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合一

耶穌為什麼要道成肉身呢? Why did Logos become flesh?

問:我以前是長老會,現在我換了教會,我很喜歡你們的網站,有一點我不明白,有一次我去到貴教會,聽到李亮神父在講道時說,耶穌道成肉身不是為了赦免我們的罪,當時不好意思發問,可是我們教會的牧師 都是這樣教的,我聽讀神學院的學生,也是這樣說的,那耶穌為什麼要道成肉身呢?

答覆:謝謝你的問題,耶穌道成肉身主要是要讓人能與神來合一,這是最重要的事,歌羅西書1:15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 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這節經文我們可以了解神是多麼愛我們,因為我們知道耶穌是在兩千年前誕生的,怎麼會是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呢?還記的創世紀1: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這形像就是耶穌基督,這是多麼美好的事.
耶穌道到成肉身不單是赦免人類的罪,在聖經多處耶穌口頭上就可以赦罪,當耶穌受洗時馬太福音3:17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如果上帝只是要赦免人的罪,從天上發出聲音就可以,不需要道成肉身.
就算是上帝赦免人的罪,人就可以高枕無憂從此不犯罪嗎?當然是不可能只要是人類就會犯罪,我們犯罪就要悔改需要告解,重新回到神的身邊,如同彼得的悔改,而猶大不悔改不回到神的身邊,自己尋求解決方式,解決不了問題,只好將自己解決掉,多麼令人傷痛,如果猶大回到耶穌面前悔改,耶穌當然樂意接納他.有時人因為驕傲與面子問題而不願悔改.

Read More

心禱:聖名的祈禱 On Jesus Prayer (by an Orthodox Monk)

封面
關於聖名的祈禱
里夫˙吉列 作
東正教修士

書背
以耶穌聖名進行的祈禱,對東方的基督徒來說,可能比西方的教徒來得更為熟悉。在東正教(Orthodox Church )教會中,我們用「耶穌的祈禱(Jesus Prayer)」這樣一個專有名詞來描述這種形式的禱告。在西奈山與阿陀斯山的修道院以外的地方,非神職人員亦普遍採用這種形式的祈禱。對於西方的基督徒來說,這種以聖名進行的祈禱已經行使了許多個世紀。這種形式的祈禱自有其吸引人的魅力,對於正教會、羅馬人、福音派信徒、更正教信徒乃至於東西方所有的基督教傳統而言皆然。

封面之全能聖像者為Russel Hart所繪
目錄
前言
聖名的祈禱:形式
聖名的祈禱:實踐
聖名的祈禱:作為屬靈的道路
聖名的祈禱:作為敬拜
作為神祕救贖的聖名
耶穌聖名與道成肉身之啟示
耶穌聖名與變容
耶穌聖名與教會
作為聖餐禮的耶穌聖名
耶穌聖名與聖靈
耶穌聖名與聖父
聖名與耶穌完全的臨在
前言

Read More

71. 有人卻是在日常生活間,經驗到稀有的神魂超拔

有人在稀有的神魂超拔時刻,經歷頂尖的靜觀經驗:
有人卻是在日常生活間,經驗到它
有一些人以為靜觀是如此難得而了不起的經驗,非經艱巨奮鬥無法到達,且只在所謂「神魂超拔」的稀有時刻才能品嘗。我將盡力答覆這些人們。
是 的,上主按祂的上智,照各人所受的天分和恩典,安排了每人的靜觀旅程和風格。雖然,有些人經歷了漫長而艱苦的靈心磨練,才到達靜觀之境,甚至只偶爾在那所 謂「神魂超拔」的甘飴中認識它的美好。不過,也有些人受聖寵的精細雕琢,在祈禱中與主如此親密交往,看來幾乎可以隨心所欲地擁有、並經驗靜觀的美境,甚至 在日常生活的細節中,不管坐立行走或跪著時都能夠。他們能維持管制著生理與心靈官能——雖有時並沒有一些困難,可是並無多大困難。
在 梅瑟身上,我們看到第一類型的靜觀,在亞郎身上,則是第二類型。結約之櫃象徽靜觀的恩寵。按聖經的記述,那些緊挨著約櫃生活的人,象徵著度靜觀生活的人。 用約櫃象徵靜觀的恩寵很貼切,因為約櫃內裝載著聖殿的珍寶,正如那從人心裡發出、透過「不知之雲」而貫注於上主精微的愛。原來人的心靈涵有一切德行,宛如 上主的聖殿。

Read More

正教靈修—4.靈魂完善的程度 Orthodox Spirituality: 4. The Perfection of the Soul

靈魂完善的程度 4 by Hierotheos metropolitan of nafpaktos
在前面的章節中本書揭示教會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治癒人。因此正教的教會是一座醫院,是靈魂的診所。這並不表示教會忽 視其它牧靈活動的領域,因為教會針對的是人的整體,包括靈魂和肉體。教會也關心生理、經濟與社會問題,然而教會牧靈的重點是靈魂的治療,當一個人的靈魂得 到治療時,其他許多難以處理的問題便迎刃而解。
很多人指責正教會不太關懷社會問題。其實不然,教會關懷所有和人有關的事情。在其敬禮中的祈禱文與教父的教導中都 可以得到驗證。但就如同醫院針對身體的病症治療,治療中也涉及了其他個人的問題,所以東正教會治療人格的核心,藉此教會將整個人治癒。這就是在社會動亂的 時候,所有的政府機能躊躇不前時,甚至人的外在自由被剝奪時,教會依舊繼續她的運作:治療與醫治人們。
治療人的人格事實上就是他自身趨向完美的境界,實際上等同於神化,在教父神學上神化與完美是同義字。這治療是?對必要的,因為亞當造成人的墮落,構成了人性的病態。

Read More

48. 上主願人用整個身靈侍奉祂:祂願榮耀身體和靈魂

怎樣分辨歡愉的善與惡
我說這些話的用意,絕非抑制你在聖神要你大聲祈禱時,不這麼作。如果心神的喜樂潤澤感官,使你對上主像對人一樣地說話,說「耶穌」 或「親愛的耶穌」,或類似的話,也不需加以壓抑。願上主不讓你在這件事上錯懂我的意思。真的,我無意授意你放棄愛的外在表達。上主所結合為一的身靈,願主 不容我把它分開。事實上,我們完整的人,身體與靈魂應該一起頌揚上主。到達永生時,上主將適宜地榮耀我們整個的人:肉體與靈魂。就在今生,為我們預嘗這永 恒的光榮,上主有時也用不可言狀的喜樂和安慰,點燃虔心愛祂者的感官。不僅僅一兩次,而且按祂認為最適宜的頻繁次數。不過,這種喜樂,並非來自人外,經由 官能之窗進入,而是從心神的歡愉和屬靈的熱心湧溢出來的。像這類的安慰歡愉不必予以疑懼。總之,我認為經驗到這種喜樂的人,也不可能懷疑它的可靠性。
但對於別的從外而來的安慰,聲音、喜樂,或不能確知其來源的甘飴,我建議你要對它保持警覺。因為它可能是善的,也可能是惡的;可能是善神或惡神的作為。只要你按照我告訴你的辦法——或用你自己發現的辦法更好,回避詭辯、以及身體與感情不自然的緊張,不管它是善是惡,都害不了你的。為什麼你可以如此安全呢?因為真安慰的源頭是深藏在純潔心田中虔敬的熱望,是上主的工程,不是憑其它技巧構架而成的,為此不含有幻想及現世人所會犯的錯誤。

Read More

宇宙與人類全都奧秘的連結著

我們全都互相連結,從最遙遠的星辰,到你血液裡的細胞,都有著深奧和奇特的聯繫。現代物理學已經證實……………. 但卻仍無法解釋。它叫做「非定域性」(non-locality),壯麗動人的宇宙定理!! http://goo.gl/gEqiYP We are all interconnected. From the most far away star , till the blood of you...

Read More

合而為一 To Be One (John Gospel Ch.17)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   死亡終將讓愛停止,這是人性最大悲劇; 惟有與基督合一,我才能永遠愛你。     今天的經文,是耶穌被逮捕之前的祈禱,被稱為「大司祭的祈禱」。耶穌向天父說:「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翰福音17:3)。永生並不是腦中的知識(intellectual...

Read More

朝聖者之路 第一章

朝聖者之路
東正教神聖經典之作

空山不見人
但聞人語響
返景入深林
復照青苔上

在我們的家鄉,摯愛的台灣,我們聆聽著這個寂靜卻深沉的聲音。我們帶來了三位一體,上帝就是愛,而愛就是我們的生命,愛能夠解除所有的恐懼。

我們在此舉行神聖禮儀,希望為台灣的朋友帶來祝福和天父的光輝;不僅僅針對活著的朋友,我們希望即使是那些已經逝去的靈魂,那些死去的人們也能感受的到。

在神聖禮儀之後,我們要和台灣的朋友們分享神的恩典和三位一體的力量,在內心進行東正教最古老原始的禱告。在這本書中,你可以感受到現代人對於禱告的體驗和認知。

我 明白對台灣的朋友而言,這其中許多的想法都不是前所未聞的,但是請容我在此分享一位已過世的屬靈之父Fr. Porfyrios帶給我的回憶。我曾請教他:「當我在禱告的時候,我是不是應該說『主耶穌基督請賜福於他或她』,而不是像你曾告訴我的,說請賜福於我 呢?因為我並不想只為我自己禱告」。他聽了之後笑著說:「喔,我親愛的孩子,請你了解,在教會中,當你在禱告的時候,你就是其他人,這時候已經不分彼此, 沒有你我之分,當我說著『請賜福於我』的時候,我從來都不是指我自己,其它眾人就是我的生命,就是我自己…」

李亮 神父
感謝大家
第一章

Read More

朝聖者之路 第二章(上)

我在不同區域流浪了好一陣子,在旅途中,耶穌的禱告陪伴著我;在我和其他人的交往中,還有整個旅途中所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裡,它帶給我喜悅與安慰。
不過,到頭來我覺得應該要待在某一個地方比較好,這樣我才有較多機會獨處,才能一個人研讀The Philokalia。雖然不論是當我在夜晚找到棲身之處時,或是白天休息時,我都會找時間讀這本書,但是,真的很希望可以更深入地研究它,希望藉著真誠和衷心地禱告學習到就贖靈魂的真理。
然而,儘管我有這些希望,卻是無用武之地,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左手臂。所以我因此無法找到一個地方定居下來,我決定要到西伯利亞(Siberia),到St. Innocent of Irkutsk的幕地去。我想在西伯利亞的森林和各式動物當中,我能夠在寂靜中旅行,那也對禱告和閱讀比較有利。所以我朝著這目的出發了,在這旅途中我口中不斷地祈禱著。

Read More
Loading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