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他者

共融與他性—「他者」的本體論 Communion and Otherness: An Ontology of Otherness

共融與他性 ── 進一步探討「人格」與「教會」
Communion And Otherness – Further Studies in Personhood and the Church
By John D. Zizioulas

第一章
(論)身為「他者」:「他性」的存在論
ON BEING OTHER: Towards an Ontology of Otherness

2. 跨越「他性」的鴻溝

就自由的角度而言,「他性」有存在的必要性:如果上帝與世界之間,沒有一個絕對、且具有存在性意義的「他性」,那麼也就不會有具存在性意義的自由,以使這兩個「存有」,分別就是它們自己,而非它們之外的任何身分。然而,關於「他性」這個問題,如果我們所能表達的一切,就僅只於此,那麼分離(separateness)與距離(distance),將變成其不可或缺的條件。基督宗教的教義,似乎無法接受這樣的情況,也不包含這樣的意義。獨特的「道成肉身」,擯斥了「他性」的哲學,反對將「分離」視為「他性」的條件。然而,如果「分離」不是它的基本構成要素,那麼「他性」要如何保有它絕對的存在性特質呢?上帝和這個世界要如何稱的上是個具有存在性意義、且深不可測的「他者」,而彼此之間,卻又維持著互不分開的條件呢?這個問題的核心,落在如何去調和「他性」與「共融」。

Read More

共融與他性—本質與能量 Communion and Otherness: Essence and Energies

以下,我們要來討論,對於人類的存在而言,這樣的存在論有何深意。現階段我們所關心的,是上帝與世界之間的關係,先前對於Maximus思想的討論,應該足以顯示出,教父神學提供了許多哲學工具,以實現一種愛的存在論,在此種存在論當中,自由與「他性」是基本而不可或缺的,並且具有存在性意義,也不受「分離」、「距離」、甚至是「虛無」、對「他性」的排拒等合稱為「後現代現象」(post-modernity)[註三十九]的介入,此種愛的存在論,被認為是在探討「他性」主題時所不可或缺的。

(c)以我的觀點來看,若要探討一個包含了「他性」與「共融」的存在論,在哲學性上最佳且最合適的方式,就是在Maximus式的存在論中,加入另一種教父思想所提及的、把「上帝的存有」和「世界的存有」相連接的方式,也就是透過上帝之「能」(energies),這樣的考量,是出於一些歷史因素。藉由上帝之「能」來認識上帝,而非藉由完全超乎理解範圍的存在(ousia)[中譯註九],這樣的理念已經被Cappadocian教父們所採用 [註四十],但是,主要由十四世紀的聖徒Gregory Palamas,在與Barlaam論戰的背景下,並參考自己的靜修(Hesychasm)[中譯註十]經驗,加以發展與推廣。

Read More

共融與他性 ── 進一步探討「人格」與「教會」Communion and Otherness: Further Studies in Personhood and the Church

共融與他性 ── 進一步探討「人格」與「教會」

Communion And Otherness – Further Studies in Personhood and the Church

By John D. Zizioulas

第一章

身為「他者」:「他性」的存在論

ON BEING OTHER: Towards an Ontology of Otherness

導言
在神學的探討中,「他性」是一個重要的主題。無論涉及到上帝、人性、或是其他一切被認為存在的事物,身為「他者」,多少意味著,當我們做自己的同時,除了是自己之外,我們什麼都不是。與此不可分的,是「自由」這個主題。自由,不只侷限於心理學與道德方面的領域(也就是傳統上那些關於「自由意志」的概念,還有如何做出合乎道德的決定);自由應該與「存在」這個基本問題相關。作為「他者」和做一個自由之人是存在性(ontological)的問題,也就是說,自由的做自己,和不讓自己成為其他人物,兩者是同一個事實的兩面。

Read More
Loading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