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裡面,有這麼多的心理問題、內在疾病、自我貶抑,和許多負面思緒。最重要的是:不要專注在這些問題上。謹記,聖餐就是最強大的良藥,最深奧的療癒,是在我們裡面的、無盡的愛的泉源。

 

 

【 主日福音書 路加福音 8:41~56 】

 

有一個管會堂的,名叫睚魯,來俯伏在耶穌腳前,求耶穌到他家裡去;因他有一個獨生女兒,約有十二歲,快要死了。耶穌去的時候,眾人擁擠他。有一個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醫生手裡花盡了他一切養生的,並沒有一人能醫好他。他來到耶穌背後,摸他的衣裳繸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

 

耶穌說:摸我的是誰?眾人都不承認。彼得和同行的人都說:夫子,眾人擁擁擠擠緊靠著你。(有古卷在此有:你還問摸我的是誰嗎?)耶穌說:總有人摸我,因我覺得有能力從我身上出去。那女人知道不能隱藏,就戰戰兢兢的來俯伏在耶穌腳前,把摸他的緣故和怎樣立刻得好了,當著眾人都說出來。耶穌對他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去吧!

 

還說話的時候,有人從管會堂的家裡來,說:你的女兒死了,不要勞動夫子。耶穌聽見就對他說: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兒就必得救。耶穌到了他的家,除了彼得、約翰、雅各,和女兒的父母,不許別人同他進去。眾人都為這女兒哀哭捶胸。耶穌說:不要哭。他不是死了,是睡著了。他們曉得女兒已經死了,就嗤笑耶穌。耶穌拉著他的手,呼叫說:女兒,起來吧!他的靈魂便回來,他就立刻起來了。耶穌吩咐給他東西吃。他的父母驚奇得很;耶穌囑咐他們,不要把所做的事告訴人。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在今天的福音書中,耶穌行了兩件神蹟。我想點出這兩件神蹟的幾個重點。我們所遭遇的問題,有些是顯而易見的,有些是不為人知的。顯而易見,指的是旁觀者一眼就能看出的。例如這位管理猶太會堂的睚魯,他遭遇極大困境,他的女兒就快死了,這是個巨大的衝擊,不論是誰,都能體會。但也有些困境,是來到教會的信眾,每個人都有各自不為人知的、嚴重的困境,許多時候,這種困境比外顯的困境更令人痛苦。有時,甚至可以將它們比喻為外在的死亡,和內在的死亡。

 

偷偷跟著耶穌的這位婦人,有著嚴重的隱疾:血漏症,這是生理上的重大疾病。這也帶給她很大的社會困境,和宗教生活的困境。因為血漏症使她被驅逐於外,使她無法參與猶太社群的集體祈禱。因此,她遭遇的困境極為嚴重,而且她一點也不敢向任何人求助。這疾病也使她陷入孤單寂寞,因為沒有人要愛她,也沒有人會娶她。

 

沒有任何人溫柔地去感受她的痛楚,也沒有任何人同情她、安慰她。她只好偷偷地、隱密地跟在耶穌背後,孤孤單單地跟著,彷彿與世隔絕。關於隔絕,有時是社會隔絕了我們,有時是我們隔絕了社會。有時,孤立和隔絕是不好的。也有些人將自己隔絕於教會之外,出於驕傲,他們將自身的文化或國族主義,拿來炫耀。

 

但這名血漏症的婦人,只是隱密地跟著耶穌,靠著信心,伴著孤單,心想:「如果我能偷偷摸到耶穌衣裳的一角,我就能痊癒。」為何要偷偷摸摸地呢?因為她是不應該觸碰耶穌的。根據猶太律法,她如果觸碰任何一位猶太人,那人就會因此被她污染,變得不潔淨。

 

因此,她偷偷摸摸地、感到罪咎地,像個小偷一樣,像隻飛到我們身上的小蟲一樣,她觸摸了耶穌基督。當她一碰到耶穌的衣裳,她就痊癒了。由此,我們看見神的愛,是如此隱密地、隱蔽地運行著,如此深刻地在每個人心裡運行著。神賜予她復原和健康。如果我們懷著信心靠近耶穌,我們將會得到療癒,療癒那深藏在我們裡面的傷口。這療癒也許會需要一段時間,但我們總是會有所領受,我們不會空手而回。

 

耶穌不只醫治了她的疾病,耶穌也恢復了她的社會生活。這就是為何耶穌問:「誰碰了我?」婦人只好在眾目睽睽之下站出來,耶穌當眾讚美了她的信心,也當眾證明了她已經痊癒。一位曾經被隔絕的婦人,被神的子民隔絕(當時的猶太會眾),她曾經被疾病和社會的冷漠驅逐於外,而今她戰戰兢兢地站在群眾中央,見證了耶穌的醫治。不只如此,她也榮耀地回歸到猶太教的會眾之中,而不是得了醫治就離開,她光榮地回歸教會。由此,我們看出神運行的方式,是如此深奧。

 

你會問:「那我們呢?那我呢?」我們可以問問自己,因為我們不只是觸碰了耶穌基督,而是領受祂到我們的身體裡。我們今日領受的聖體,也是當時那婦女觸碰的基督之身,甚至更為榮耀,因為我們領受的,是復活之後的基督聖體。這聖體不只接觸了我們嘴唇,更進到我們的身體裡。這聖體,會在我們裡面如何地運行呢?

 

基督的聖體,絕對會發揮效用。但是,我們允許祂的聖體發揮效用嗎?也就是那不只是被觸碰,而是進到我們身體裡的聖體;是那婦女不敢奢求,也無法求得的聖體。我們允許基督的聖體,在我們裡面運行嗎?我多次提及,我們知道要預備自己來領聖體,但是領受聖體之後呢?我們是否準備好,在領受聖體之後,對主耶穌說:「主啊!這是我的身體,如今祢住到這身體裡,求祢治癒我,在我裡面發光,使我成為祢的聖體!」

 

因此,請記得,當我們領受了耶穌基督的聖體,之後的一整天,撥出15分鐘或30分鐘,在家中默想:「主啊!今日我不只如同那婦人觸摸了祢,而是將祢領受到我的身體裡。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奧蹟?我又該如何活著呢?」請記得,在經文中,許多人推擠、簇擁著耶穌基督,但只有這名婦人真的觸碰到耶穌,其他的群眾,不過是來湊熱鬧而已。

 

在我們裡面,有這麼多的心理問題、內在疾病、自我貶抑,和許多負面思緒。最重要的是:不要專注在這些問題上。我的意思不是要你們忽略,當然,我們要接受藥物和科學治療。但是,謹記,聖餐就是最強大的良藥,最深奧的療癒,是在我們裡面的、無盡的愛的泉源。

 

我再次強調,記得這位婦人,並且問問我們自己,我們如何觸碰到耶穌?我們如何對待那被領受到我們裡面的聖體?

 

今天福音書的另一部分,是關於「絕望」。耶穌要去救治另一位女孩,一位瀕臨死亡的女孩。耶穌無法快速前往,因為群眾擋住了祂,也可能是祂刻意放慢步調。最終,在耶穌前往的路途上,女孩就已死去了。還能怎麼辦呢?來報信的僕人說:「沒用的,她已經死了。」

 

許多時候,我們呼求神的幫助,如同我也遭逢巨大的困境。看起來,神不但沒有幫忙,問題本身甚至變得更糟了。但是,看,耶穌並沒有對眾人說:「喔,不好意思,我失敗了。」耶穌從未這麼說,但是當時卻沒人相信耶穌。耶穌運行著,看似緩慢地,以祂的時間表,而不是我們的時間表。雖然以我自己的角度來說,我不想這麼說,因為那緩慢的步調,真的令我非常痛苦。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拉撒路身上(馬大和馬利亞的弟兄,參閱約翰福音第11章)。耶穌唯一為之流淚哭泣的人,就是拉撒路,他是耶穌的好朋友。但是耶穌卻沒有第一時間就趕往拉撒路家中去醫治他。耶穌等待著,直到拉撒路死去了,然後,耶穌才前去使他復活。

 

我無法解釋這種奧秘、神的奧祕。但我可以對各位,也對我自己說:「當我們看見死亡逼近,而我們正在死去,耶穌也在那兒,祂會做些什麼的,而且是超乎期待、超乎想像的。」那是各種不同的復活:愛的復活、夢想的復活、健康的復原,會一步一步地來到,即使看來如此艱難,仍然信靠祂,仍然懷抱盼望。別失去信心,耶穌與我們同在,祂將會施行拯救。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阿們。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