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生命

Q & A 是不是信了基督教之後,就不可以拿香祭拜亡者或祖先?Can we burn the incense to commemorate our ancestors after converting to Christianity?

請問一下,信了東正教後,還能到祭拜祖先或是拿香拜拜嗎?在我讀書的時候,我選修了一門基督教的課,那堂課總會找一些教徒來分享他們的見證,有一次,有一個教授說:「我在當兵的時候,部隊裡發生了意外,隊上的阿兵哥都覺得是在鬧鬼,所以就說要來祭拜一下,當時我心裡覺得很不高興,我是個基督徒,我怎麼可以拿香祭拜亡者?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我還是拿了香,為死者祈禱,後來,我就生了一場重病,我知道那一定是主耶穌在處罰我,那時我就祈求上帝寬恕我的罪,我絕對不會在拿香了,後來我的病就慢慢的好了。」
這堂無聊的課,就這一段我記得最清楚,這件事讓我覺得非常的疑惑,是不是信了基督宗教之後,就不可以拿香祭拜亡者或祖先了呢?

Answer:
謝謝你提出這個重要的問題。

ㄧ﹑讓我們先釐清一件事情,這個問題發問的重點應該是在於「祭拜儀式」或「敬神儀式」。

正教會認為,「敬拜上帝」和「祭拜祖先」是不同的,對此,正教會很清楚要如何作區分。

關於這個議題,我們在另一篇文章中,已經做了詳細的論述,歡迎你上我們的網站去閱讀,或許可以作為參考:http://theological.asia/content/it-allowed-pray-dead

除了這篇文章之外,網站上還有其它文章,都有提到相關的問題。

Read More

MYSTAGOGY(7)—在神聖儀式中,聖靈所帶來的永恆恩典和影響是怎樣的奧祕呢?

第二十四章128

對於教會的信徒與聚集在教會的非信徒而言,在神聖儀式中,聖靈所帶來的永恆恩典和影響是怎樣的奧祕呢?

What mysteries the enduring grace of the Holy Spirit effects and brings to completion through the rites accomplished in the holy synaxis in the faithful and those gathered in the church out of faith.

Read More

贖罪祭的儀式有什麼意義? The Meaning of Atoning Sacrifice

在幾項常受到誤解的觀點上,補贖可說排在前幾名。我想我不需要多說,各位一定聽過很多人告訴你們說,你們一定得要為自己的罪「付出代價」,最後的結論就是唯有血才能洗淨這些罪過。現代的幾位學者(如Hofious , Janowski, Karakolis,等..)卻發現到,贖罪祭儀式的意義其實就如最初的教會所體驗到的一樣,並非神給人的懲罰,而是神給人的贈禮。

我來解釋一下,其實誤解的來源是從舊約開始。在利未記第四章中提到,如果人犯了罪,他應該買一隻羊羔:

Leviticus 4:29他要按手在贖罪祭牲的頭上,然後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殺贖罪祭牲。
Leviticus 4:30 祭司要用指頭取一些羊血,抹燔祭壇的四角,其餘的血都要倒在祭壇腳那裡。

於是讓我們思考4:29節的內容。為什麼上帝說罪人應該把手放在羊羔的頭上呢? 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這隻羊就好了呢?如果我們需要的只是血,為何還要進行這項儀式呢?

因為當把手放在這隻牲口的頭上,這個人就與牲口合為一體了,他的生命就與羊的生命一致了。

Read More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關於水與聖靈 For the Life of the World: Sacraments and Orthodoxy (Holy Water and the Holy Spirit)

關於水與聖靈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 – 聖事與正教)
所有我們所說有關時間的一切,以及它的轉變與重生,如果沒有新人來執行聖事,也就絲毫沒有 意義。現在我們就必須要來討論這個新的人,他更新自己生命的行動,以及他所藉其存活下去的力量。然而我們卻不是要從聖洗這個部份開始討論,因為聖洗是基督 徒生活的開端,而卻是要從聖餐禮與時間談起,因為這是為了建立聖餐禮中的生命宇宙維度所需的重要基礎。長久以來,神學上對於聖餐禮的關注,事實上卻都與它 的宇宙重要性脫節,讓人與世界之間存在的整體關聯脫節。一般都把聖餐禮當作人自「原罪」中被解放出來這樣的意義來解釋,但是說到原罪與自其中解放,都是一 種非常狹隘的單一的觀點。大家了解聖洗是確認個人的靈魂被救贖的一種方式,難怪這樣的理解導致了關於聖洗儀式的類似偏狹觀點。從整個教會的行動,包含個宇 宙,聖洗變成一個私人的儀式,在教堂的一角,由「私下指定」的的人選來處裡,在這樣的狀況下教會被簡化成「聖事的執行者」,整個宇宙被簡化成象徵性的三次 灑水,大家覺得對於「有效性」而言這樣是「必要」而且「綽綽有餘」的。有效性這個字應該是前提,而不是該儀式的喜樂圓滿境界,因為對於聖洗神學,人們喜愛以法律術語去討論甚於了解其實體意義,可說到了著迷的地步,真正的問題:究竟是什麼使它有效,通常未獲解答。

Read More
Loading

Search

structure

orthodox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