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此世的我們,應當專注於天上人間最偉大的神蹟:聖餐禮。在聖餐禮中,我們紀念所有的生者與亡者。因此,離世者的靈魂,也在此時此地,與我們一同慶祝聖餐禮。愛無法被隔絕,教會就是耶穌基督的身體,因此,在教會裡沒有死亡。當我們在聖餐禮中紀念亡者,他們的靈魂將會感到欣喜,因為他們感受到神的愛,和我們的愛。

 

 

【 路加福音 7:11~16 】

 

過了不多時(有古卷:次日),耶穌往一座城去,這城名叫拿因,他的門徒和極多的人與他同行。將近城門,有一個死人被擡出來。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他母親又是寡婦。有城裡的許多人同著寡婦送殯。

 

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他,對他說:不要哭!於是進前按著槓,擡的人就站住了。耶穌說: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那死人就坐起,並且說話。耶穌便把他交給他母親。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神,說: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又說:神眷顧了他的百姓!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的經文,是關於耶穌所行的一個偉大神蹟。耶穌遇見了一位寡婦和她死去兒子的出殯隊伍。這寡婦哭泣著,她失去了一切:之前是她的丈夫,現在是她的兒子。對當時的婦女來說,這是極度絕望的處境。因為婦女無法自行謀生,家中男性是唯一的經濟來源。當她先生和兒子相繼死去,她的生命也彷彿死去了。

 

耶穌遇見了這出殯的隊伍,耶穌深深地憐憫這寡婦。即使寡婦並沒有向耶穌祈求任何幫助,耶穌仍然為她施行了神蹟。許多時候,深刻的哀傷,就是一種祈禱。這寡婦的哀慟如此深刻,彷彿她已死去,這哀慟本身就是對神的強烈哭喊。當我們失去一切,陷入絕望,我們必須明白,神總是同在,神總是憐憫,神總是與我們一同受苦(compassion)。

 

耶穌主動對寡婦說:「不要哭」,因為他知道寡婦已經哀傷到難以言語。然後,耶穌觸碰了棺材的抬槓。觸碰棺材的動作,從當時的猶太律法來說,會使耶穌變得「不潔」。猶太律法之所以如此規定,是因為神想要讓人們明白,「死亡」就是終極的敵人。人們必須明白,「死亡」並非「自然」。神不曾創造「死亡」,神創造萬物的目的,並不是要讓萬物最終走向「死亡」。神創造的目的,是賦予永恆的生命,這生命就是在愛裡合一,永無止盡,與神合一。

 

在舊約律法中,神並未向猶太人解釋這些道理,因為當時的猶太人還無法明白。但是在新約時代,耶穌基督親自揭示「死亡」就是我們終極的敵人。更進一步,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間,並不是為了赦免我們的罪過,因為赦罪對神來說如此容易,只要神說一句話,就可赦免人的罪過,根本無須道成肉身。耶穌來到世間,是為了解救我們脫離死亡,藉著祂從死裡復活,藉著領受祂的聖體與寶血,賜與我們永恆的生命。

 

回到寡婦的場景,耶穌手按棺材的抬槓,將送殯隊伍停了下來。觸碰棺材的耶穌,就是生命的源頭,祂不可能被任何事物玷污,相反地,祂所觸碰的一切,都變得潔淨。耶穌並未望天祈禱,而是直接命令:「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因為耶穌本身就是「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有時他以神的本性行動,有時祂以人的本性行動。

 

偉大的神蹟發生了,少年人活了過來,耶穌將少年交給這寡婦。聖經沒有詳盡記載這情景,但我們可以想像,如果自己就是這位寡婦,會如何喜極而泣、會如何感謝耶穌。

 

請容許我分享自己的一些感想。有人會說:「是啊,耶穌那時是遇到了寡婦,是復活了她死去的兒子,但那又如何呢?有多少年輕人、多少兒童,在千年的歷史中,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死去了?」事實上,教會每天舉行聖餐禮,並且在聖餐禮中為罹患癌症的人們祈禱,其中也有許多年輕人,甚至有年僅三歲、五歲的兒童。有人會質問:「那又如何呢?耶穌現在在哪兒呢?為何祂不醫治我年輕的丈夫?為何祂不醫治我可憐的孩子呢?」

 

這是神的奧祕,對我來說,難以回答,而我知道的解釋是:在初代教會、使徒時期,確實經常發生許多神蹟。但隨著時間遞嬗,神蹟也愈來愈少。這不是因為神不再施行神蹟,而是因為神蹟已不再如同以往那樣的「必要」。

 

耶穌在世間時,行各種神蹟,是為了顯明祂就是律法和先知所預言、所等待的那一位。當時許多人看見了神蹟,就信了耶穌。但多年之後,就不再需要那樣「明顯的」神蹟,來使人們相信。因為神並不想要以神蹟來迫使我們相信祂的力量、或者使我們對祂的力量「印象深刻」,祂不希望我們跟隨祂的原因,是因為這種力量的顯現。神希望我們出於自由地相信祂、跟隨祂,無所期待,也沒有討價還價。

 

請記得,當我們遭逢「死亡」,不論是身體的死、關係的死、夢想的死,耶穌都與我們同在。你也許會問:「神為什麼不立刻幫助我呢?」對我來說,這同樣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而我知道的解釋是:耶穌基督向我們揭示祂就是生命,生命就是與基督同活(to live with Him)。我們當然可以向祂祈禱,甚至祈求神蹟,但是當神蹟沒有發生,並不表示一切就結束了。

 

神蹟會發生在每個人身上,不只是發生在寡婦死去的兒子身上,也會發生在每個人身上,那就是全人類在末世的復活。寡婦的兒子,年老之後仍然死了;另一位被復活的拉撒路(參閱約翰福音第11章),年老之後也死了。然而,耶穌對我們說:「我知道你的丈夫、你的孩子、你所愛的人死去了。但是,請等一等,等待所有那些受苦的人們。在末世之時,我會再來。」那時,耶穌將會使所有人復活,復活的肉身將會變得完美,不再飢渴、不再腐朽,充滿神的光和愛。因此,我們現在能夠活在盼望中。

 

不只如此,活在此世的我們,也能參與另一個神蹟,天上人間,沒有比這神蹟更偉大的,那就是聖餐禮。在聖餐禮中,麵包與酒成為耶穌的聖體與寶血,成為我們生命的食糧、生命的源頭。生命不是心臟的跳動,而是與神合一,並且藉著與神合一,也與所有人合而為一。如果我們默想聖餐禮的神蹟,我們將會以不同的角度看待生命,我們將會了解我們摯愛的人,並沒有完全消失、並沒有完全死去。他們的靈魂仍然活著,如同聖經所說:「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馬書8:38, 39)

 

神怎麼可能使祂所愛的生命,歸於無有呢?正是神的愛,使人的靈魂繼續活著。柏拉圖式的靈魂觀點,在教會裡毫無立足之地。當人們死亡,靈魂與肉身分離,如同一個器皿,碎成兩半。然而,神的愛不容許我們歸於無有,使我們的靈魂繼續活著。活著的靈魂,也保有自我的意識。這樣的靈魂,仍然能夠接收和回應神的愛。而那曾死去的肉身,也將在末世之時,復活為榮耀的身體,再次與靈魂結合。

 

然而,活在此世的我們,應當專注於天上人間最偉大的神蹟:聖餐禮。在聖餐禮中,我們紀念所有的生者與亡者。因此,那些離世者的靈魂,也在這裡,與我們一同慶祝聖餐禮。愛無法被隔絕,而教會就是耶穌基督的身體,因此,在教會裡沒有死亡。當我們在聖餐禮中紀念亡者,他們的靈魂會感到欣喜,因為他們能感受到神的愛,和我們的愛。

 

因此,耶穌並不只關心這可憐的寡婦,耶穌並沒有忘了我們。此外,死亡也不只是身體的死亡,還有愛的死亡、心的死亡,和仇恨帶來的死亡。還記得嗎?建造人類史上第一座城市的該隱,就是人類史上第一個殺人兇手,而他所殺的,正是自己的親兄弟亞伯。人類的文明,是建立在流血的殺戮之上。基督在十架上,承擔了所有人類的苦痛,從亙古直到世界的末了。因此,我們並不孤單,即使痛苦如此難以承受。

 

領受聖餐,就是將生命的源頭,領受到我們裡面。接受愛,給予愛。領受聖餐,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將神的愛,傳送給每一個需要的人。

 

我們教會已經每天舉行聖餐禮,超過一年以上了。在這裡,我要感謝聖像畫家于涓(聖名 Pelagia),因為她的同在,身為神父的我,才能每天舉行聖餐禮。東正教的神父,如果沒有信徒同在,是不能獨自舉行聖餐禮的。今天就是Pelagia的聖名日,也請各位在聖餐禮中為她祈禱。請心懷感謝,因為教會每天都在聖餐禮中為你們祈禱,這是世上最盛大、最深奧的祈禱。願神祝福Pelagia。

 

接下來,我們繼續聖餐禮的第二部分:聖祭禮儀。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