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的聖餐禮,都是真實而獨特的盛宴、神的晚宴。但大部份的信徒,卻都找了各式各樣的藉口,轉身背向耶穌。試著想像,如果你罹患重病,瀕臨死亡,而教會祭壇上有著唯一的救命良藥,你會來嗎?耶穌的聖體與寶血,就是生命的良藥,就是永恆生命的食糧,但為何我們不來領受呢?

 

【 路加福音 14:16~24 】

 

耶穌對他說:「有一人擺設大筵席,請了許多客。到了坐席的時候,打發僕人去對所請的人說:『請來吧!樣樣都齊備了。』眾人一口同音的推辭。頭一個說:『我買了一塊地,必須去看看。請你准我辭了。』又有一個說:『我買了五對牛,要去試一試。請你准我辭了。』又有一個說:『我才娶了妻,所以不能去。』

 

那僕人回來,把這事都告訴了主人。家主就動怒,對僕人說:『快出去,到城裡大街小巷,領那貧窮的、殘廢的、瞎眼的、瘸腿的來。』僕人說:『主啊,你所吩咐的已經辦了,還有空座。』主人對僕人說:『你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坐滿我的屋子。』我告訴你們,先前所請的人,沒有一個得嘗我的筵席。」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的福音書,是關於「盛宴」的知名比喻。某個地位崇高的主人,準備了豐盛的晚宴,並邀請許多賓客赴宴。但我們將會看見,每一位受邀者,都拒絕了主人的盛情,編造了各種各樣的藉口。

 

首先我想到的是,這些賓客,真的有權拒絕嗎?有人會說:「我才不想理你。你邀請我,是想跟我交朋友吧?但我就是不想理你!這有什麼問題嗎?」但是從福音書的角度來看,這卻大有問題。為什麼呢?答案在於這位主人準備盛宴的緣由:分享友愛,一同聚餐,建立友誼,彼此互愛,相互交流。

 

因此,主人邀請這些賓客,來分享這愛,盼望這些賓客不要孤單地用餐。這並非因為主人感到十分寂寞,而是因為食物的目的就是「分享」。從這裡,我們看到主人的心胸開放。主人不期待回報,他並沒有說:「來赴宴,不過你知道的,入場券是要錢的喔!」主人並沒有要求任何金錢、任何回報。

 

重要的是,所有受邀者,都拒絕了。我們會逐步分析這些「拒絕」,來了解這種拒絕是多麼地「反社會」、多麽地惡毒。表面上看來,拒絕是我們的自由。但我們並非孤單一人地活著,我們活在社會、社群之中,我們需要社會交流。沒有他人,我們無法存活。

 

另外一個原因,是發出邀請的主人,在這段福音書結尾,顯明其地位十分崇高。因為在結尾的句子中,耶穌結束了比喻,用第一人稱說道:「『我』告訴你們(複數名詞),先前所請的人,沒有一個得嘗『我』的筵席。」因此,敘述的人稱改變了,也顯明了發出邀請的主人,就是耶穌基督本身。

 

從這個角度來看,請試著了解,如果是國家總統邀請你赴宴呢?如果是我發出邀請,當然,各位是不會出席的,因為我不是好人,也沒有名氣。果是國家總統發出的邀請呢?如果你不赴宴,是不好的,因為你拒絕了邀請,等同羞辱了國家元首。

 

接下來,我們分析賓客們真正的態度,他們的拒絕,和他們的「言外之意」,來揭露他們隱密的、惡毒的拒絕方式。正當的拒絕,應該是說:「我的朋友,真的很感謝你的邀請,但是我有些事,無法赴宴,也許下次還有機會。再次謝謝你,我這裡有份小禮物,以示歉意。」這種拒絕,是能夠理解的。

 

但我為何說這些賓客的拒絕是惡毒的呢?因為這些賓客拒絕的方式很「官僚」(official),他們利用摩西的律法來拒絕邀約,但卻錯誤地濫用了律法。他們分別使用了三種藉口,第一位的藉口是:「我買了幾塊田地,我得去看看。」另一位的藉口是:「我買了五對牛,我得去試試。」由此可看出他很富有,因為對一般的猶太人民來說,買一頭牛就足夠犁田了。五對牛,實在太多了,他一定擁有一大片田地。最後一位的藉口是:「我最近剛結婚,我一定得跟妻子在一起啊!我沒時間赴宴,我不想去啦!」

 

針對最後一個藉口,舊約的《申命記》記載著,當以色列處於戰爭時期,誰有正當理由不上戰場?猶太律法是富有憐憫的,神的律法是富有憐憫的,當我們從不同角度來看時。《申命記》記載,如果某人新婚,他可以不上戰場。也就是說新婚的第一年,戰爭就爆發了。為什麼呢?因為這男子如果從軍,很可能被殺,這樣他連享受新婚之樂的機會都被剝奪了。針對買地的情況,也有同樣的律法適用。但是,現在並沒有戰爭啊!而是一場晚宴,一件好事。而且也不是永遠,只不過一個下午的時間罷了,去赴宴享受。

 

為什麼他們的拒絕是惡毒的呢?那就像某人邀請你,你沒有友善地、誠實地回答自己並不想參加,反而說:「根據醫生的說法(因為醫生具有權威),我感冒了,診斷證明就在這裡!」這是為了讓對方無話可說,只能閉嘴。因為你等於是把醫生的診斷證明,丟到對方臉上,或是學校的證明,或是任何其他的證明文件。

 

你會問:「難道這是罪嗎?」重點不在於「是不是罪」,而是在於心懷良善,或心懷惡意。面對面地談話,心懷良善地說:「不好意思,但我並不想參加。」這是適當的,是可以理解的。而不是像這些賓客一樣,把某種證明文件丟到對方臉上,但其實文件上的律法,只適用於戰爭時期。然後接著向對方說:「別煩我!」聖經希臘原文不只是「找藉口」的意思,而是「走開!別煩我!」。

 

因此,賓客們的拒絕,並非只是單純表達不想參加,也不是心懷善意地婉拒,而是惡意的排擠、拒絕。當我說「惡意」,有人又會執著於「這是罪嗎?」,但重點不在於是不是罪,而在於許多時候,暗藏惡意的拒絕,比起友善坦然的拒絕,要糟糕多了。

 

我們之中,可能有許多人,尤其是我,嚐盡了這種隱密地、惡毒地拒絕。就在我的大學校園中,許多人這樣拒絕了我,包括教授、和我的指導教授。這是令人痛苦的,非常惡毒的,因為他們是從背後狡猾地排擠我,用各種方式從背後攻擊我。

 

在我的修院中,有一位修士(別誤以為在修院中,就沒有人性的軟弱。修院並不是天堂,修士們也會打擊對方,出於自己的邪情私慾,用各種方式打擊對方。)這一位修士,他會毆打別人,稍後又請求對方寬恕。對方能怎麼辦呢?只能寬恕,不是嗎?所以這位修士設下了雙重陷阱,先毆打對方,然後請求原諒。他早知道結果,他掌控了情勢。挨打的一方很可憐,但又能怎麼做呢?這修士的行為,是非常不道德的。

 

因此,我們必須深入分析這些賓客的意圖。我查閱了許多評論,如果各位需要,我也可以告知出處。我們可以看出,他們的動機並不單純,他們的拒絕是多麼嚴重。我想說的是,這種拒絕的背後,到底藏著什麼呢?宴席的主人並不是說:「來幫我啊!來挖地啊!來蓋房子啊!」這些是勞作、苦工。受邀的賓客只是花幾個小時,到場享樂,享受最好的美食,愉快無比。因此,這些賓客其實是希望這主人最好「不存在」,他們一點也不想與主人同樂。

 

這表明了什麼呢?再次地,顯明了惡毒、謀殺的態度。你可能覺得我最近怎麼老是講這個,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實際上,「罪」是如何進入人性的呢?就是透過謀殺。因為該隱殺了他的弟兄亞伯,由此死亡進入了人性。在存在主義哲學中,當我們看見某物、某人(這是一位知名哲學家說的,他名叫Emmanuel Levinas,曾寫過《Totality and Infinity》等知名著作)。他說,當我們看見某物、某人,對方都在向我們呼喊:「別殺我!」,這就是遇見「他者」的當下,第一個進入我們腦海的念頭。而這些賓客惡毒的拒絕方式,就是在謀殺對方。

 

最終,這種謀殺的態度,匯聚成十字架。最終,耶穌在十字架上犧牲了。所有惡毒的拒絕、排擠和盤算,將耶穌釘上了十字架,釘死了祂,完成了他們的謀殺意圖。當然,耶穌講這比喻時,沒人想到祂最終會被釘在十字架上。但是漸漸地,小小的拒絕不斷累積,如同數學運算一樣精準地,一步步將耶穌帶往十字架。

 

對所有受邀的賓客來說,赴宴都是很容易的。例如新婚的那一位,他大可以和妻子一同前往,問題不就解決了嗎?他的妻子也會很開心啊,他們總是需要一些社交活動吧!總不會整天都待在家裡吧!總不會整晚都坐在家裡吧,也是需要外出吃飯的吧!同樣的狀況,也適用於那位剛買了田地的,和那位買了一大群牛的。事實上,當時的「晚宴」,大約是在傍晚時分,那時陽光漸暗,也沒辦法工作了,他們大可赴宴享受。因此,所有的藉口,都荒謬無比,是惡毒的,也冒犯了晚宴的主人。

 

接著我們討論這個問題,宴席的主人為何邀請這些人呢?明顯地,他們和主人比較親近,他們也都很富有,看起來和主人一樣富有。看啊,神也邀請我們,首先是猶太人,之後是所有的人,因為猶太人比我們先了解神的律法。稍後,當主人被這些賓客拒絕,他向僕人們說:「去大街小巷,找那些貧窮的、沒有地位的、不敢來參加的人們赴宴。」

 

當這工作完成了,僕人們說:「我們找遍了這一整區,找來那些窮困的、沒地位的人們。」這就是為何主人說:「勉強他們進來吧!」因為他知道這些人會說:「呃,我很窮,我也沒錢回請主人,這樣很不禮貌吧!」但主人卻對僕人說:「勉強這些人進來吧!」終於,人們來赴宴,但還是有很多空位。因此,主人對僕人們說:「再去找吧!邀請每一個人來參加!不論多遠!」看,神不再只是邀請猶太人,而是邀請每一個人,來參加盛宴,來與主人同樂,也與眾人同樂。

 

重要的是,我們是接受邀請的。我們不能大搖大擺地走向天國的盛宴,然後說:「喂!是我啊!給我開門!不曉得我是誰嗎?這可是我的權利啊!」我們是被邀請的,而不是像上餐館一樣,付錢當大爺。

 

此外,耶穌也說:「受呼召的很多,但被選上的很少。」在這段經文裡,「選上」的意思被誤解了,但這不是今天的主題。有些人會問:「那誰是被選上的呢?」有些人會回答:「嗯,這一群是被神選上的,那一群是沒被神選上的。」不,並非如此。「預定論」(predestination)的說法,是嚴重錯誤的。

 

人們被選上,為什麼呢?因為人們回覆了神的邀請,他們對神的邀請說:「好」。每一個人都受到邀請,如果你問:「我也被邀請了嗎?」當然,你也受到邀請。這就是為何耶穌在結尾揭示了主人的身份—就是耶穌基督本身。祂說:「先前所請的人,沒有一個得嘗『我』的筵席。」

 

耶穌為何這麼說呢?某些學者說,如果雙方真的是朋友,你被邀請但因故無法赴約,主人其實會把一些菜餚送到你家,或是一些蛋糕甜品之類的。禮貌上會說食物太豐盛了吃不完,其實是在表達即使你無法赴宴,主人還是想與你共享喜悅。但是在這段福音書中,主人不會這麼做、主人不會把食物打包送給這些賓客。

 

我想對各位說的是,請反思我們今日的實際情況。因為每一次的聖餐禮,都是真實而且獨特的盛宴、神的晚宴。但結果是什麼呢?大部份的信徒,都背向耶穌基督,總是能找到各式各樣的藉口,惡毒的藉口,好能轉身背向耶穌。在座的每一位,或在看直播、錄影的每一位,都必須自問,為什麼自己不來參加聖餐禮?試著想像,你罹患重病,瀕臨死亡,而教會祭壇上有著唯一的救命良藥,你會來嗎?當然,你一定會來。耶穌的聖體與寶血,就是生命的良藥,就是生命的食糧,就是永恆生命的食糧,但我們卻不來領受?

 

如果信徒是因為懺悔而暫時不能領受聖餐,這是不同的情況,是可理解的。如果今天聖杯中裝的不是聖體與寶血,而是一顆顆的鑽石,只要人們願意張嘴就能領受、領受這代價高昂的鑽石,人們是否會從大坪林捷運站一直排隊排到教會樓下呢?甚至還要出動警察,維持秩序?當然,人們一定會來領受鑽石的,因為這會讓他們變得多麼富有啊!

 

請記得今天福音書的教導,也請記得神對每一個人的呼召和邀請。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阿們。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