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教會,不是因為想進天堂,也不是因為怕下地獄。我們應該渴求的,是合而為一:在聖餐禮中、在耶穌基督的身體裡,合而為一。這就是基督信仰的全部。我們領受聖餐,不只為了自己,也為了心愛的生者與亡者,因為神的恩典會藉著你,傳遞給身邊的人們,使他們也蒙受祝福。

 

 

【 主日讀經 約翰福音 17:1~13 】

 

耶穌說了這話,就舉目望天,說:父啊,時候到了,願你榮耀你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你;正如你曾賜給他權柄管理凡有血氣的,叫他將永生賜給你所賜給他的人。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

 

父啊,現在求你使我同你享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榮耀。你從世上賜給我的人,我已將你的名顯明與他們。他們本是你的,你將他們賜給我,他們也遵守了你的道。如今他們知道,凡你所賜給我的,都是從你那裡來的;因為你所賜給我的道,我已經賜給他們,他們也領受了,又確實知道,我是從你出來的,並且信你差了我來。

 

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卻為你所賜給我的人祈求,因他們本是你的。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並且我因他們得了榮耀。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裡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

 

我與他們同在的時候,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了他們,我也護衛了他們;其中除了那滅亡之子,沒有一個滅亡的,好叫經上的話得應驗。現在我往你那裡去,我還在世上說這話,是叫他們心裡充滿我的喜樂。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上週四(5月25日)我們慶祝耶穌升天節,但我們改天再討論耶穌升天的意義。這個主日(5月28日),是第一次大公會議眾教父的紀念慶典。為何教會要紀念歷代的眾教父呢?因為那就是對神學、對真理的紀念與慶祝,這也與我們今天誦讀的福音書相互呼應。

 

教會不是俱樂部,不是文化組織,也不是「好人」培訓所。教會是關於神的真理。歷代眾教父,特別是第一次大公會議的教父們,他們為耶穌基督犧牲生命,為了耶穌的真理而犧牲生命。他們的犧牲,不是出於宗教狂熱,而是因為沒有了真理,後代千萬信徒的生命,將大受打擊。教父們所處的時代,異端學說紛紛竄起。異端們並不承認「神的兒子」也是神,而只是次於神(聖父)的某種受造物。教父們為此犧牲生命,捍衛真理,宣示神的兒子也是神,而且與神(聖父)同等。若非如此,聖三一就不存在了。

 

當時的教父們捍衛「同質」(homoousios)的概念,意思是聖子與聖父「相同」(同一本質)。但異端卻將 “homoousios” 竄改為 “homoiousios” 。雖然只加了一個希臘文字母“i”,意思卻變成聖子與聖父「相似」。有人會說:「哎喔!管他相同還是相似,就讓神學家去吵就好,關我什麼事啊?我來教會聽聽聖樂,享受美好時光,祈禱冥想就好啦!」然而,這種想法既是自欺欺人,也是欺騙神。教會不是新興宗教,不是讓你獨自冥想和製造所謂「正能量」的地方。

 

相似或相同,雖然希臘原文字母僅有一字之差,神學意義卻有天壤之別。如果是「相似」,耶穌基督到底是不是神,就不重要了。我強調這一點,因為華人文化的思考,有一種「模糊化」的傾向,覺得「差不多」就好,但他們卻不明白,這會對信仰生命造成嚴重的後果。

 

教會是什麼呢?今天誦讀的福音書,是聖經中最深奧、最美麗的「大祭司的祈禱」,是耶穌基督的祈禱,是關於「合一」(unity):在耶穌基督裡合一的祈禱。教會並不是哲學社群,也不是新世紀靈性運動的冥想團體,而是在耶穌基督裡、在活生生的耶穌基督裡、在此時此地的耶穌基督裡,合而為一。耶穌基督就在此時此地,雖然我們無法看見祂。聖餐就是復活的耶穌親自的臨在(presence),而信眾們藉著領受聖餐,參與其中。這就是教會。這也是為何教會不能讓非東正教徒領受聖餐,也不能讓被逐出教會的信徒領受聖餐。

 

我再次強調,教會不是俱樂部,也不是一個需要窗明几淨、一塵不染的高級餐廳。在阿陀斯聖山(Mt. Athos)的教堂中,聖潔的司祭(神父)在老舊破敗、滿佈塵埃的教堂裡舉行聖餐禮,但是神仍真正臨在於聖餐之中。這也是令我萬分難過之處,因為這裡的信徒,總是跟我要求打掃教會,卻不向我請求舉辦查經班?

 

今天誦讀的福音書,是「大祭司的祈禱」,是耶穌基督在最後晚餐時的祈禱。最後的晚餐,並不只是悲傷,同時也是喜樂的,因此許多東正教信徒,會在自家餐廳擺放「最後晚餐」的聖像畫。在最後的晚餐中,耶穌基督設立了聖餐禮,而聖餐禮就是在慶祝復活、慶祝升天、慶祝耶穌基督第二次降臨。在聖餐禮中,耶穌基督臨在此時此地、活生生地臨在。當我們領受聖餐,是將「活生生的愛人」領受到我們裡面,而不是將「受盡折磨的死亡身體」領受到我們裡面。因此,我們應當歡喜地領受聖餐。

 

在大祭司的祈禱中,耶穌基督向聖父祈禱。祂的祈禱帶有權柄,因為祂是聖父出於終極的愛,被差派來到世界的。耶穌的祈禱,不是為了迴避將要發生的事,祂將要踏上十字架的道路。耶穌的祈禱,是為了榮耀,但這榮耀不是世人所想像的奉承和歡呼。耶穌基督首先榮耀祂的父,祂說:「父啊」,耶穌沒有喊神(聖父)的名字,因為即使是我們俗稱的「神」(上帝、天主),也是十分錯誤的,因為神是無法被稱呼的。那我們如何能認識神(聖父)呢?因著耶穌基督道成肉身、成為人。這是我們認識神(聖父)的唯一道路。如果神(聖子)沒有成為人,我們是無法認識神的。我們如何透過聖子認識聖父呢?聖子又為何稱呼神為父呢?

 

因此,最適合神的名字,並不是「神」(God),而是「父」(Father)。而父的名字,就是子。這就是神學的偉大之處,認識神為「父」,認識神為「子的父」。由於神是「父」,神是「子」,因此我們可以參與到這關係之中,成為神的「兒女」,而不是神的「僕人」。不是將神視為充滿權力的神性存在,然後透過祭拜祈禱或各種方式來「操縱」神,獲得自己想要的好處。而是了解到我們與神之間的親密關係,神格與人格之間的親密關係(personal relationship),那樣的親密關係是在團體、在社群之中建立和成形的。

 

耶穌基督是為了祂的整個門徒「團體」、「社群」而祈禱,而不是為了其中某一個人。我們認識父神,因為我們參與到父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身體之中。我們認識父神為「我們的父」,而不只是「我的父」。在主禱文(天主經)中,耶穌教導我們的第一句祈禱文,就是「『我們』在天上的父」,是「我們」,而不是「我」。父神是你的父,也是我的父;是眾人的父,也是敵人的父;是善人的父,也是惡人的父。

 

由於華人是家族取向的,是以家庭、家族為重心的,而父親往往是一家之主。當父親去世,遺族們也會同時紀念歷代祖先。這正是基督信仰與華人文化的契合之處,因為父神,就是我們最終極的父。我所說的並非異端,而是如同使徒保羅所說:「我們只有一位神,就是父,萬物都本於他」(哥林多前書8:6)、「天上地上的各(或譯:全)家,都是從他得名」(以弗所書3:15)。因此,神不是終極的權力。將神視為終極的權力,是受到西方哲學和律法主義的誤導,並不是聖經所宣揚的神。

 

但要留心,當我們稱呼神為「父」,並不代表神如同家族中欺壓弱小的那些惡劣父輩,那些父輩將自己當作權威、做盡惡事。那些父輩的專制獨裁,使得家族成員備受折磨。我們稱為「父」的神,絕非如此。

 

我們的父神,有一位「子」,而父出於愛,為了我們,差派祂的子來到世界。因此耶穌基督這段「大祭司的祈禱」,是最高境界的、愛的祈禱。這段祈禱也揭示了世界的目的、受造萬物的目的:合而為一。存在的方式,不是孤立的個體,而是合而為一。

 

許多人將聖經視為倫理道德的教導,但是,所有宗教,甚至無神論者,都有相似的教導。聖經啟示的,是存在的方式(the way of existence):合而為一的存在。在英文和中文聖經裡,合而為「一」的「一」不容易翻譯,因為在希臘文中,有三個不同的字表示「一」。一個是陽性,一個是陰性,一個是中性。此處的希臘原文“ἓν”是中性。但英文和中文的聖經翻譯都可能造成誤解,因為當耶穌說「合而為一」,意思不是所有人都變成一個人、變成只有一個位格,導致所有的個體性和獨特性都被吸收、被消解,這是印度教的「合一」,不是基督信仰的「合一」。

 

基督信仰的合一,是非常適合華人文化的。因為「存在」就是我和某人之間存在著關係,我和對方處於合一之中。因此,神向我們揭示了真實生命的道路:合而為一。這種合一不是獨裁式的,將其他人都當作沒有思想的物體,只能服從獨裁者的命令。這種合一不是政治的、不是國族主義的、不是文化意識型態的,也不是運動團隊或俱樂部式的合一。

 

基督信仰的合一,是如同「聖三一」的合一,是聖靈所賜與的合一,是真實的生命之道。這就是聖子道成肉身的原因:使我們合而為一,因為人類並沒有合一。我們一出生,就與他人在時間和空間上分離了。我是我,你是你,「他者」是與我無關的個體。但這是錯誤的,因為對神來說,神就是自己的「他者」(God is the other to Himself),神是聖父、聖子、聖靈,三個共存的位格(person),彼此交流同一本質(essence)。

 

因此,神降臨世界,是為了使我們合而為一。唯獨藉著聖三一,而非其他方式。只有一種方式,能夠合而為一:在耶穌基督的身體中合一。耶穌並不是說:「你們只要相信某個信念,這樣就夠了。」如同許多教派會說:「你只要相信耶穌是你個人的救主,就得救了!」不,絕非如此。我們合而為一,是當耶穌基督的聖體,成為我們存在的食物時。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合一。若非如此,就無法合一。

 

這樣的合一,也帶來宇宙的合一和祝福。這樣的合一,既不是冥想,也不是想像。基督信仰的合而為一,是最極致的境界。當我們合而為一,死亡就不存在,這就是真正的生命。生命不僅僅是心跳,這並非真正的生命。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翰福音14:6)。耶穌如何「就是」生命呢?就是在聖餐禮中,我們在祂裡面合而為一。這也就是聖三一的存在方式:共存共融。

 

有些人會說:「嗯,好吧!和耶穌基督合一,我還能免強忍受。因為我就是這個世界的中心,至少我能幫耶穌一個忙,讓祂與我合一。但是和其他人合一?我得救就好了啦!其他人,我才不想管他們咧!我到教會來是為了在神面前炫耀自己,至於其他人會怎麼樣,干我什麼事?」這種心態大有問題。

 

我們必須明白,合而為一,是在我們裡面承擔眾人。怎麼做呢?首先,參與聖餐禮,領受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我們領受聖餐,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心愛的人們,因為神的恩典會傳遞給周圍的人們。神的恩典會藉著你,傳遞給身邊的人,使他們也蒙受祝福。

 

另外一種方式,是祈禱,特別是心禱(the prayer of the heart):「主耶穌基督,憐憫我!」當我在修院時,我向屬靈父親St. Porphyrios求教:「為何禱文是憐憫『我』,而不是憐憫『他』、『她』或『某某某』呢?」他回答我:「你真是一無所知啊!當我們祈求『憐憫我』,『我』指的就是眾人、就是每一個人。」我們和其他人是合而為一的,在耶穌基督裡合一,這和新世紀靈性運動的冥想是不一樣的。聖餐禮的祈禱文,也是為了眾生祈禱。不只是為了自己祈禱,總是為了眾人的合一祈禱。因此,當我們真心想要將神的愛放射到周圍時,我們實踐心禱:「主耶穌基督,憐憫我!」而你心中明白,「我」就是每一個人,就是有情眾生,就是宇宙萬物。

 

耶穌基督在「大祭司的祈禱」中,祈求的就是「合而為一」,這就是基督信仰的全部。我的屬靈父親St. Porphyrios離世前的最後遺言,就是「合而為一」。我們來教會,不是因為想進天堂,也不是因為怕下地獄,我們不該關心這些。我們應該關心的,是合而為一,在耶穌基督的身體裡合而為一。這就是聖餐禮的核心,我們在聖餐禮中合一。我們到教會來,一同向神獻上麵包與酒,也獻上心中所愛的生者和亡者。

 

聖金口若望(St. John Chrysostom)的聖餐禱文中,司祭(神父)首先祈求:「派祢的聖靈臨到我們身上」。聖大巴西略(St. Basil the Great)的聖餐禱文,更清晰地祈求:「使我們合而為一。」在這之後,司祭才接著祈求聖靈將麵包與酒,改變為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因此,參與聖餐禮,和在基督裡合一,這兩件事是緊密相連、不可分割的。這就是生命,死亡已不存在。死亡就是分離,生命就是合一。

 

我們接著就要舉行聖餐禮的第二部分:聖祭禮儀(anaphora),全心全意參與,一同祈禱頌讚。當聖靈降臨,在心中祈求:「神啊!我們想要合而為一!」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