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受洗的那一刻,舊我死去,新我重生,你親身參與了耶穌基督的復活,成為全新的人。這新的生命,存在於「關係」之中。天父成為你的父親,信眾都是弟兄姊妹,永恆、天使、萬物、宇宙,都與你相互連結。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在神顯節,我講論了「水」對於東方人的意義。今天,我希望進一步談論「洗禮」(聖洗聖事)。

 

洗禮是神的偉大奧蹟,更新生命、使我們成為新造的人。洗禮是深奧的,了解洗禮的各個面向,是很重要的。接受洗禮,就是新生。父母生下我們時,並沒有徵詢我們的意願。因此,從某個觀點來看,我們被賦予了生命,不論我們願不願意。

 

受洗,是我們自己渴望的、是出於自由的。受洗,意指我不再只是被父母生下的、生物性(biological)的生命,倚靠生物性存在的生命已經死去。受洗是我決定再次重生,以一種新的方式。受洗後,教會就是我的母親。教會並非人們所認為的某種意識型態,其中混雜著文化、國族主義等等。教會就是耶穌基督的身體,就是我們的母親。教會的「頭」,就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

 

我們生物性的存在—人類,若要重生,必須先經過死亡。因為生物性的存在如果不先死去,那受洗之後,我們就會有兩個自我。「舊人」在受洗的聖水中死去了,如同耶穌基督所說:「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約翰福音3:5)。因著我的自由意志,我決定重生為「新人」。如何成就這事呢?

 

我來到教會,在聖洗聖事中,司祭將我按入聖水之中,聖靈臨到,將我銘刻、將我移植(operation)到教會的身體之中。受洗後,我創造了新的關係網絡。受洗前,我的父母,就是那給予我生物性存在的父母。受洗後,他們不再是我的父母,天父成為我真正的父親。這就是為何耶穌說:「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馬太福音23:9)。

 

當然,這不表示某人受洗後,他就得回家,對他不信基督的老父親說:「你不再是我真正的父親了。」並非如此,這樣會造成家庭衝突的。但這卻是真相。因此,受洗帶來極大的改變,本體論(ontological)的改變。在一瞬間,當我受洗,舊我死去,新我重生,我參與了耶穌基督的復活。新我不只與耶穌基督連結,而是與所有信徒連結。好像我有電線一樣,與每一位信徒相互連結,與教會所有的肢體相互連結。教會是一個身體,卻有許多肢體。

 

有些人以為洗禮是「私人的」儀式,這是非常大的錯誤。洗禮並不是私人儀式,而是整個社群的大事。教會有了一個新生命,我們有了一位新的弟兄姊妹,同在神的大家庭中。透過洗禮,教會這基督的身體,有了新的肢體。各位能否明白,這是多麽偉大的事?別以為這是私人儀式,覺得別人受洗,和我有什麼關係?當然有關係!如果我們讀誦 聖洗聖事的祈禱文,就能感受到洗禮的美麗,禱文訴說著奇妙的奧蹟,告訴我們洗禮的真義。

 

我們一起唱著:「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拉太書3:27),如同新袍,不只穿戴在外,而是裹著我們的內心,我們「裡面的人」(inner human being)。是誰為我們穿上這新袍呢?就是教會。不只是整個教會,也包括每一個實際參與洗禮的信眾,這就是為何領洗者會有教父或教母。教父教母實際上仿效司祭的行動:司祭祝福聖油,並由教父教母以聖油膏抹領洗者的身體;司祭祝福十架項鍊,然後由教父教母為領洗者佩戴十架項鍊。教父教母代表教會社群,代表所有信眾一起參與了洗禮。司祭開始了洗禮,但整個社群都參與在司祭的每個動作之中。

 

甚至整個宇宙都參與了洗禮的榮耀,藉著「水」而參與其中。因為這水,是祝福過的聖水,神的恩典(the garce of God)就在其中。在洗禮中,萬物都被更新。司祭多次祈禱:「求主賜福這水。」神,親自進入這水。這水。

 

「賜福於水」的意思為何?舉一個例子,會比給一個定義更容易了解。試著想像光芒在水中閃耀,光穿透了水,你無法將光與水分開。或想像加熱的水,因為你在水中放入某種灼熱的東西,熱能充滿了水,你無法將熱與水分開。或者你在水中倒入香水,你也無法將香味與水分開。

 

這就是神的恩典,某些人受洗時,真的會感受到神的恩典。在帖撒羅尼迦的一所修道院,有人想要受洗,他是個法國人,大約75歲。他想在一月份受洗,那時戶外下雪,神父告訴他:「我們會在室內為你施洗,並為你準備溫水。」戶外雖然有個受洗池,但早就結冰了。然而他堅持在戶外受洗,受洗那一刻,他感受到池裡的水如此溫暖、如此美好,但是觀禮者甚至以為他會被凍死。因著他的信心,神向他顯示奇蹟,讓他感受到神的恩典。

 

這對東方人來說,十分重要。因為華人敬拜自然,崇敬萬物。基督信仰祝福宇宙萬物,幫助宇宙克服朽壞,因此水真正變為聖潔(holy)。有人崇尚風水之道,但試著想像,如果這聖水成為「聖潔之道」呢?聖水之中結合著萬物與神的恩典,療癒了、更新了人的生命。聖靈也參與其中,聖靈與水,合作運行,成為真正的和諧(harmony)。這不是機械宇宙論、數學定理式的和諧,而是真正屬神的和諧(the real harmony of God),這和諧賦予人全新的生命。

 

不只如此,洗禮更是一扇門,使我們進入教會社群的新生命。因為領洗者的「舊我」死去了,「罪」也死去了,過去罪惡的生命已經死去。因此,洗禮也是為了寬恕罪過。寬恕,並不是如同律法主義那樣,宣告你被「無罪釋放」,並非如此。而是因為舊我已死,所有過犯,也與舊我一同死去了。全新的人(personality),在洗禮中,賜予領洗者。這新的生命,存在於「關係」之中,並且從神和教會的角度,來定義自我。而不是像過去那樣:「我就是我,我與你無關。」

 

在洗禮之後,天父成為我的父親,信眾都是弟兄姊妹,永恆、天使、萬物、宇宙,都與我相互連結。這是全新的人格(personality),「新人」將與萬物更深地整合,當這「新人」被賦予司祭職的那一刻、被賦予獻祭的恩賜(the gift to offer),好成為真正的、活躍的肢體,並且使教會整個身體也活躍起來。這就是聖膏聖事(堅振聖事,Chrismation),聖靈的臨到。我們以後再討論聖膏聖事。

 

洗禮是十分重要的,洗禮改變了我們存在的方式,那是本體論(ontological)的改變。這就是為何受洗一生只有一次,當然,前提是洗禮符合教會法典、教會法規。例如:由符合教會法規的司祭舉行,而不是由假的司祭舉行、不是由被停職的司祭舉行。領洗者是出於自願,而非被脅迫。嬰兒洗禮是例外,之前幾週我們已經講論過了。洗禮的施行,也必須符合教會法典,依序祈禱、祝福聖水等等。

 

這也是為何我們施行全身「浸水禮」,必須全身浸入水中。這是希臘原文的「受洗」之意,也是初代教會洗禮的方式。至於「點水禮」,並不符合教會法典。有時會破例,例如教會受到極權統治者壓迫,難以公開舉行浸水禮的時期,但如今已經不再使用點水禮了。甚至連羅馬天主教會,也逐漸恢復了浸水禮。因為浸水禮是正統的、傳承自初代教會的正確洗禮。

 

有些人感到震驚和憤慨,因為我在聖餐禮中舉行洗禮,針對此事我會詳加討論。洗禮就是聖餐禮的一部分,但令人難過的是,隨著屬靈生命的墮落、和其他許多歷史因素,洗禮逐漸地從聖餐禮中分離出來。洗禮會在聖誕節期、復活節期和神顯節期舉行,這是初代教會的傳承。這就是為何我們唱誦洗禮的詩歌:「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而不是平日的聖三誦:「聖哉上帝、聖哉全能者、聖哉永生者,憐憫我們。」

 

這是因為洗禮是在聖餐禮中舉行的。在許多東正教的神學院,也都教導學生應當在聖餐禮中舉行洗禮。我們的教會,就是在示範神學院所教導的:如何舉行符合正統、符合法典的洗禮。我解釋這些,是為了那些不了解這一點的信徒,他們想要以自己的意願行事,請稍微研讀一下神學吧!因為領洗者單單受洗,還不足夠,還未完成。領洗者還必須領受聖靈(聖膏聖事),並且領受聖餐:基督的聖體與寶血。七天之後,還必須舉行剪髮禮,並卸下受洗時穿上的白袍。但由於實際上難以等到七天之後,因此教會都在聖餐禮結束之時,就舉行剪髮禮。

 

我的講道就此結束,因為我想讓各位對洗禮的奧蹟有些概念,因為前天就是耶穌的受洗紀念日(神顯節)。未來,也許我們會更進一步討論洗禮。因為我們一定得清楚了解,好讓我們台灣的弟兄姊妹們,能夠更了解洗禮的奧秘。當然,我們也期盼有更多、更多、更多的洗禮,有成千上萬的人們來受洗。透過洗禮,在未來一同成為我們的弟兄姊妹、直到世世代代。

 

接下來我們舉行第二部分的聖祭禮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