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見證

在聖山上見證上帝顯容的景象(二) The Witness of Divine Light

在聖山上見證上帝顯容的景象
by. Metropolitan Hierotheos of Nafpactos

3. 有關顯容的章節及相關解釋評論
福音傳道者以極簡單的方式描述了基督顯容,這剛好顯示了它的真實性;同時門徒彼得也談到這件事,他的說法更可作為描繪此事的代表,而我們將會多加利用馬可福音中的敘述來說明我們的分析。
基督對他們說:「我向你們保證地說,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嚐到死味以前,必要看見上帝的國度,大有能力臨到。」六天 後,基督帶著彼得、詹姆士和約翰分別來到山上,然後在他們面前顯容了。他的衣服變的發亮,像雪一般非常的潔白,好像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讓它更白了。然後 以利亞偕同摩西在他們面前出現,並和基督說話。然後彼得對基督說:「祭司,我們很高興來到這裡,讓我們為您、摩西及以利亞做三個聖幕吧!」這是因為他害怕 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這麼說的。接下來一片雲自天空遮蓋住他們,而且從雲裡傳出一個聲音說道:「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的。」當他們抬頭要看個究竟時, 突然間雲朵及聲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基督和他們在那裡了。
相關解釋評論

Read More

在聖山上見證上帝顯容的景象(一) The Witness of Divine Light

在聖山上見證上帝顯容的景象
by. Metropolitan Hierotheos of Nafpactos
在另一段訓道中,他幾乎也是以同樣的勸戒方式作結,而且更進一步做了分析。我們必須要相信,然後才能從那些被上帝照 耀啟發並對這些議題有體驗的人們那裡得到教誨。相信之後,在他們的教誨中,「讓我們邁向那光的光輝」。在此,如他所述,他建議我們朝向這光輝努力,也就是 接近吳必光輝的景象。對我們生活來說,這並不是一種奢侈,而是我們存在的意義。讓我們自己的精神生活呈現在較初級的階段就是所謂的道德主義。當我們愛上這 無與倫比的榮耀的美麗時,我們便會把我們心靈的雙眼從物慾的想法中釋放出來,鄙視一切並非永遠美好的事物。例如,雖然甜美卻會導致永遠受苦;雖然能為身體 帶來美麗,但是卻用醜陋的罪惡矇蔽靈魂。這絕對是重要的,因為假使我們沒有披上神聖的榮耀,那我們就無法進入那場天堂的盛宴,而會被引導到「那外面的黑暗 和火焰中」。
聖貴格利巴拿馬的結論是:「我們都因為被非物慾的精神知識及上帝顯容的光輝照耀和而從永遠的地獄之火中解救出來,這一切歸於祂的榮耀,歸於永恆的天父和賜予我們生命的聖靈,祂合而為一,有著相同的光華和神聖以及榮耀、國度和力量,現在直到永遠,萬世。阿門」。

Read More

天主神光-榮福直觀:從聖西默盎到今日 God as Light

天主神光-榮福直觀:從聖西默盎到今日

God as Light-Vision from St. Symeon till today

Fr. Jonah(李亮)
(orthodox church of Taiwan)

今日講題為:如光一般的上帝,其理論傳承從號稱新神學家的
St. Symeon,一脈相承至當今的Fr. Sophrony。

一千年前的號稱新神學家的St. Symeon (西默盎新的神學家 (949~1022) 東正教聖徒,他的著作有詩詞及關於經歷神的書籍。Symeon的教條和詩歌不僅強調可能性,而且是必須性的,每個人皆可有體驗神的經歷),與St. Gregory Palamas (1296~1359 正教聖徒,帖撒羅尼迦主教,是位超群绝倫的神學家,名著有關於上帝的神能),St. Seraphim of Sarov (1795~1833,正教聖徒、修士神父、靈修教師及行神蹟者) ,還有今日的Fr. Sophrony (Sophrony神父(Sakharov) 1896~1993,正教神父及靈修作家。他的著作有關於心禱及經歷上帝)、Fr. Porphyrios (1906-1991,修士神父、靈修教師及行神蹟者)、舊約裡西奈山上的摩西等,像這樣的許多例子都曾經表達出上帝的真實性,表達了使徒親眼所見與親身體驗:上帝就是光。

Read More

雪中的對話 (St. Seraphim 和 Nicholas A. Motovilov 間的對話) 後記,註釋

後記
發現Motovilov的手稿是一個令人驚奇的事蹟。大約有七十年之久,這極具價值的手稿埋藏在被人遺忘的地方,並且瀕臨被破壞的危機,因為它已經 被丟進閣樓的垃圾堆裡。這次它被Multum in Pravo 這本書的作者S.A.Nilus發現。為了虔誠地尋找關於Seraphim生平的資料,S.A.Nilus在閣樓裡翻箱倒櫃地尋找,當他幾乎要絕望的時 候,有一本模糊的手札引起他的興趣。一般相信這是Motovilov的研究,這也就是它為何會呈現在世人的眼前。一九○二年時這些研究被發現,於一九○三 年時刊登在『莫斯科新聞』,幾乎同時St.Seraphim的遺物也被找到

註釋
[1] St. Seraphim敘述了使徒行傳10章35節中的經文而不是引用其文字。
[2] 文言中的「Your God-lovingness」就是英文口語中的「Your Worship」,「Your Excellency」;就閣下的意思。
[3] 「Good works」( 善行)是一個複合的俄文字,也可以被譯為美德。
[4] Antiphon of the Byzantine Rite, Tone 4.
[5] St. Justin (Dial. 47)稱之unwritten saying of Christ
[6] 也就是說你將會保持未婚。

Read More

雪中的對話 (St.Seraphim 和 Nicholas A. Motovilov 間的對話)(一)

那是一個星期四。天氣有點陰鬱。地上的雪積了八吋那麼深。
當Seraphim神父開始在靠近他隱居處的一片田野和我對話時,乾燥的厚厚的新雪從天空落下,我們在Sarovka河的對岸,在蜿蜒至河岸的山腳下。他把我放在他剛剛坐過的樹樁上,而他自己則蹲在我對面。
這位偉大的長者說:「神向我揭示,在你童年時候,你有強烈的慾望想要了解我們基督徒的生活之目標,所以你一直向好幾位偉大的聖者請教。」
在此我要說明的是,自從十二歲起,這種想法不斷地困擾著我。我曾經向許多牧師尋求解決的方法,但是他們的回答並不能滿足我。這位長者應該不知道這件事。
Seraphim神父繼續說道:「沒有任何人給你一個明確的解答,他們都對你說:『上教堂吧,向天父祈禱,遵照神的旨意行事,行善──這就是基督徒 的生活』。而其中有一些人甚至因為你這種邪惡不聖潔的好奇心而對你感到忿忿不平,他們對你說:『不要追求那些遠遠在你之上的東西。』可是他們並沒有表現的 像他所說的一樣。現在,不善言詞的我,Seraphim將要向你說明這個目標是基於什麼理念」。
「禱告、齋戒、守夜和其他基督徒的行為雖

Read More

雪中的對話 (St.Seraphim 和 Nicholas A. Motovilov 間的對話)(二)

到了五旬節的時候耶穌莊嚴的降臨,忽然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 才,說起別國的話來(參閱使徒行傳 2章1-4節)。這種如火焰般的聖靈也同樣會賜給我們每一個人,在受洗時基督的虔誠會藉由在我們身體的主要部位塗上聖油封印在我們體內,這些部位是由捍衛 神的恩典的教會所指定。聖經中曾經記載『聖靈恩典的封印』。年輕人,如果我們沒有在容器裡放一些珍貴的寶物,那我們要把封印放在哪裡呢?然而世界上還有什 麼比來自天上的受洗禮所賜予我們的恩典更高貴更值得珍惜呢?對人來說受洗的恩典是非常重要的又不可或缺的,即使異教徒也是在他死後神靈的恩典才會被剝奪; 換句話說,直到神賜予我們的生命到了盡頭的時候,直到人類在世上終生的試鍊到了盡頭的時候,藉由神賜予的恩典,神要看看他能夠完成什麼(在這段神賜予他的 時間裡)。

Read More

開始祈禱:作者 Anthony Bloom 大主教訪談紀錄 Beginning to Pray: Interview of Anthony Bloom

專訪Timothy Wilson與作者Anthony Bloom大主教訪談記錄
Timothy Wilson與作者Anthony Bloom大主教訪談記錄
T.W.: 你出生在俄羅斯的哪裡?
Bloom: 其實我在瑞士出生,因為父親是外交官,我出生的時候,他正好派駐瑞士。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我們又回到俄羅斯。

T.W.: 回到俄羅斯之後呢?
Bloom: 父親被東派到波斯(中譯註:1935年改名為伊朗)工作,在那裡,我度過了童年的第二階段。

T.W.: 1917年俄羅斯革命(Russian Revolution)之後,你們全家還好嗎?

Read More

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 You Are Witnesses of These Things

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
最近這幾年一直被大家重複說明並且闡釋明確的一項概念在此無庸贅言:教會就是佈道團體,而作為佈道團體就是教會最精華的本質、最根本的生命。然而我們需要提醒自己的是,自從教會接受其本身在建立這世界上的身分之後,自從這個宗教已經具備一個「世界宗教」應有的受人尊敬的地位之後,關於傳佈基督教的若干「面相」,已經被遺忘了。

Read More

監獄中的第一次經驗

監獄中的第一次經驗
在第二次入獄期間,Fr. George 經歷了兩次上帝的光。第一次是1980年,在Transylvania北部的Aiud監獄。那是一所老舊的監獄,設備很糟,Fr. George獨自被關在一間牢房裡長達七個月之久。除了不停地毆打和侮辱他的獄警,Fr. George看不到其他人。就在那裡,Fr. George遇見了這一生中見過的最殘暴的獄警,在值班的八個小時裡,這個獄警不停地毆打和折磨牢房裡的人。
那是一個復活節的夜晚,是基督復活的光輝慶典。午夜,附近教堂的鐘聲響起。「鐘聲非常輕柔地傳入牢房,」Fr. George說:「那聲音是如此地美,就像在天堂一樣。獨自一人在牢房裡,我生平第一次發現鐘聲是多麼地美。整個晚上,都沒闔眼。我躺在床上,回憶著生命中許多次的復活節:童年的復活節,學生時代的復活節,上一次在監獄裡度過的復活節。我不停地吟唱著:『基督已經從死者中復活,祂的死踐踏了死亡,那些在墓中的人,主給了生命。』我好快樂,好快樂。

Read More
Loading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