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聖體

東正教敬拜 Orthodox Worship

正教的禮拜
雅典大學神學院院長Protopresbyter George Metallinos著

1.基督徒的禮拜

自從聖靈降臨的那一天起,人們不但以講道的方式來詮釋基督宗教(基督的教會),也用禮拜的方式來表達,而這也是教會生命的核心。禮拜不但是教會最深入的自我詮釋,也形成了信仰與整個教會生命。除了禮拜之外,教會的生命也被轉化為對「三位一體」的上帝的敬拜,因為「三位一體」的上帝是教會之首,是絕對的中心。

只有在基督體內,教會的禮拜與上帝才能被世人理解。「只有那在父懷裏的獨生者,身為天主的,衪給我們詳述了。」(若望/約翰福音1:18)在我們擁有基督的信仰之前,先有了對上帝與救世主的禮拜。因為有「基督」,所以我們可以將「基督教信仰」與「其他信仰禮拜」區分開來。因為基督教的禮拜具有「以基督為中心」的特質,所以我們可以將它與異教徒和猶太教區分開來(請參閱希伯來書9)。或許,教會中仍然保有某些異教徒或猶太教儀式的元素,但是,那都是次要的,它們並不影響教會的禮拜。

Read More

初期教會時代「教會」與「聖餐」的緊密連結 Associating the Divine Eucharist to the Church

在「教會」與「聖餐」之間,存在一個深層的連結。這份連結,已經到達到兩者互相一致的境界。

很不幸的,西方的基督徒將此統一的「救贖」奧秘,拆得四分五裂,又將每個拆解出來的片斷,變成獨立的體系,好像它們都是自成一體,不需要相互參酌就可以完全瞭解其中的意義。舉個例來說,他們教導「基督論」(Christology)時,並不會提到任何關於「聖靈學」(Pneumatology,作者注:希臘文中的Pneuma為聖靈之意)的部分。也就是說,他們認為「談論基督的時後,完全沒有必要提到聖靈」,然而,事實上,這位基督卻是被聖靈敷上聖油。

此外,西方教會在討論「教會」時,也有相同的狀況。西方教會將「聖事」(Sacrament)和「教會」(Church)放在不同的篇章裡面討論,然而,事實上,教會乃是因「聖事」才具有其真正的實體。

同樣的,對於「聖餐」的討論也是如此。教會的聖餐禮(Divine Eucharist)本來就是一個完整的聖事,如果硬要將它拆解成許多個聖事,那麼聖餐禮就會被侷限成教會的一小部分,也因為如此,每一次企圖將聖餐禮與整個教會進行連結時,都會給人一種奇怪的印象,讓人覺得其他聖事都是無足輕重的(例如:受洗、佈道、傳教使命…等常有的事件)。

如果我們能夠瞭解,聖餐禮乃是包含了其他所有聖事,也涵蓋了教會的存在的所有面向,上述的限制也將不復存在。

Read More

MYSTAGOGY(7)—在神聖儀式中,聖靈所帶來的永恆恩典和影響是怎樣的奧祕呢?

第二十四章128

對於教會的信徒與聚集在教會的非信徒而言,在神聖儀式中,聖靈所帶來的永恆恩典和影響是怎樣的奧祕呢?

What mysteries the enduring grace of the Holy Spirit effects and brings to completion through the rites accomplished in the holy synaxis in the faithful and those gathered in the church out of faith.

Read More

贖罪祭的儀式有什麼意義? The Meaning of Atoning Sacrifice

在幾項常受到誤解的觀點上,補贖可說排在前幾名。我想我不需要多說,各位一定聽過很多人告訴你們說,你們一定得要為自己的罪「付出代價」,最後的結論就是唯有血才能洗淨這些罪過。現代的幾位學者(如Hofious , Janowski, Karakolis,等..)卻發現到,贖罪祭儀式的意義其實就如最初的教會所體驗到的一樣,並非神給人的懲罰,而是神給人的贈禮。

我來解釋一下,其實誤解的來源是從舊約開始。在利未記第四章中提到,如果人犯了罪,他應該買一隻羊羔:

Leviticus 4:29他要按手在贖罪祭牲的頭上,然後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殺贖罪祭牲。
Leviticus 4:30 祭司要用指頭取一些羊血,抹燔祭壇的四角,其餘的血都要倒在祭壇腳那裡。

於是讓我們思考4:29節的內容。為什麼上帝說罪人應該把手放在羊羔的頭上呢? 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這隻羊就好了呢?如果我們需要的只是血,為何還要進行這項儀式呢?

因為當把手放在這隻牲口的頭上,這個人就與牲口合為一體了,他的生命就與羊的生命一致了。

Read More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關於水與聖靈 For the Life of the World: Sacraments and Orthodoxy (Holy Water and the Holy Spirit)

關於水與聖靈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 – 聖事與正教)
所有我們所說有關時間的一切,以及它的轉變與重生,如果沒有新人來執行聖事,也就絲毫沒有 意義。現在我們就必須要來討論這個新的人,他更新自己生命的行動,以及他所藉其存活下去的力量。然而我們卻不是要從聖洗這個部份開始討論,因為聖洗是基督 徒生活的開端,而卻是要從聖餐禮與時間談起,因為這是為了建立聖餐禮中的生命宇宙維度所需的重要基礎。長久以來,神學上對於聖餐禮的關注,事實上卻都與它 的宇宙重要性脫節,讓人與世界之間存在的整體關聯脫節。一般都把聖餐禮當作人自「原罪」中被解放出來這樣的意義來解釋,但是說到原罪與自其中解放,都是一 種非常狹隘的單一的觀點。大家了解聖洗是確認個人的靈魂被救贖的一種方式,難怪這樣的理解導致了關於聖洗儀式的類似偏狹觀點。從整個教會的行動,包含個宇 宙,聖洗變成一個私人的儀式,在教堂的一角,由「私下指定」的的人選來處裡,在這樣的狀況下教會被簡化成「聖事的執行者」,整個宇宙被簡化成象徵性的三次 灑水,大家覺得對於「有效性」而言這樣是「必要」而且「綽綽有餘」的。有效性這個字應該是前提,而不是該儀式的喜樂圓滿境界,因為對於聖洗神學,人們喜愛以法律術語去討論甚於了解其實體意義,可說到了著迷的地步,真正的問題:究竟是什麼使它有效,通常未獲解答。

Read More
Loading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