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神光 Divine Light 靜修生活 Asceticism

在聖山上見證上帝顯容的景象(二) The Witness of Divine Light

在聖山上見證上帝顯容的景象 by. Metropolitan Hierotheos of Nafpactos 3. 有關顯容的章節及相關解釋評論 福音傳道者以極簡單的方式描述了基督顯容,這剛好顯示了它的真實性;同時門徒彼得也談到這件事,他的說法更可作為描繪此事的代表,而我們將會多加利用馬可福音中的敘述來說明我們的分析。 基督對他們說:「我向你們保證地說,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嚐到死味以前,必要看見上帝的國度,大有能力臨到。」六天 後,基督帶著彼得、詹姆士和約翰分別來到山上,然後在他們面前顯容了。他的衣服變的發亮,像雪一般非常的潔白,好像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讓它更白了。然後 以利亞偕同摩西在他們面前出現,並和基督說話。然後彼得對基督說:「祭司,我們很高興來到這裡,讓我們為您、摩西及以利亞做三個聖幕吧!」這是因為他害怕 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這麼說的。接下來一片雲自天空遮蓋住他們,而且從雲裡傳出一個聲音說道:「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的。」當他們抬頭要看個究竟時, 突然間雲朵及聲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基督和他們在那裡了。 相關解釋評論

 

 

在聖山上見證上帝顯容的景象
by. Metropolitan Hierotheos of Nafpactos

 

 

3. 有關顯容的章節及相關解釋評論

 

福音傳道者以極簡單的方式描述了基督顯容,這剛好顯示了它的真實性;同時門徒彼得也談到這件事,他的說法更可作為描繪此事的代表,而我們將會多加利用馬可福音中的敘述來說明我們的分析。

 

基督對他們說:「我向你們保證地說,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嚐到死味以前,必要看見上帝的國度,大有能力臨到。」六天 後,基督帶著彼得、詹姆士和約翰分別來到山上,然後在他們面前顯容了。他的衣服變的發亮,像雪一般非常的潔白,好像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讓它更白了。然後 以利亞偕同摩西在他們面前出現,並和基督說話。然後彼得對基督說:「祭司,我們很高興來到這裡,讓我們為您、摩西及以利亞做三個聖幕吧!」這是因為他害怕 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這麼說的。接下來一片雲自天空遮蓋住他們,而且從雲裡傳出一個聲音說道:「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的。」當他們抬頭要看個究竟時, 突然間雲朵及聲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基督和他們在那裡了。

 

相關解釋評論

 

許多資料都提到什麼是上帝的國度。如果從新教徒觀點來看這個議題的話,可能會有一些非常奇怪的論點。許多人談論著上帝的國度,就好像它是一種創造出來的事實。但是在聖貴格利巴拿馬的教誨中,教會的教義中可見到上帝的國度,看見無比的光就是看見上帝的國度。

 

神聖的傳福音者報導基督對祂的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要看見上帝的國度大有能力臨到。」 (馬可福音 九章一節)。就在那之後,基督領著這三名門徒上台伯山,在山上,祂在他們面前變容了。因此,看見無比的光就是看見上帝的國度。

 

a.) Kingdom of God and uncreated Light
上帝的國度及永久自存的光

 

聖貴格利巴拿馬在這個主題上說的非常清楚:「在這裡他稱顯容的這道光是天父以及祂的國度的榮光。」聖貴格利巴拿馬另外又解釋道:「顯容的光的偉大景象是第八天的神蹟,上帝的國度也是。」而那六天則是指全世界,征服了全世界,克服了五種感官意識 ? 因為加入了神對我們的感官意識所說的話,所以六個為一組的運行 ? 就是神聖的安息日,帶領我們進入第八天,因此上帝的國度是超乎我們的感官及文字所及的。我們感官的暫停作用及言語的不能運用是第七天,帶領我們進入上帝的國度。

 

所以上帝的國度就是那永久自存的光,而這道光便是天國的食糧,進入這道光便是進入上帝的國度度。

 

再更進一步分析顯容的過程:「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嚐到死味以前,必要看見上帝的國度,大有能力臨到。」意指天上的 王無所不在,祂的國度也同樣無所不在,而「上帝的國度來臨」並不是指上帝的國度從某個地方來到這裡,而是指上帝神靈的大能出現,這意味著上帝的國偕同上帝 的大能來臨。唯有藉由神的恩賜,我們才能看到那道光,而藉由那道光,我們才能看見神的恩賜。「在您的光之內,我們才能看到那道光。」但這大能並非碰巧得 到,必須要全心跟隨主、信賴主,謙卑侍奉主才行。也就是說當一個人不再墮落沉淪,當他已被淨化並且得到啟發時,他便有資格進入上帝的國度度。上帝已在他的 最高境界裡,我們人也必須從沉淪中努力爬到最高境界,如此那些不被容忍的罪愆才可能被盡量安全的除去。

 

進入永久自存的光就是進入神聖的三位一體永久自存的大能中。在台伯山上三位一體顯現為光,這道光是唯一並結合為一體的,因此上帝的王國是在三位一體之內的。

 

在顯容的時候,我們看到基督對我們顯現,他散發光芒對我們展現他的神性。而且我們甚至還聽到天父對我們顯現他的聲 音,天父說道:「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的。」再來是聖靈,他們也藉由那遮蓋住三位門徒的發亮的雲朵出現。聖貴格利巴拿馬解釋道:天父和聖靈都是無形 的、看不到的,他以他的聲音證明基督基督是他的愛子,其餘的人則透過發光的雲與他一起照耀,象徵了他愛子的光是唯一的。

 

在各處的教誨裡可以發現一項事實,那就是天父就是光明,那道光和聖靈就是光明。我們也可以發現,當上帝給我們機會接見我們時,我們看到的就是一道光芒。

 

因此基督身上的那道光就是展現他的神性的那道光,所以這並不是那道光是由什麼所製造的問題,我們應該知道的是這光是 主應許門徒們在台伯山上看到的。基督的光不是來來去去的,不是偽裝的,也不是隱藏在基督內的第三種天性,它不是幻影,更不是像閃電一樣稍縱即逝,閃亮一時 就停止了的,它代表的是基督的神性。

 

聖貴格利巴拿馬在這一點上也說的很清楚:「所以顯容的光不是一子下發生,一下停止,它是不受限制、沒有界線的,更不 是靠感官的力量所產生。」它會產生是因為它是有神性的光。當摩西進入黑暗中,他的身體開始變化了,但並不是他開始了這個變化,他是藉由接受主的賜福與恩寵 而經歷了神化的過程,他只是經歷這個變化,也就是說這並不是他天生具有的能力。所以說發生在摩西身上的事情不同於發生在基督身上的事,摩西的身體並不是永 久自存的恩寵的來源。「因為我們的主基督基督是本身就擁有那種光亮的。」所以就基督而言,他是自己起始了顯容,而不是像摩西一樣是透過上帝的賜福與恩寵經 歷這個過程。所以摩西及其他人是經歷顯容及神性化,而不是起始了顯容及神性化。這就是基督的顯容和其他聖者顯容的不同點。所以我們才會說基督是生來便要作 我們的王,而人們則必須靠上帝的恩寵。
巴勒(Barlaam)和追隨他論點的人認為基督當時偽裝出他本身所沒有的東西,但聖貴格利巴拿馬提出許多證據反駁 這些論點。他認為這簡直是對神的冒瀆,這種斷言是假設基督有三種天性:是神,是人,是光。但事實上基督只有兩種天性,他的神性的光芒隱藏在他肉身之後。在 顯容當時基督顯現了平時所看不見的神性的光芒,所以那道光是他永久自存具有神性的光。因此基督的顯容並不是偽裝或變成他原本所不是的模樣,而是向他的門徒 們顯現他真正的模樣。

 

由於基督的顯容並不是偽裝或變成祂原本所不是的模樣,反而是向祂的門徒顯現祂真正的模樣,所以我們得到的是天啟,而 不是臆測或改變,也因此證明基督的光是永久自存的。聖父的基本教誨告訴我們,當形體不是永久自存的,則能量也不是永久自存的;當形體是永久自存的,那麼大 能也是永久自存的。

 

天使與聖者在主的王國內,也就是這道光內,意味著上帝是三位一體的,祂本身自然便擁有這份榮耀和這個王國,而聖潔的天使和聖人也很高興可以因主的恩寵而在主內,並得到光明與啟發。

 

因此主的王國是三位一體上帝的永久自存的榮耀的一部份,也就是永久自存的光。看到那道永久自存的光的體驗是對永恆的 生命的品嚐,但這種體驗卻許以許多不同的方式與程度來呈現。有時候我們會感覺到神恩燃燒著我們的憤怒與罪惡,就像是淨化我們憤怒的心的火;有時又像是照亮 我們心智的光,但卻神秘的隱藏在我們的肉身之內;有時主的恩寵使我們感到非常的愉悅舒服,就像在我們之內有一股永恆的生命在律動著,又像對全世界的愛的感 覺,彷彿上帝從不間斷地深切關心著我們。這許多看到上帝的形象的不同方式與程度,顯示了一個人的心靈神聖的程度。

 

b) 三位門徒

 

基督選擇了讓彼得、詹姆士和約翰三位門徒來見證他的神性,這是因為他認為這三位門徒是最適合來體驗的。聖父告訴我們 這三位門徒有一些人格特色對這種體驗是非常必要的:選擇彼得是因為他對基督的愛,選擇約翰是因為基督對他的喜愛,選擇詹姆士是因為他將成為基督門徒中第一 位為他殉道的人。

 

我們不能單純以人類的觀點與動機來解釋基督對這三位門徒的偏好與選擇,我們應該要以上帝的大能及人類的能力與機會來 解釋。聖貴格利巴拿馬是這樣解釋的:要知道想成為上帝榮耀的一部份,以及看到永久自存那道光的景象並不是偶然發生,而是針對有下列兩項特質的人才會出現。 第一,他們必須選擇站在基督這一邊,也就是說對基督充滿了信心;第二,他們必須像彼得、詹姆士和約翰這三位門徒一樣,曾聽從主的命令,被領到聖山上去過, 也就是說曾遠離我們天性的低下。

 

這就是說必須對基督有信心,要認定他是唯一的主,願意跟隨祂,與祂的門徒們共事並能團結一致,在教會之中服務,並有純淨的心。至於被領到聖山上去則是指從心靈的淨化到心智被開啟的那段旅程。

 

所以這選擇是依上帝與符合這些條件的人的自由所做出來的。太陽不會因某個人希望它出現就出現,也不會因某個人希望它 以哪種方式出現就出現,因為它沒有這種選擇的特權。但基督就不同了,祂是正義的中心,不僅天生就能散發溫暖,而且也希望能散發溫暖,所以祂選擇了盡祂所能 的拯救所有祂希望拯救的對象,祂的光明普照著世人並讓世人得到救贖。更深入的說,祂讓祂的光明普照世人乃是依照祂的喜好和意志來決定,所以祂才會在一開始 時顯現時像太陽一樣,然後照耀的更光明,但卻仍然不向祂的門徒現身,隱身在那道極為強烈的白光後。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上帝是多麼的喜愛我們啊!祂的顯現是為了我們人類的利益與得救。而不義的人見到上帝的方式則會是在 得到懲罰的時候,因此上帝的光耀也是依照各個人的心及自由顯現,因為對上帝而言,天堂與地獄並不存在,只有對人而言才有所謂的天堂與地獄。也就是說,不義 的人體驗到的上帝的恩寵是地獄之火,而義人則依他們行義的程度可體驗到上帝的恩寵,也就是那道光,也就是天堂,是上帝的國度。

 

c) 基督的顯容與門徒的顯容

 

要解釋基督的顯容就要講到門徒的顯容,前面已說的很清楚了,但我們將依照聖貴格利巴拿馬所提出的觀點作更進一步的分析。
上帝不是將永久自存的榮耀的景象顯現給我們普通人的眼睛及感官看,因為這光本身便不是普通的光!而剛才也有說過這道 光是神聖的光,而且不是製造出來的。我們發現,門徒們用他們的眼睛看到了基督顯容的榮耀,是因為他們的眼睛先前已經經過了顯容的轉變,而且被視為是有資格 看到上帝景象的人。所以在台伯山上不只是基督顯容了,祂的門徒們也顯容了。

 

聖貴格利巴拿馬強調上帝甚至讓有資格看到神的盲人的眼睛開了,讓他們來見證這項神蹟。盲人能看到並非因為那道光很明 顯,更不是那道光只需要普通的眼睛就可以看得見,他們能看見是因為神靈施展力量改變了他們,讓他們變成能看見那道光,就像門徒的眼睛就是由聖靈的力量所改 變才能看得到。因為我們的眼睛天生就像是盲目了一樣,只能看到一般的東西,對於那道光卻視而不見。這就是為何「門徒們被改變了,所以才看的到。」所以也才 有門徒的顯容,目的是為了要讓他們能被恩准用人類的肉身看到上帝的榮耀。

 

可以確定的是上帝以許多不同的形象存在,關於基督的顯容也一樣。剛開始時門徒看到基督的身體,並以為是太陽,然後雲 朵遮蓋住他們了。起初那道光非常微弱,所以他們才會看到一個影像,但當那道光越來越強烈的照耀著,變成一團強烈的白光後,他們就看不見了。的確,發光的雲 是上帝榮耀光明的顯現,連「神聖及永恆之光的來源,正義與真理的中心」的基督都給遮住了。

 

這是依賴上帝的恩慈及門徒本身的準備與能力。那道光雖然提供他們光線讓他們能看到,但當他們再要往裡面看的時候,那道光卻也同時讓他們無法看到,因為它的光亮遠超過他們眼睛所能接受的範圍。

 

基督的顯容發生在禱告時,路加福音中有描述到:「正禱告時,他的面容就改變了」(路加福音9章29節)

 

我們必須說明,基督並不需要靠祈禱來顯容,前面曾經說過,基督並不是經歷神化的過程,他是啟動了這個過程,他啟動了 顯容並顯現出來,如聖貴格利巴拿馬所說:「不用說,我們的主基督基督本身就擁有那道光芒」,但他要讓他的門徒看到,讓他們知道那道光是從何而來,要如何被 他們看見。藉此,基督要讓祂的門徒們知道,經由禱告,他們才有可能體驗這偉大的經驗及天啟。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禱告的價值,特別是不停止的純粹、誠心的禱告,藉由這樣的禱告,人們才有資格進入上帝的國度度並獲得永生。透過善行與禱告,當一個人達到誠心禱告的境界時,便能看到上帝及那些神秘的景象。

 

聖貴格利巴拿馬發現,上帝的榮耀在禱告時展現,是為了要告訴大家禱告是上帝賜福我們,讓我們看到祂的一個方法,也能 讓我們學到可以用擁有美德與像上帝一樣的心智來接近上帝,這樣的話,光明便會被喚起並浮現出來。所以我們所需要的只是美德,而美德正是聖靈的果實,是由我 們的潔淨齋戒及不停的祈禱所生。藉著這個方法我們才能達到與上帝的結合,這也是要能看到上帝的形象前的一個階段。
事實上,真正需要的是一顆純淨的心,除去所有侵入我們心中不潔的思想,再來要有心智的啟發,而這是由不斷的禱告來顯現。就這樣,這個人就可以見到上帝的形象。

 

聖貴格利巴拿馬,引用Chrysostom所說,說道:「他說,真正蠱惑人心的美麗,和天賜的及可喜的天性有關聯, 只能被心靈純潔的人看到。」上帝之美在於祂那永久自存的大能,那是上帝最根本的能量,並能被心智及思想純潔者所看見。聖父們訓誡我們,當人們獲得心靈的闡 釋與啟發,並能持之以恆的禱告,那麼這些禱告有一天就會不預期的轉為永久自存的那道光。

 

基督的身體似乎是永久自存的榮耀的來源,因為他的臉「像太陽一般的發亮」,同樣的,連門徒們的身體也都藉由聖靈的力 量改變了。在成為神的聖人之中,他們的身體也同樣的轉變了並且神化了。在轉變為神的過程中,肉身的功能會暫時停止,就像我們在摩西的例子中所看到的一樣, 他在西奈山上待了四十晝夜而絲毫不會想要進食或是睡覺。

 

人的靈魂與他的肉體是緊密連結的,所以成為神的過程也會傳送到肉體去,這一點可以從聖者的遺骸中看出。聖者獲恩准成為神時,他們的身體也獲得恩准,因此我們在聖者的遺骸上發現,所有身體的功能都暫停了。

 

聖貴格利巴拿馬在他另外一份分析中提出這項事實,他寫道:「即使是肉身也感受到這恩寵,及難以言喻的神秘流動在靈魂 之中」。不僅僅是身體發光了,從外面來看的人也看到了。然後他以摩西為例,摩西的臉散發出如此強的光芒以至於以色列人根本看不到他的臉,所以他帶了面紗, 這情形也同樣發生在首義殉道者Stephen的身上,他的臉看起來就像是天使的臉。

 

在the Sayings of the Desert Fathers書中,我們讀到某人是如何遇見Abba Silouan,「看到祂的臉和身體像天使一樣發光,他便跌倒在地」。

 

在基督的教誨裡,天堂的國度中義人如太陽般閃耀。基督說:「那時,義人在他的國裡,要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馬 太福音13章43節)門徒彼得也提到這件事,「日有日的榮光,月有月的榮光,星有星的榮光,這星和那星的榮光,也有分別」(哥林多人前書15章41節)。 這未來的榮耀是上帝的榮光的一部份,聖人已到了上帝的國,這一點從他們頭頂上環繞著的皇冠形狀的光圈可以發現。

 

聖父在談到天堂裡聖者的榮光時,作了非常有啟發性的分析。神學家聖貴格利巴拿馬說道:「對那些站穩腳步沒有沉淪的 人,在強光之外有較小的光在照耀著」。耶路撒冷的聖Cyril認為:上帝早就看出我們的不忠實,他把光放進在夏天時飛來飛去的螢火蟲裡。上帝可以造一部份 也可以造全部,他可以讓螢火蟲閃耀,就更可以給義人光耀。埃及的Macarios說明了光的國度:基督基督,正神秘的照亮我們的靈魂,祂掌控了聖人的靈 魂,隱藏於世人眼前,一直到祂的復活來臨。當身體本身能被上帝的光所覆蓋及榮耀時,那光便會一直在人的靈魂內,並與靈魂共治。

 

d) 衣服的明亮

 

除了臉及身體的光亮外,基督的衣服也一樣發亮,神聖的福音傳道者指出:「祂的衣服發亮,像雪一般非常的潔白,好似世上沒有任何東西能讓它變的更白了。」

 

聖貴格利巴拿馬對這一點也有解釋,他認為是相同的亮光讓我們所敬愛的基督的身體及衣服發亮,只是發亮的程度並不相 同。因為基督的身體是祂永久自存榮耀的來源,但他的衣服發亮卻是因為衣服和身體非常的靠近,所以才會有光。藉由顯容時衣服的發光,上帝對我們展示了祭服的 榮光是什麼樣子,也就是說當上帝的國度來臨時聖者要穿的衣服就會這樣發光;還有就是有罪的人要穿的衣服是什麼樣子,他們就如同亞當墮落時一樣,會赤裸著身 子並感到羞愧。

 

教父著作的教義中有一個眾所週知的觀念:永久自存的恩寵將去到人的靈魂裡並也將被傳送到身體裡,然後將要傳達到全世界。所以全世界將受到成為神的人所發出的有益的結果。因此就像人的墮落能延伸到全世界一樣,同樣的人的新生與神性化也一樣能延伸全世界。
聖貴格利巴拿馬依據聖經中所言來解釋為何基督的衣服會發亮而且出現白光。他認為在達到永生前,上帝的言語是有人性 的,而且在他之內帶著福音中所說的話。在福音中所說的話是純淨與清楚的,像珍珠一般的輝煌閃耀,就像基督的衣服一樣,是為造物主所啟發。福音這樣的清楚, 讓在神靈內看到神靈的東西的人,能明白福音所說,並以能配得上上帝的方法來解釋福音。但這個世紀沒有用臆測的人可以解釋福音中上帝所說的話,而當其他人解 釋福音時,他也不能夠了解。

 

聖貴格利巴拿馬認為有兩種智慧與兩種教育,我們必須從他這個角度來檢視這個主題。上帝的智慧是提供給成為神的先知、門徒和聖者的,所以這兩種智慧與兩種教育不會有混淆,沒有人能藉由理解力與感官的知覺來了解神靈,因為那是遠超過我們理智所能理解及文字所能表達的。

 

這種混淆是對神聖的事沒有經驗的人所提出。哲學家認為藉由邏輯他們可以了解超越理性及人類智慧所能理解的事情,在這 裡聖貴格利巴拿馬是指Barlaam,Akindynos和其他有相同想法的人的意見,因此他說:「讓我們避開這些不接受教義理論,卻提出相反理論的人 吧!」。這些異教徒常常自認他們只是使用這些文字,但事實上他們卻是讓自己把神的思想屏除了,對於這些異教徒我們應像躲避邪惡的蛇一樣的避開他們。

 

這段忠告記載在這位聖者的有關顯容日訓誡的最前面,而且和我們下面要討論的事有關。因為在他之前曾有人因 Barlaam的異教觀念而陷入混淆,所以他告誡大家要避開這些不承認父所說的話,而要靠自己的理解與臆測來解釋的人,因為只有有神性的人才能了解有神性 的人所說的話。他以這個告誡來譴責以臆測為基礎的神學,並建議應該要接受有實際經驗的人來談神學理論。

 

事實上以臆測為主的神學與正統的神學本來就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靠想像與臆測,而後者憑據的是經驗。

 

e) 摩西與以利亞

 

在台伯山上,我們看到了舊約中的先知摩西與以利亞,這兩位先知的出現和一個事實有關,那就是他們要預言基督,而且他 們是能親眼看見上帝說話,而不必透過肉身的人。因為根據聖者們的教誨,舊約中所有上帝的啟示都是上帝親自說出,是不透過肉身所傳達出來的。然而,有幾點指 出了先知們與基督的不同之處,這就像與新約與舊約聖經中的先知會有所不同一樣。

 

先知與基督身上存在著不同之處。先知的出現,是在祂的榮耀之下顯現。而基督不是經歷神化,祂確實是成為神;而相反的 先知則是經歷了成為神的神化過程,而不是開始了成為神的神化過程。上帝的話是永久自存的,而先知們的則不是,他們是接受上帝永久自存的榮耀與大能;基督生 來便是上帝之子,而先知則是因上帝的恩寵才成為上帝之子。

 

還有就是先知在他們一生中不必透過肉身就可以知道上帝的話,同時現在他們又可以看到神透過肉身所說的化,自然的,這就成為新約和舊約有關天啟的基本不同點。

 

摩西和以利亞兩人被恩准可以看到上帝的形象,而這必須透過他們的神性化,這神性化是短暫的,因為死亡的本體並未被克服。在台伯山上,祂身體的光,是因在自然法則下的肉身神性化了而發出,即使祂的身體是永久自存恩寵的起源,這個軀體對祂的門徒來說仍是外像的。

 

在新約中聖靈降臨節後的一段期間,成為神的人因神性化而被允許能看到那永久自存的光,而且因為他們已算是基督身體的 一部份了。他們要看到的光既不是非肉身化的,也不是上帝藉由肉身所傾灑的榮光,他們要看到的是基督的榮耀,因為他們已是基督身體的一部份。因此他們看到的 永久自存的光是由內而生的,也就是說,是透過自內而生的神性化,以及基督的聖體。

 

f) 天父的話

 

當在台伯山上時,忽然從雲裡傳出一個聲音說道:「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祂的。」聖貴格利巴拿馬對這件事做了不凡且激勵人心的分析。

 

首先,他認為這不只是單純的一個聲音,也不是這聲音本身的聲音讓門徒跌到地上。在另一個時間天堂有聲音出現,約翰描 繪了這個景象:基督正在向天父禱告,他說:「父啊,願你榮耀?的名!」然後從天堂傳出一個聲音說道:「我已榮耀了我的名,還要再榮耀。」(約翰福音12章 28節)聖貴格利巴拿馬說這個聲音是「所有的群眾都聽到了,而且沒有一個人跌倒」。而在台伯山上門徒們跌倒了是因為在那邊不只是有聲音傳出,同時伴隨著聲 音還有強光照耀著,因此聖父才會說他們跌倒在地,並不是因為聲音,而是因為對那道光忽然間出現的改變而感到驚訝。

 

因此這個聲音是上帝的景象,事實上就像聖父所說的,看到上帝及聽到上帝二者都是天啟。所有的這些經歷在發生後時被串聯起來,因此有時候聽到也可以是看到,而看到也可以算是聽到。

 

在天父的話裡告訴他我們要聽從祂的兒子。門徒必須聽從基督,因為祂就是上帝的話,是上帝的真子,天父在祂之內。如聖 貴格利巴拿馬所說,這個聲音告訴我們:所有舊約聖經中發生的事情,也就是犧牲奉獻、上帝的律法以及所採用的資料是不完整的,而且不是依據上帝先前的意旨, 也就是指他慈愛的意旨,而是依據上帝所作的讓步所寫。因此所有舊約中發生的事情,「主藉由他後來對我們的現身與顯現原諒了我們。」

 

g) 神性化的路程

 

描述基督顯容的整段文章和所有先前發生過的事件,幫助我們指出走向神性化的路,這同時也是看到永久自存之光的路。我們要試著把這段路分成幾個階段,就像在福音裡,以及和Archimandrite Sophrony在他未付印的訓誡中有關於基督顯容所分析的一樣。

 

在基督顯容之前,門徒彼得做了告解。基督問他的門徒們說:一般人對他有什麼看法?他們回答,有人以為他是以利亞,也 有人說他是耶利米,是洗禮者約翰或其他先知。然後基督問他們:那他們自己對基督的看法呢?他們回答:「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馬太福音16章16 節),然後基督就用顯容來證實了這一點。重點是,顯容是發生在基督承認祂不是人也不是先知,而是永生神的兒子之前。從聽到天父的聲音說道:「這是我的愛 子」的那一刻,台伯山上天啟最偉大的時刻就來臨了。

 

接下來就是一片寂靜,在聽到「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嚐到死味以前,必要看見上帝的國度,大有能力臨到。」之後,傳福音者立即繼續說:「自現在起,六天以後基督會帶著彼得、詹姆士以及約翰到山上去」。在這些談話及顯容過程中間,會有一個禮拜的靜止。

 

換言之,基督的顯容發生於祈禱時。分析這些資料,我們可以證明主在台伯山上的祈禱和祂在客西馬尼花園的祈禱有相似之 處。路加注意到:「忽然有摩西、以利亞兩人同基督說話,他們在榮光裡顯現,談論基督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將要成的事。」(路加福音9章30-31 節)。從他們討論基督的離開、受難日的事實,顯示了這次的禱告和他在客西馬尼花園的禱告有關聯,當然這個禱告是為全世界而祈禱的。然後基督用祂的愛圍繞全 世界,和祂的門徒,要讓他們對祂的信念更加堅定與一致。

 

這些事代表了神性化的路,基督的告解有其必要性,讓我們確定祂是唯一的救世主,在我們內心深處對基督不可動搖的信心 是讓我們能看到上帝的先決條件,接下來是靜止,努力謹守上帝的意旨,透過禁慾苦行的生活,淨化我們的心,洗滌邪惡的思想。透過我們的耐心、毅力以及對上帝 懷抱的希望,來為淨化而奮鬥。當然,人是在祈禱時能見到上帝,尤其是在為全世界祈禱時,也只有這種為全宇宙所作的禱告才能讓我們達到看見上帝的形像的心靈 之狀態。

 

聖貴格利巴拿馬在他對基督顯容的分析中指出這一點。我們已經知道永久自存的光告訴我們即將來臨的世界的不可思議,上 帝的國度即將來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必須承認基督是真天主,信念要堅定不移,服從已成為神,由上帝所出之聖父所說的話。要中止感官與話語,遵守安息 日的戒律,因為已進入了第七天,人的生命超越了言語,克服了邏輯的規則。然後就到了第八天,也就可以看到那道光,上帝的國度了。

 

4. 一般神學評論

 

當我們看過聖貴格利巴拿馬如何解釋這一段有關基督顯容的分析之後,我們也來看一看一般神學評論是如何解釋基督顯容這一部分。我們的確可以在之前分析的章節看到一些基本的神學觀點,但是我認為我們可以繼續延伸這些觀點。

 

a) 基督徒生活中神格化的目的

 

人是依照上帝的形象和相像之處而被創造出來的。在神聖的天父的教誨下,這種相像的地方就等於是人的神格化。因此,人的目標就是要達到神格化的境界。

 

但是在聖貴格利巴拿馬的定義之中,神格化並不是一種抽象的狀態,也不是一種智慧精心安排的想法和想像,也不是一種充 滿道德的生活,而是一種永久自存的光的景象。當一個人再達到了這無比光輝的境界時,他已經神格化了。這無比的光輝的景象,就是一個人「與神同在並神格 化」,「參與神並虔敬的交流」。在神格化的過程中,人會和神同在。聖貴格利巴拿馬很清楚地指出,「這光輝的沉思是一種結合……然而和這光輝結合不就是一種 景象嗎?」人目睹上帝的景象和神格化給予人最真實的知識和對神的了解。對神的了解和神學並不是推理發展的結果,而是超越智慧推理。這一切是超越人類所能看 到和了解的,當然,「這一切是優於智慧的光芒」。

 

因此,見證上帝顯容就是人的神格化,神格化就是與上帝同在,這樣的結合會帶給人神聖的知識,超越人一般的知識。

 

b) 見證上帝的程度

 

看見上帝的光也有幾種不同的程度。我們提出幾個初步的提示。但是我們要特別提出的是這種淨化的過程是無止盡的。就神學教義的觀點來看,停滯不前就是退步。

 

聖貴格利巴拿馬寫下以下觀點:「見證上帝顯容既開始也是在那開始之後,在黑暗中改變、淨化;但是這個過程是沒有 終點的,因為這是一個無止盡的過程,就像是陶醉在啟示當中一樣。」因此見證上帝顯容是沒有終點的,是一個無止盡的前進過程。因此,「照明的燈光是不同於看 見穩定的光線,而這兩者都和在光之中看見東西不同……」。

看見這永久自存的光有好幾個階段。會因為個人精神上的狀況和上帝的賜予而不同。感受上帝的淨化、啟發和神格化等會依照個人參與神恩典的程度的不同而變化。

 

c) 苦行的方法

 

像聖貴格利巴拿馬一樣的神聖的神父並不滿意提出靈修生活的目標,但是他們仍然指出了一條正確的方向。由此可看出他們的愛與仁慈。

 

唯一能夠讓我們達到神格化和見證神永久自存的光的方法就是苦行,也就是像基督一樣,也就是在基督裡。沒有人能夠 不用這個方法而以他自己創造的方法達到目標。但是令人感到難過又悲哀的是在現代有許多人談論人的神格化,人肉體的神格化,或神父的神格化,但是他們並沒有 提到要遵循什麼樣的方向和方法。這是一個根本的錯誤。因為,就像在所有的人文科學當中,如果沒有方法的話,就不會有結果,而東正教也是相同的。當宗教教義 沒有指出一個方向和方法時,一個苦行-安息的方法時,它無法引導人們到達最終的目的。這種宗教教義是不存在也是危險的。安息的方法直到今天在聖山上仍繼續 被沿用著。

 

我們將會簡單地談論這種苦行方法的幾個元素,而這亦是達成安息的元素。

 

首先,根據聖貴格利巴拿馬,很明顯地,精神上的淨化過程可以分為三個步驟:淨化心靈,啟發靈魂和神格化。淨化心 靈就是將它從所有邪惡的想法中釋放出來,將人從愉快和痛苦的束縛中釋放出來。啟發靈魂就是要不停地做到智慧的禱告,透過這樣的禱告,人才能驅除傲慢和健 忘,因此所以才能持續專注於上帝。而見證上帝就是人拋棄幻想,看見上帝。

 

其次,在人類努力淨化的過程當中,有一件事情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那就是要把靈魂和理智分開。由於墮入凡間,人 的靈魂變得和理智以及熱情一樣並且有助於理解理智及熱情。其實這兩種知識的中心是不同的,但是卻以平行的方式發揮其功能。若硬要分辨它們,則會造成靈魂的 黑暗和人的墮落。它們可以安息的方式,暫時將感覺和理智限制住,或者是培養理性的禱告並利用不停的禱告,或是靈魂和內心不停的禱告將這兩種知識分開。

 

第三就是過著神聖的修行生活,簡單地說就是人安息於上帝。意思就是靈魂是純淨的思想,它只有一個方法,就是不停禱告。在神父的教誨中,神聖的修行被稱為「思想的知識」。

 

第四,密集的努力也可以把人從想像中解救出來。這並不表示人就放棄想像,只是讓它不拿麼活躍而已。更進一步來說,幻想是靈魂的一個層次,是心靈的雙眼,但卻阻礙了人見證上帝的榮耀。

 

第五,基本的掙扎會對抗思想。思想是簡單又複合的。簡單的想法並不是罪惡,而複合式想法就是罪惡,而且會創造犯 罪的情況。這種複合式想法包括和人或事務相關的,或和情感有關的。這些想法會不斷發展,並且在達到熱情的狀態。所以會引誘犯罪,並使慾望、行動和熱情伴隨 它而來。這種熱情是靈魂不自然的運作。因此,節制和禱告能讓人避免掉這些想法和隨之而來的可怕結果。

 

第六,懺悔、告解及人所做的掙扎和有經驗的心靈導師,神父會改變這種熱情的狀況。人的精神生活不能沒有引導。我 們讚美上帝並且感謝那些在聖山上以及其他地方沉思的聖者和修士。他們追尋這種方法,他們是人和上帝感到欣慰事。我們非常感謝他們,因為他們讓我們知道了淨 化、靈化和神格化。

 

5. 結論

 

在基督的一生中顯容是一個重要的事件,對於那些信徒而言更是特別。它指出了精神生活的重要,讓我們明白我們存在的意義,指引我們該如何成為真正的人。

 

聖貴格利巴拿馬完成了兩篇有關將督顯容的訓道,最後的結尾都是勸戒人們。我將在以下的部分提出一些觀點。

 

在其中一段訓道中他敦促我們要用內在的眼睛去觀察這一個現象,這就是說基督承擔了我們的一切,並且永遠和那神聖的火 焰同在。為求了解這項恩賜,讓我們拋棄外在髮膚,那被踰矩和不服所包裹的外在;換句話說,就是我們「肉體和肉慾的想法」以及,「站在神聖的淨土上」,這些 就是我們?了美德所做的掙扎努力,並且提升自己更靠近上帝。當我們具備了這項勇氣之後,既然「上帝就在這光芒裡,讓我們也過去一同被照耀吧,讓我們永遠都 被這三位一體的光輝之榮耀照亮,這合而為一的光輝。」

 

所有不同意聖貴格利巴拿馬的人都深受Barlaam異端的想法所打動,並指出他們並不相信東正教教會。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