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與神合一

朝聖者之路 第一章

朝聖者之路
東正教神聖經典之作

空山不見人
但聞人語響
返景入深林
復照青苔上

在我們的家鄉,摯愛的台灣,我們聆聽著這個寂靜卻深沉的聲音。我們帶來了三位一體,上帝就是愛,而愛就是我們的生命,愛能夠解除所有的恐懼。

我們在此舉行神聖禮儀,希望為台灣的朋友帶來祝福和天父的光輝;不僅僅針對活著的朋友,我們希望即使是那些已經逝去的靈魂,那些死去的人們也能感受的到。

在神聖禮儀之後,我們要和台灣的朋友們分享神的恩典和三位一體的力量,在內心進行東正教最古老原始的禱告。在這本書中,你可以感受到現代人對於禱告的體驗和認知。

我 明白對台灣的朋友而言,這其中許多的想法都不是前所未聞的,但是請容我在此分享一位已過世的屬靈之父Fr. Porfyrios帶給我的回憶。我曾請教他:「當我在禱告的時候,我是不是應該說『主耶穌基督請賜福於他或她』,而不是像你曾告訴我的,說請賜福於我 呢?因為我並不想只為我自己禱告」。他聽了之後笑著說:「喔,我親愛的孩子,請你了解,在教會中,當你在禱告的時候,你就是其他人,這時候已經不分彼此, 沒有你我之分,當我說著『請賜福於我』的時候,我從來都不是指我自己,其它眾人就是我的生命,就是我自己…」

李亮 神父
感謝大家
第一章

Read More

朝聖者之路 第二章(上)

我在不同區域流浪了好一陣子,在旅途中,耶穌的禱告陪伴著我;在我和其他人的交往中,還有整個旅途中所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裡,它帶給我喜悅與安慰。
不過,到頭來我覺得應該要待在某一個地方比較好,這樣我才有較多機會獨處,才能一個人研讀The Philokalia。雖然不論是當我在夜晚找到棲身之處時,或是白天休息時,我都會找時間讀這本書,但是,真的很希望可以更深入地研究它,希望藉著真誠和衷心地禱告學習到就贖靈魂的真理。
然而,儘管我有這些希望,卻是無用武之地,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左手臂。所以我因此無法找到一個地方定居下來,我決定要到西伯利亞(Siberia),到St. Innocent of Irkutsk的幕地去。我想在西伯利亞的森林和各式動物當中,我能夠在寂靜中旅行,那也對禱告和閱讀比較有利。所以我朝著這目的出發了,在這旅途中我口中不斷地祈禱著。

Read More

朝聖者之路 第二章(中)

為了要幫助這位弟兄,我想盡辦法要增強他的信仰,於是我從背包裡拿出The Philokalia,翻開Isikhi第109章,開始讀給他聽。我向他證明如果只是出於懼怕自己的罪行而導致地獄的折磨,那這些努力是毫無用處的;我 告訴他只有藉著捍衛心靈和淨化自己的心,才能把靈魂從罪惡的思想中釋放出來;而這一切都可藉由內在的祈禱而達到。此外,我也告訴他說根據神父們表示,凡是 那些只因為害怕地獄而從事拯救自己工作的人只會墜入奴隸一途,而那些為了獲得上帝國度的回報而做一樣事情的人,則會淪為和上帝交易的人。前者被稱為奴隸而 後者則是為錢工作的人。但是上帝希望我們親近祂就像是孩子接近父親一般;祂希望我們是出自於對祂的愛和對祂奉獻的熱誠而以神聖的情操規範自己;祂希望我們 能夠藉著心和心靈與祂合為一體的拯救過程中找到幸福。

Read More

朝聖者之路 第二章 (下)

從以上的各種感覺和其它的感受,我注意到在心禱告會藉著三種不同的方法開花結果:
在你的靈魂裡,在你的感覺裡,還有在各種啟發的事情裡。就第一種方法舉例來說,就是上帝慈愛的甜美,內在的安祥,心理的喜悅,思想的純淨,還有對上帝甜美的 回憶。其次就是心中愉悅的溫暖,四肢充滿的喜悅,內心歡喜地「雀躍」的,光明和勇氣,生活的喜悅,不悲傷難過的力量。最後,心智被啟發了,對聖經的了解, 對萬物所言有所理解,能免於慌張和虛榮,對於內心修行的喜悅有所了解,以及對於親近上帝和祂賜予我們的愛感到肯定。
花 了五個月的時間在力行孤獨的禱告生活和體驗這種喜悅的感覺之後,我已經習慣於禱告,並且時時刻刻禱告著。到最後我覺得它在我心中,在我內心深處自然地進行 著,完全不需要我的催促。不僅我醒著的時候是這樣,即使在睡夢中一樣的事情也自然地進行著。沒有什麼事能夠打斷它,不論我做什麼,它都片刻不停地持續著。我的靈總是對上帝懷抱著感謝,而我的心被這些無盡的幸福喜樂給溶化了。
終於到了森林面臨砍伐的時候了。人們成群地進入森林,而我也必須要離開這寧靜的住所。
我向這位森林的管理員道謝,為他做些祈禱,親吻這片上帝賜予我這個配不上祂恩慈的人的土地,肩上背著書,我動身離開了。

Read More

朝聖者之路 第三章

離開Irkutsk前我去拜訪了和我經常聊天的神父,我向他說“我正要離開這去耶路撒冷
,特別來向你道別,謝謝你在基督前對我這樣一個毫無價值的朝聖者給予關愛。”
他說道:「希望上帝保佑你的旅程,但你從來沒有告訴我你自己的事,你的出生,你打哪
來?我已經聽了好多有關你旅遊的事蹟,但你在成為朝聖者前,我是應該知道一些關於你的出生,你的生活的事。」
「為什麼呢?好啊!」我回答著,「我會全部告訴你的,這些事情不用花太多的時間」。「

Read More

朝聖者之路 第四章

「藉著上帝幫助我齋戒,對上帝深信不移,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有益的事」
當我又回到神父這裡時,我說:「俄國有句諺語說的很好:『上帝對我們的計畫自有他的
安排。』像我本來應該要在往耶路撒冷去的路上了,但你看現在的情況卻是如此不同,沒有料想到的事情讓我在這裡又多待了三天,所以我一定要回來告訴你這些事,要徵詢你的意見我才能下定決心。」
事情是這樣的。我向每個人說了再見,藉上帝的幫忙,我再度上路了。走到郊區那裡時
卻看到一個我認識的人,他站在那一區最後一棟房子的門口,他曾經和我一樣是一位朝聖者,但我已有三年沒見過他了,我們互相打了招呼,他並問我要去哪裡。
「是上帝的旨意」,我說,「要我去耶路撒冷。」
「感謝上帝!這裡有一位很好的人可以與你同行。」他說道。
「上帝與你同在,也與他同在,」我說,「但你一定知道我一路上從來沒有和人一起走,我總是一個人獨行的。」
「沒錯,但請聽我說,我覺得這個人一定能配合你,你們完全適合彼此作伴。你看這裡

Read More

69.在內心的「空無」與「不在任何地方」的經驗中

在內心的「空無」與「不在任何地方」的經驗中,人的情愛怎樣美妙地轉化.
人的情愛是怎樣美妙地、因著內心經驗的這種「空無」與「不在任何地方」之感而轉化了。當他初次理解到它時,他一生犯過的罪歷歷呈現在他眼前。沒有一個壞的思 念、言語、行動可以掩蔽得過。它玄妙晦暗地熔成一團,不管轉向何方,它都面對著他,直到他竭盡努力,受夠了絞心的內疚、用許多辛酸的苦淚,把罪大多擦去時 才止。
有 時他看到的,猶如剎那間瞧見可怖的地獄;那時,他深感永遠無法被治癒一般的失望、與重擔永無解脫希望的誘惑。有不少人的內心生活已到了這情境,但因面臨這 嚇人痛苦的折磨,驅使他們去回想俗世的快樂。因忍受不了內心精神上的空無,便往肉體的事上去找輕鬆。可惜他們不明白自己沒有獲致神慰的準備——如果他們知道等待的話,這神慰本來可以支持他們的。

Read More

75. 藉從辨認上主是否吸引他去作靜觀的某些標誌

我願清楚指出:不是所有讀或聽念這書,感覺喜愛它的人,便是應召去度靜觀生活的人。這類內心激蕩可能只由於自然的好奇,還不算聖寵的吸引。我將指示你某些標誌,使你辨出那些啟發是從何處來的。
最 先,那個人要反躬自省,自己是否已盡力按教會的規定和神師的指引,從自己良心中滌淨明知故意的罪愆。如果在這點上,自覺已經滿全了,那就好了。不過,為更 確定些,要再看他通常是否受簡樸的靜觀祈禱吸引,勝於其它的熱心功夫。如果再加上,他做其它任何內外操作,都不能使良心寧靜,除非他聽任這隱隱專注於「不 知之雲」的愛,便是上主召他做這工作的一個信號。如果缺少這個信號,我敢說這人不是被召去作靜觀。

Read More

74. 念本書時,必將理會某些與他的心神相呼應的感受

任何封靜觀已有準備的人,念本書時,必將理會某些與他的心神相呼應的感受,准有這樣的人,才可閱讀戎聽人朗誦本書:重申前言中聽叮囑的話
萬一你發覺我在本書上述說的祈禱方式,不合你的性格或靈修方式, 請隨意把它擱置一邊,安心地去找另一位明智的指導就是了。在這情況中,我信賴你會諒解我在這裡所寫的。我確實只憑我簡陋的頭腦,把所懂的事寫述了出來;我 的用意,除了為協助你,別無用心。請從頭至尾完完整整閱讀兩三遍。閱讀次數多多益善,因這樣你更能把握正確意義;某些當你初讀時顯得晦暗費解之處,或許你 再讀時便豁然開朗了。我深信:任何隨聖寵吸引去作靜觀的人,在念或聽人誦讀這書時,必會感受到書中所說的某些事,與他自己的心神相呼應。如果你的感受確是 如此,而感到有幫助,請從心底感謝上主,也請你,因上主聖愛,為我祈禱

Read More

73. 約櫃可視作主活的象徽

約櫃可視作主活的象徽:梅瑟,貝匝肋耳和亞郎
對約櫃所做的事,刻劃了靜覲的三條途徑
按聖經的敘述,梅瑟、貝匝肋耳和亞郎三人與建造約櫃主事有關。梅瑟在山上從上主那裡知道該怎樣造約櫃。貝匝肋耳在山谷中,按照悔瑟從上主那裡接受的圖案製造約櫃。亞郎卻在聖所裡照料約櫃,隨心所欲看約櫃、觸摸它。
這 三個人的所為,描述出聖寵怎樣引導人進入靜觀的三條路徑。有時,我們該像梅瑟爬上山頭:在到達靜觀之境前,靠聖寵的支持辛苦操勞;隨後,像他一樣偶爾嘗到 靜觀的美果(這裡我願指明:上主把自身啟示給梅瑟,仍然是一種恩賜,並不是梅瑟因著豐勞該得的報酬)。之後,因著我們受到聖寵的照明,靜觀獲得進展;再 後,我們像貝匝肋耳,按照梅瑟在山上所見的圖樣下功夫,直到把它製造出來,仍是看不到約櫃的。也有時候,聖寵是透過別人的話的幫助,引導了我們。在這件事 上,我們彷佛亞郎,是受託去照料那由貝匝肋耳的技巧之手所建造的約櫃。

Read More

72. 靜觀者不任憑個人的經驗,作為衡量其它靜觀者的準繩

我 們要知道一件重要的事:在靈修生活中,絕不該按自己個人所有或沒有這經驗,作為衡量他人的標準。誰經歷長期辛勞到達靜觀之境,卻又僅僅偶爾享受靜觀佳果的 人,如憑他個人的經驗而說話、思想或衡斷他人,是很容易犯錯的。同樣的,一個似乎可按心願屢次經驗靜觀甘飴的人,如憑個人經驗去衡量他人,也會犯下錯誤。 不必浪費光陰去作較量。因為上主上智安排了那些在開始時,長時間辛苦地祈禱,只偶爾品嘗到成果的人,後來或許可以豐富而隨心所欲地品嘗到。梅瑟便曾是如 此。起初,上主只准梅瑟有時凝視約櫃一眼,而且還先經歷長途跋涉的登山之苦,不過到了後來,當他在山谷間給約櫃築了會幕,他便能隨心聽欲地多次凝視約櫃 了。

Read More

71. 有人卻是在日常生活間,經驗到稀有的神魂超拔

有人在稀有的神魂超拔時刻,經歷頂尖的靜觀經驗:
有人卻是在日常生活間,經驗到它
有一些人以為靜觀是如此難得而了不起的經驗,非經艱巨奮鬥無法到達,且只在所謂「神魂超拔」的稀有時刻才能品嘗。我將盡力答覆這些人們。
是 的,上主按祂的上智,照各人所受的天分和恩典,安排了每人的靜觀旅程和風格。雖然,有些人經歷了漫長而艱苦的靈心磨練,才到達靜觀之境,甚至只偶爾在那所 謂「神魂超拔」的甘飴中認識它的美好。不過,也有些人受聖寵的精細雕琢,在祈禱中與主如此親密交往,看來幾乎可以隨心所欲地擁有、並經驗靜觀的美境,甚至 在日常生活的細節中,不管坐立行走或跪著時都能夠。他們能維持管制著生理與心靈官能——雖有時並沒有一些困難,可是並無多大困難。
在 梅瑟身上,我們看到第一類型的靜觀,在亞郎身上,則是第二類型。結約之櫃象徽靜觀的恩寵。按聖經的記述,那些緊挨著約櫃生活的人,象徵著度靜觀生活的人。 用約櫃象徵靜觀的恩寵很貼切,因為約櫃內裝載著聖殿的珍寶,正如那從人心裡發出、透過「不知之雲」而貫注於上主精微的愛。原來人的心靈涵有一切德行,宛如 上主的聖殿。

Read Mor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