會個別收到回報,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會得到不朽的讚揚,以及高貴的墓碑,我不想細數他們留下些什麼,而想談談他們所留下的榮耀,這些榮耀在每個 適合的場合中不斷受到大家在行為及言語上的嘉許。因為這整個世界都是名人的墓碑,這並不只是因為他們在自己的國家受到各種報導或墓誌銘的紀念,而是因為他 們長存於外國的土地上,並且以一種非文字的形式受到紀念,他們的事蹟雖未被刻在石碑上,卻銘記在眾人心裡。讓他們成為你的典範,並視勇氣為自由,視自由為 幸福,而不要將戰爭的危險看的太美好。和富足的人相比,不幸的人,那些不太可能過得更好的人,比較沒有理由拋棄自己的生命;因為富足的人總是有可能變差, 而不幸的人如果活了下來的話,任何意外事件都可能為他們的生活造成極大的變化。一個懷抱英勇精神的人來說,怯懦和災難一同席捲而來,當他心中充滿勇氣並受 到希望鼓舞時,這一切遠比突然襲擊他的死亡還要令他痛苦。

 

因此現在我對於在場死者的雙親並不感到傷心惋惜,相反地我想安慰他們。你知道你們的死去 的孩子已在各種無常變化中往生了,人們可能會覺得那是幸運的,因為他們已經獲得無上的榮耀;不論是他們光榮的死,或是你們光榮的哀傷,這些幸福的部分已註 定,而他們的幸福就像是他們的生命一樣,早已注定了。我知道要讓你們這麼想是很困難的,其他人的好運總會讓你們想起那些曾經照亮你新的歡愉;而當你想要得 到那些祝福時悲傷感覺油然而生。在你們之中,某些人的年紀可能還有機會再生小孩,那麼這些人可能較為釋懷,因為此後生下的孩子可以讓他們遺忘過去死去的孩 子,而這城市無疑將是獲益者。她將不會被遺棄在荒煙漫草中,她將會很安全。當一個人無子嗣時,對他的討論是無法公平定奪一切的。我會對你們之中遭逢喪子之 痛的人說聲「恭喜,在你們生活中大部分的時候你們都過得很愉快,記住你們生命中的悲傷將會很快過去,往生者的光榮將會安撫你心。因為榮耀之愛是青春永駐 的,或許就像有些人說的一樣,榮耀並不富有,但是當人垂垂老矣且一無是處之時,榮耀將成為人心中的喜悅」。

 

如果你們是往生者的兒子或兄弟的話,無論你的美德多麼傑出,我想要努力趕上他們的成就將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因為大家都讚揚往生者;我並不是說你 想要接近他或避免成為他的對手或毀謗他,而是當人就這麼地走了,通常他所獲得的榮耀與善意並非純粹絕對的。而如果你因往生者的死而成為寡婦的話,讓我簡短 地表達訓誡,女子不流露出其天性所致的軟弱,而且不說男子的是非長短,這就是一種偉大的榮耀。

 

我已謹遵律法,用我所能想到所有適合的話語,展現內心崇敬之意。其中部分是對其行為的讚揚,因為往生者確實值得我們的表揚,而往生者的後代在理 應受到大眾的照顧直到長大成人;就像花環一般,這實質的獎賞是雅典為她的子孫所戴上的,當他們像其他人一樣付出努力之後,不論他們在世或往生都會戴上這花 冠。給予美德的回饋是極其偉大的,這些高貴的市民將被列在為國捐軀的名單上。現在,當你們已經充分?自己的親友哀悼之後,大家可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