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不是因為對方能給自己幸福;

就只是愛,不期待從對方得到任何回報。

~李亮神父

 

有一種愛,不是因為對方能給自己幸福

 

2015.12.06  主日經文:路加福音13:10~17

安息日,耶穌在會堂裡教訓人。有一個女人被鬼附著,病了十八年,腰彎得一點直不起來。耶穌看見,便叫過他來,對他說:女人,你脫離這病了!於是用兩隻手按著他;他立刻直起腰來,就歸榮耀與神。管會堂的因為耶穌在安息日治病,就氣忿忿的對眾人說:有六日應當做工;那六日之內可以來求醫,在安息日卻不可。主說:假冒為善的人哪,難道你們各人在安息日不解開槽上的牛、驢,牽去飲嗎?況且這女人本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被撒但捆綁了這十八年,不當在安息日解開他的綁嗎?耶穌說這話,他的敵人都慚愧了;眾人因他所行一切榮耀的事,就都歡喜了。

 

李亮神父講道:

今天的福音書提到一位婦人,18年來深受駝背之苦,根本直不起腰。18年是多麼長的一段時間,都在這樣的痛苦中。特別的是,這位婦人仍舊到猶太會堂敬拜神。這是很重要的,因為現代社會中有太多人,有各式各樣的理由,不到教會敬拜,不參與聖禮儀(聖餐禮)。在聖禮儀中,神、天使、聖徒、已故的親友和在世上的信徒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合而為一。

而這位婦人,忍受了18年駝背之苦,卻持續地到會堂中參與敬拜。我們並不真的了解她內心的想法,也許她並不期待從神那裡得到任何東西,她就只是到會堂裡,她接受她的狀況、她的疾病。當不幸降臨到我們身上,請注意我說的是「不幸」,我們總是苦心思索,想要知道「為什麼」,彷彿只要知道為什麼,我們就能得到解脫、得到釋放。但即使真的有人告訴你原因,又怎麼樣呢?這是一種人性的需要、想要對一切事追根就底,想要讓每件事都合乎邏輯,都有前因後果。但即使真的找到了原因,又如何呢?在現代心理學中,也不再總是倚靠這種邏輯式的因果推論,來治療心理創傷。例如神經語言學,不再追究人們的童年經驗來進行心理分析,而是使用更直接的方式來治療心中的陰霾。

這位婦人持續地愛神,她愛神並不是因為神賜給她好運或幸福,她就只是愛著神,不期待從神那裡得到任何好處。她愛神,她也知道如果不是神容許,這樣的疾病是不會發生在她身上的。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出這位婦人是一位真正的信徒,一位真正愛神的人。最終,某一天,神拜訪了她,神與她相遇。

婦人一如往常,不帶要求地來到會堂,而耶穌就在那裡。她並沒有向耶穌祈求任何事,也許她根本不認識耶穌。但是當她遇見耶穌,耶穌告訴她:「女人,你脫離這病了!」就在那一刻,婦人的駝背就得醫治,她挺起腰來,痊癒了。耶穌並沒有問這個婦人任何有關信仰的事,也沒有問她任何問題。還需要問什麼信仰呢?18年來,受盡苦難,卻從不間斷地到會堂中敬拜神、愛著神,還有什麼比這更大的信心呢?

從一方面來看,這是不容易的。從另一方面來看,我們可以問:「這18年的受苦,是值得的嗎?」我不知道你們的答案,但對我來說,不只18年,即使等待50年,卻能與耶穌如此深刻地相遇,都是值得的。

我們並不總是能找到苦難的原因,質疑:「為什麼神容許這樣的不幸發生在我身上」,也不總是有意義的。況且,當好事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從來不會問神原因,也從不自問:「為什麼這麼好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呢?」因為潛意識中,我們總是認為這些好事理所當然地「就是應該」發生在我身上。有人甚至會說:「當然是這樣啊!這就是我成為基督徒的原因啊!這樣好運才會降臨啊!」但是如果我們有這樣的想法,我們就扭曲了基督信仰的意義。因為我們讓信仰成為利益交換,我們找到了一個偉大的保護者,我們奔向祂,因為祂可以賜給我們許多好處。這和買賣交易,有什麼不同呢?

福音書並沒有說這位婦人是不好的,因此受苦。不,這位婦人是一位良善的婦人。我強調這一點,因為有些極端的基督教派,他們扭曲了基督信仰,使信仰成為某種保證書:「如果你成為基督徒,神就會保護你。」然而,他們的說法等於在說:「如果你不是基督徒,神就不會保護你。」他們的說法是極度錯誤的。因為神保護每一個人,祂以相同的愛,愛著每一個人。但因著我們無法了解的原因,超越我們理智的原因,祂試著教導人們關於生命的功課,不只是教導這位婦人,也透過這位婦人,教導她周圍所有的人。

例如舊約中的義人約伯,被神視為「完全正直」(約伯記2:3),卻面臨了最可怕的災難,失去了一切,連自己的身體都「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記2:7)。縱使約伯身邊的人們慫恿他詛咒神,棄絕神,約伯卻始終沒有這麼做。最終,當神顯現在約伯面前,祂並沒有向約伯解釋「為什麼」。但從結局來看,我們卻得以知道,因為約伯,許多好事得以發生。因為他成為真正愛神的模範,他對神的愛並非出於自私;他信神,並不是因為神必定會給他好處。約伯的愛,使他成為愛的導師,給魔鬼上了最好的一課。因為魔鬼曾經質問神,牠懷疑約伯之所以愛神,只不過是因為可以得到許多好處罷了。魔鬼問這個問題,正因為牠不懂愛;也因為牠不懂愛,所以牠從天使墮落為魔鬼。

這位駝背的婦人,如此安靜地、平和地,卻也如此痛苦的,愛著神,不期待任何好處,不要求任何賞報。但因為我們都不是獨自一人,她也在她所處的群體中,成為愛的見證。請不要誤以為你只是來來去去的教友,每次你到教會來,你都影響著其他人,而其他人也影響著你。同樣地,當我們在職場中、在家庭中,我們也都影響著身邊所有的人,並且被身邊的人影響著。當你拒絕某個人,當你轉身背向某個人,你不只拒絕了他/她,你也影響了整個社群。你對一個人所做的,就是做在整個人類/人性之上。

因為駝背的婦人所處的社群,是一個生病的社群。那個社群的領導者(會堂的主管),不但沒有為婦人得醫治而喜樂,沒有為著這位受了18年之苦的婦人終於從病中得釋放而感動、感謝。相反地,他只在意規距、在意律法。他雖然不敢說耶穌的醫治是件壞事,因為群眾可能會毆打他,但是他卻氣憤地對群眾說:「有六日應當做工;那六日之內可以來求醫,在安息日卻不可。」意思就是以後要求醫,別在安息日,改天再來。會堂的主管並非醫治者,他不但沒有感謝耶穌,也沒有感謝神。對他來說,信仰不過就是一套規矩。而他的想法和態度,也傳染給社群中的人們。他的錯誤信念:「因為我是個好人,所以神『必須』要幫助我」,也影響了周圍的人們。然而,駝背婦人18年的受苦,正審判著這個社群中所有旁觀的人,也審判著這位會堂的主管,審判著什麼是真正的愛,什麼不是。

現代人往往想要簡單的答案,希望每件事都合乎「規定」,也用這些「規定」來限制神的作為:「因為我做了什麼什麼,所以神必須給我什麼什麼」。但是神的作為,並非如此。我不知道神如何作為,耶穌向天父祈求:「求你叫這杯離開我」(馬太福音26:39),但是天父並沒有將這苦杯移走。但是,卻也有太多時刻,我們並未向神祈求幫助,神卻賜給我們生命,幫助我們免於各種意外、危難、死亡。

所以,請讓自己更深入的了解神、了解信仰。首先,請為我們擁有的獻上感謝,因為我們從未問過自己:「神啊,為什麼賜給我這麼美好的事物呢?」但是當壞事發生,雖然我盼望在座沒有人會遇到壞事,但這卻是每個人都一定會遇到的。那時,我們必須信任,因為信仰就是信任。信任神,也不要憎恨任何人,了解到這件事發生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自己所處的社群。即使當下無法了解,即使確實希望能從中解脫,但是身處其中的時候,請不要因此憎恨神,或憎恨任何人。

我不會要求你們為了壞事、困境而獻上感謝,我的意思並非如此,因為我們不是聖徒,不,我們不是。但如同哲學家祈克果所說的,當深夜臨到,亞伯拉罕聽見:「你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把他獻為燔祭」(創世記22:2)。這聲音如此令人困惑,這要求如此不合邏輯,神怎麼會容許這樣的事臨到我?當這樣的情境發生時,請懷著對神的信心,接受,不要憎恨神、不要憎恨其他人,因為神正以不可思議的、令人敬畏的、卻又充滿榮耀的方式,臨在其中。事情為何如此,我們不明白,但神的作為,終將顯明(原文:What happened, we don’t know, but something is going to hap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