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祈禱

靜默 silence

靜默 silence
Silence
By Seraphim Davidson translated by Pelagia
這 世界充滿著各種干擾響聲,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每分每秒鐘皆被聲音包圍著,但這些聲音不完全來自這些干擾聲,我們還被其他的訊息疲勞轟炸,每日的廣告信件, 大部分我們都視若無睹,但大多數還是悄悄進入我們的心房,你可曾發現你不自覺的唱著押韻動聽的廣告詞嗎?這些聲音的訊息影響之大我們無法將它排除在外,我 們發現家裡電視機或音響裡所播放著無益的談話,就算是想找個方法靜下來讀本書腦袋也充滿著思緒。

有些人選擇逃離這些喧囂,像是去大安森林公園或是爬爬陽明山,即便是如此我們仍然背負著這些惱人的聲響,思緒中儘充滿著生活中煩擾事件,雖然置身在安靜 之地,我們的思緒已不在我們控制之下,片刻的寧靜卻成為奢華的享受。
我們如何尋獲這寧靜?真能親身體驗這心寧靜默嗎?靜默的省思能夠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好似用眼睛看我們的內心省視真實的自我,就如聖徒約翰克林麥克斯John Climacus 所寫的 “想要遠離罪惡,最好先控制你的舌頭” 對某些人來說這種想法真是不可思議,世上少有人願意面對真實的自我,一旦這樣做內心的舊我將蛻變,尼基達斯迪撒投斯Nikitas Stithatos.說: “沉默是通往美德的快速之路”

Read More

心禱:主耶穌基督憐憫我 Lord Jesus Christ, have mercy on me. (by Fr. Jonah)

耶穌基督憐憫我!!
Translated by Pelagia
我想起來了,當我問我的屬靈的父親:「最好是說憐憫”我們”對嗎?」因為我不喜歡說”我”。他微笑著說:「如果您喜歡的話,你是可以這樣說,但是我不建議你這麼做;說成”我”比較好。」神父又說:「但我現在無法解釋給你聽(他知道我在屬靈上還不夠成熟)。」當時我是在Athos山,那裡還有2個弟兄,我們收到一封信要求為某人代禱,但他們建議我應該祈禱”耶穌基督憐憫”某某”先生”。但我記得屬靈父親的話,所以我拒絕他們。他們則說下次我們去見神父問他為什麼要這樣說,後來我們要求神父告訴我們原因。他說:「好的!如果你們真的想瞭解,為什麼要說憐憫”我”因為在教會裡我們屬於同一個身體!其他的肢體也就是 “我”!這裡已沒有你我之分了。」我聽了覺得很震驚!對我來說真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我們不是居住在分裂和分離的世界,而是合一的!!!
這才是教會,對於心禱則有極大的幫助。
我記得我屬靈父親在祈禱的時候,他的身體能”感受到”其他人的病痛。耶穌讓我的屬靈父親感受到心禱,並容許這些痛在他身上發生,有時他會感到稍許痛,他為此事感恩因為能夠親身體驗他人痛苦。他也感謝耶穌賜給他力量能夠承受此種狀況,讓他更珍惜神所賜給他的一切。

Read More

心禱:聖名的祈禱 On Jesus Prayer (by an Orthodox Monk)

封面
關於聖名的祈禱
里夫˙吉列 作
東正教修士

書背
以耶穌聖名進行的祈禱,對東方的基督徒來說,可能比西方的教徒來得更為熟悉。在東正教(Orthodox Church )教會中,我們用「耶穌的祈禱(Jesus Prayer)」這樣一個專有名詞來描述這種形式的禱告。在西奈山與阿陀斯山的修道院以外的地方,非神職人員亦普遍採用這種形式的祈禱。對於西方的基督徒來說,這種以聖名進行的祈禱已經行使了許多個世紀。這種形式的祈禱自有其吸引人的魅力,對於正教會、羅馬人、福音派信徒、更正教信徒乃至於東西方所有的基督教傳統而言皆然。

封面之全能聖像者為Russel Hart所繪
目錄
前言
聖名的祈禱:形式
聖名的祈禱:實踐
聖名的祈禱:作為屬靈的道路
聖名的祈禱:作為敬拜
作為神祕救贖的聖名
耶穌聖名與道成肉身之啟示
耶穌聖名與變容
耶穌聖名與教會
作為聖餐禮的耶穌聖名
耶穌聖名與聖靈
耶穌聖名與聖父
聖名與耶穌完全的臨在
前言

Read More

71. 有人卻是在日常生活間,經驗到稀有的神魂超拔

有人在稀有的神魂超拔時刻,經歷頂尖的靜觀經驗:
有人卻是在日常生活間,經驗到它
有一些人以為靜觀是如此難得而了不起的經驗,非經艱巨奮鬥無法到達,且只在所謂「神魂超拔」的稀有時刻才能品嘗。我將盡力答覆這些人們。
是 的,上主按祂的上智,照各人所受的天分和恩典,安排了每人的靜觀旅程和風格。雖然,有些人經歷了漫長而艱苦的靈心磨練,才到達靜觀之境,甚至只偶爾在那所 謂「神魂超拔」的甘飴中認識它的美好。不過,也有些人受聖寵的精細雕琢,在祈禱中與主如此親密交往,看來幾乎可以隨心所欲地擁有、並經驗靜觀的美境,甚至 在日常生活的細節中,不管坐立行走或跪著時都能夠。他們能維持管制著生理與心靈官能——雖有時並沒有一些困難,可是並無多大困難。
在 梅瑟身上,我們看到第一類型的靜觀,在亞郎身上,則是第二類型。結約之櫃象徽靜觀的恩寵。按聖經的記述,那些緊挨著約櫃生活的人,象徵著度靜觀生活的人。 用約櫃象徵靜觀的恩寵很貼切,因為約櫃內裝載著聖殿的珍寶,正如那從人心裡發出、透過「不知之雲」而貫注於上主精微的愛。原來人的心靈涵有一切德行,宛如 上主的聖殿。

Read More

48. 上主願人用整個身靈侍奉祂:祂願榮耀身體和靈魂

怎樣分辨歡愉的善與惡
我說這些話的用意,絕非抑制你在聖神要你大聲祈禱時,不這麼作。如果心神的喜樂潤澤感官,使你對上主像對人一樣地說話,說「耶穌」 或「親愛的耶穌」,或類似的話,也不需加以壓抑。願上主不讓你在這件事上錯懂我的意思。真的,我無意授意你放棄愛的外在表達。上主所結合為一的身靈,願主 不容我把它分開。事實上,我們完整的人,身體與靈魂應該一起頌揚上主。到達永生時,上主將適宜地榮耀我們整個的人:肉體與靈魂。就在今生,為我們預嘗這永 恒的光榮,上主有時也用不可言狀的喜樂和安慰,點燃虔心愛祂者的感官。不僅僅一兩次,而且按祂認為最適宜的頻繁次數。不過,這種喜樂,並非來自人外,經由 官能之窗進入,而是從心神的歡愉和屬靈的熱心湧溢出來的。像這類的安慰歡愉不必予以疑懼。總之,我認為經驗到這種喜樂的人,也不可能懷疑它的可靠性。
但對於別的從外而來的安慰,聲音、喜樂,或不能確知其來源的甘飴,我建議你要對它保持警覺。因為它可能是善的,也可能是惡的;可能是善神或惡神的作為。只要你按照我告訴你的辦法——或用你自己發現的辦法更好,回避詭辯、以及身體與感情不自然的緊張,不管它是善是惡,都害不了你的。為什麼你可以如此安全呢?因為真安慰的源頭是深藏在純潔心田中虔敬的熱望,是上主的工程,不是憑其它技巧構架而成的,為此不含有幻想及現世人所會犯的錯誤。

Read More

我們每日為亡靈舉行舉聖餐禮 We Have Liturgy for the Souls Everyday

  我知道有一天,那些亡靈將會說:謝謝你,因為你我們得以飽足,我們不再飢餓……。~李亮神父   16年前我來到台灣,我不敢每天舉行聖餐禮,因為自覺不配,我沒有這榮幸敢這麼頻繁地舉行聖餐禮。 但是漸漸地,因為有些朋友得了重病,請求我 他們舉行聖餐禮,我沒辦法拒絕他們。後來越來越多人要求我舉行聖餐禮,所以現今我每日都舉行聖餐禮,不僅是為他們,也為安息的亡靈。...

Read More

魔鬼孤單嗎:鬼月,獻給渴求愛的孤魂野鬼 On Ghost Month: Thirsty for Love

【 鬼月:獻給渴求愛的孤魂野鬼 】 孤寂,比死更傷。記得去愛,別讓身邊的人,變成乞求愛的餓鬼。~李亮神父 在鬼月期間,我是如此感動。因為在民間信仰活動的背後,我看見的是對愛的渴求,這樣的渴求,即使死亡也無法抹除。紙錢、供品,這些微小而憂傷的嘗試,都是為了滿全對愛的飢渴,愛那離我們而去的弟兄姐妹。 憂傷,因為我們都知道,亡魂無法真的使用這些紙錢,但是他們會感到些許安慰,因為有人...

Read More

St. Porphyrios: 從受孕的那一刻起,小孩子的教養就已經開始了A child’s upbringing commences at the moment of its conception.

從受孕的那一刻起,小孩子的教養就已經開始了。
A child’s upbringing commences at the moment of its conception

從受孕的那一刻起,小孩子的教養就已經開始了。胎兒在媽媽的子宮裡,就擁有聽覺和感覺了。他藉著媽媽的雙眼來聽、來看。即使心智尚未開始發展,對於媽媽的運動和情緒,卻是可以意識得到的。如果媽媽變得憂鬱,他也跟著憂鬱。如果媽媽惱怒,他也跟著惱怒,無論媽媽經驗到任何情緒—-悲傷、痛苦、害怕、焦慮…等,胎兒也會經驗到同樣的感覺。

如果媽媽不想要這個孩子、不愛這個孩子,胎兒也會有感覺,還有可能造成精神上的創傷,終生伴隨著孩子的靈魂。相反的,如果媽媽擁有神聖的情感,一切將會完全不同。當媽媽的內心對胎兒充滿了喜樂、平安與愛的時候,她就會將這些神聖的情感傳遞給胎兒,這種奧秘的傳遞,對胎兒來說,是一種很實在的經驗,就好像他出生之後才發生的事件一樣。

因此,母親在懷孕的時候應該要熱切的祈禱,並且深愛著腹中正在成長的嬰孩,誦讀詩篇、吟唱聖詩給他聽,過著神聖的生活。這也是為了母親自身的益處。母親為了胎兒犧牲奉獻,這個孩子也將變得愈來愈神聖,而且為日後神聖的心靈打下穩固的基楚。

你知道,一個女人所經歷的整個懷孕過程,有多麼微妙嗎?這是多麼了不起的責任和榮耀呀!

Read More

St. Porphyrios: 過度保護只會讓小孩子處於不成熟的狀態 Over-protectiveness leaves children immature.

過度保護只會讓小孩子處於不成熟的狀態。
Over-protectiveness leaves children immature

另一件會傷害孩子們的事就是過度保護,也就是說,在父母親的角色上,對孩子付出過多的關心、焦慮及擔憂。有一個媽媽總是向我抱怨他五歲大的孩子不聽話。我直接的告誡她:「那是妳的錯。」但她無法理解。有一次,我和這位帶著孩子的媽媽一同在海濱散步,這孩子甩開媽媽的手,向大海奔去,那裡有片沙丘,沙丘之後緊接著大海。這位母親立即出現焦慮的反應,大聲的吼叫,並朝著小男孩的方向跑去;這男孩正站在沙丘的頂上,伸展他的手臂,並試圖保持平衡。我請這位母親冷靜下來,並請她背向她的孩子,同時,我用眼睛的餘光,關注著那個小男孩。就像往常一樣,這個男孩試著引起媽媽的注意,讓媽媽緊張,他大聲的吵鬧,最後,他放棄了,靜靜走下沙丘,向我們這邊走過來,這個事件就這樣子結束了。這時,這位母親,才體會了我的用意。

Read More
Loading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