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向神表達感激,為了我們的生命、為了我們所愛的、為了我們的家人、為了神賜予我們的一切。最極致的感激,就是參與聖餐禮。最極致的感謝,就是將神領受到我們裡面。

 

【 路加福音 17:12~19 】

 

耶穌進入一個村子,有十個長大痲瘋的,迎面而來,遠遠的站著,高聲說:「耶穌,夫子,可憐我們吧!」耶穌看見,就對他們說:「你們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他們去的時候就潔淨了。

 

內中有一個見自己已經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他;這人是撒瑪利亞人。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嗎?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嗎?」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耶穌施行了偉大的神蹟,同時也講論了偉大的教導。

 

耶穌遇見了十個痲瘋病人。在古代,人們認為痲瘋病既可怕又嚴重。不但會傳染,病患也會被整個社群驅逐和排斥。這些病人非常可憐,即使現代醫學已經能治癒痲瘋病,我仍然看到一些村莊,就在非洲,裡面全住著痲瘋病人,那景象既駭人又令人心痛。

 

福音書中的痲瘋病人,看見耶穌經過他們的村莊,他們與耶穌相遇了。首先,耶穌總是會在我們的生命中,與我們相遇。那並不是意外,也不是偶然,耶穌經過那兒並不是「隨機的」。

 

耶穌知道那兒的一切,祂前去尋找他們。然而在故事結尾,我們會看見到底有多少人真正的與耶穌「相遇」了。這是很重要的,我們必須儆醒,好能夠在耶穌來找我們的時候,認出祂來,而不會忽視了祂。

 

這十個痲瘋病人遠遠地看著耶穌,因為當時的律法不允許痲瘋病人接近拉比(猶太人的教師)。他們遠遠地大喊著:「主啊!」他們尊榮祂,大喊著:「憐憫我們!」他們不斷地呼求。

 

他們並沒有特別要求什麼,但是耶穌卻賜予他們康復,以一種奇特的方式。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為什麼呢?因為當時並沒有醫生,祭司就是猶太社群的領袖,如果痲瘋病人復原,必須經過祭司的檢查,才能再次回到社群之中。

 

這有些奇特,因為耶穌並沒有直接對病人們說:「你的病痊癒了!」耶穌給了他們小小的測驗,測驗他們的信心(belief)。而這些病人並沒有回答耶穌說:「我怎麼能去找司祭呢?如果我沒有痊癒,他們說不定會殺了我、或把我趕出來!」

 

他們相信了耶穌的話,從遠處的村莊,一步一步地走向耶穌撒冷。就在他們一步一步行走的時候,身體也開始一點一點地復原。這十個病人因此全都相信了。他們看見自己的身體逐漸好轉,最終當他們抵達耶穌撒冷時,他們完全康復了,他們雀躍不已。

 

但其中只有一個病人,當他看見自己痊癒,就歡喜快樂,並且轉身跑回村莊、跑向耶穌基督。他大聲呼喊,跪拜在耶穌基督跟前,榮耀讚美神耶穌對他說了深奧的話:「其他九個病人不也痊癒了嗎?他們人在哪兒呢?他們不來榮耀神嗎?只有這一位撒瑪利亞人回來榮耀神嗎?」

 

猶太人輕看撒瑪利亞人,認為撒瑪利亞人是敵人、不是正統信仰者、甚至是神的敵人。但卻只有一位撒瑪利亞人回頭讚美神。耶穌轉向這位大聲感激、跪拜在祂跟前的撒瑪利亞人,對他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但這位痊癒的撒瑪利亞人不想離開,他堅持跪在耶穌跟前,他深愛著耶穌。

 

現在,讓我談論一些關於「信」(faith)的事。因為這十位病人全都「信」了,但卻只有一位因著「信」而「得救」(be saved)。是的,因著「信」,他們全都得到「醫治」(be cured)。但只有一位,因著信而「得救」。

 

因此,首先我們知道,許多神蹟奇事是會發生的,如果我們有一點點的信心。甚至當我們連一點信心都沒有的時候,神蹟奇事還是會發生。舉例來說:我還活著,心臟還在跳動,我正在向各位說話。這個事實,本身就是一個神蹟。這是神蹟,因為人類的身體是如此複雜、是個複雜系統(complex system),上百萬的細胞正在運作著。

 

從某個觀點來說,我們相信,身體不只是一個「物體」,而是神的贈禮。生命就是神的贈禮。從另一個觀點來說,我們正活在神蹟之中。我們醒來,我們仍然活著,這就是奇蹟了。我們不只活著,神也賜予我們許多贈禮(gifts),即使我們並不真的感激,並不真的為此感謝神。

 

這包括愛的神蹟:有人愛著我們,我們也愛著某些人。這就是一大神蹟,也是神的贈禮。我們必須懂得感激這份贈禮,並且獻上感謝,首先是感謝神,然後是感謝那些給予我們這些禮物的人。

 

存在,也是一個偉大的神蹟。我們必須感謝神,因為我們存在。也感謝人們以不同的方式,進入了我們的生命中:老師、朋友等等,有時甚至是敵人、背叛者。他們傷害了我們,卻也讓我們更深刻地了解生命。

 

回到我們的主題,我們向耶穌祈求的,是什麼呢?我們祈求祂的贈禮?或祈求祂本身?其中九個痲瘋病人,想要的是神蹟,他們得到神蹟,就離開了。我們時常看到,在教會中,許多人會說:「請為我祈禱」。我們真的在聖餐禮中為他們祈禱,神也真的施行了神蹟,然而他們隨即離開了,從教會中消失了。

 

又例如某些人,他們想要受洗,自以為受洗是一種私人儀式,就像到法院登記結婚那樣,或者像某些他們想要的東西一樣。最終如果他們真的受洗了,他們就再也不來教會了。

 

我們必須了解、必須明白,基督信仰、耶穌基督並沒有告訴我們:「來教會!從我這裡得到某些東西,就可以走人了!」我們到教會來,是為了領受耶穌基督祂本身,而不只是祂的贈禮(gift)。有時,神會允許我們落入很大的試探之中,好迫使我們,前來領受那最珍貴的贈禮—就是耶穌基督本身,而不是祂的其他贈禮。

 

我想起我們的一位弟兄Yuri,他曾經在前往受洗的途中,摔斷了腿。其他人可能會說:「唉喔!我不要去受洗了!竟然摔斷腿,這是很不好的預兆欸!」但他還是努力抵達教會、接受洗禮。

 

我們必須明白,不要使我們與神的「關係」,變得廉價。有那使人「得救」的「信」,也有那無法達成「得救」的「信」。九個痲瘋病人的「信」,使他們親身體驗了醫治的神蹟,這樣的醫治並不容易。但我們並不知道,他們是否因這樣的「信」而「得救」,耶穌基督沒有提及這九個痲瘋病人。事實上,耶穌並沒有讚美他們,而是責備了他們。

 

但只有一位痲瘋病人,回頭感激耶穌,他知道這醫治是偉大的、能再次返回社群之中也是偉大的、能再度擁有個人生活、再度擁有家庭生活是非常美好的。他從原本的一無所有,開始了嶄新的生命,這真是偉大的神蹟。但他也想要耶穌基督本身,這樣的「信」,使這一位痲瘋病人真正「得救」。

 

我強調這一點,因為許多人,特別是傳統的東正教徒,他們會想:「嗯,我是東正教徒,我已經得救啦!」醒醒吧!這些痲瘋病人親自體驗了偉大的神蹟,你知道得痲瘋病是什麼狀況嗎?完全得醫治又是多麼地驚人?然而,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呢?他們並沒有「得救」。

 

這是非常重要的。你可能會說:「那又怎樣?我又沒得痲瘋病!」但是,我們是東正教徒,這是神的贈禮。我們接受了洗禮,我們領受了聖靈,我們要如何向神表達感激呢?就是透過參與聖餐禮。聖餐禮,希臘文εὐχαριστία,原文的意思就是「感謝、感恩」。

 

我們在教會的敬拜,是極為重要的,那就是向神獻上感謝、向神表達感激。如果你細讀司祭的禱文、祝福之前的禱文,你會讀到:「我們沒有任何可以獻上的,我們無法表達這感激之情,因此我們獻上祢所賜予我們的—祢的兒子。」

 

我們向神表達感激,因為我們活著、因為我們愛、因為我們擁有家人、因為一切。感激、最極致的感激,就是參與聖餐禮。今天,請務必記得,你來到教會,並不只是為了得到什麼,或得到神的祝福,而是來表達你極致的、最深刻的感激。感謝神,透過參與聖餐禮。

 

令人難過的,是基督徒不來教會,因為他們不喜歡神父,不喜歡神父的教導方式,或不喜歡坐在身邊的其他教友。因此,他們情願得到神小小的贈禮,而不是最終極的愛,和對神獻上感激。你們可以如你們想要的那樣恨我,恨得更深也沒關係,但還是要來教會,向神獻上感謝。最極致的感謝,就是將神領受到我們裡面,而不只是親吻神。

 

那位跪倒在耶穌跟前的痲瘋病人,親吻著基督的腳,感謝基督所做的一切。有時,我們跪倒在人們跟前,不是為了感謝,而是乞求,迫切地乞求,乞求我們所需要的。當然,這是極大的羞辱(humiliation)。我曾經這樣跪倒過,對一位背叛者、一位說謊者,他曾經是我的教授,曾經在這教堂裡發了虛假的誓言,就在我此刻站立之處。我也曾經跪倒在人們跟前,出於感謝之情。

 

比跪倒在耶穌跟前更深刻的,是將耶穌領受到我們裡面。因此,今天那些領受聖餐的信徒們,請向神說:「感謝祢,主啊!祢接受(take)了我的身體,感謝祢!我實在沒有更好的方式,來表達我的感謝。我只能獻上這腐朽之軀,請接受我,請住到我的裡面。」而最偉大的祈禱,就是向神獻上感謝。這無限的感激,就在聖餐禮中完整地呈現了。

 

今天、此刻,我們會繼續聖祭禮儀(anaphora),向神獻祭、向神獻上一切,請記得,讓你的存在,成為對神的感謝。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阿門。

 

我們開始聖祭禮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