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遇見耶穌基督,就無須再感到羞愧,一切都得到醫治。痛苦成為深奧的契機,為我們敞開充滿愛的新生命。

 

 

【 主日讀經 約翰福音4:5~42 】(新譯本)

 

於是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座城,名叫敘加;這城靠近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那塊地。在那裡有雅各井。耶穌因為旅途疲倦了,就坐在井旁;那時大約正午。有一個撒瑪利亞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給我水喝。”那時,他的門徒都進城買食物去了。

 

撒瑪利亞婦人對耶穌說:“你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不相往來。)耶穌回答她:“你若知道 神的恩賜,和對你說‘請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已求他,他也必早把活水賜給你了。”

 

婦人說:“先生,你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先雅各把這口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子孫以及牲畜都喝這井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湧流的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使我不渴,也不用來這裡打水。”

 

耶穌說:“你去,叫你的丈夫,然後回到這裡來。”婦人對他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以前有五個丈夫,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說這話是真的。”

 

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先在這山上敬拜 神,而你們卻說,敬拜的地方必須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你應當信我,時候將到,那時你們敬拜父,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敬拜你們所不知道的,我們卻敬拜我們所知道的,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然而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那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人;因為父在尋找這樣敬拜他的人。神是靈,敬拜他的必須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他。”婦人說:“我知道那稱為基督的彌賽亞要來;他來了,要把一切都告訴我們。”耶穌說:“我這現在跟你說話的就是他。”

 

正在這時候,門徒回來了,見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就很希奇;但是沒有人問:“你要甚麼?”或說:“你為甚麼跟她說話?”那婦人撇下了她的水罐,進到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看一個人,他把我所作的一切都說出來,難道這人就是基督嗎?”眾人就出城,往耶穌那裡去。(編按:以下省略31~38節)

 

因著那婦人作見證的話:“他把我所作的一切都說出來了”,那城裡就有許多撒瑪利亞人信了耶穌。於是他們來到耶穌那裡,求他和他們同住,耶穌就在那裡住了兩天。因著耶穌的話,信他的人就更多了。他們就對那婦人說:“現在我們信,不再是因為你的話,而是因為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位真是世人的救主。”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福音書記載的,是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的相遇與對話。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都是各自社群中的「代罪羔羊」和「邊緣人」。耶穌被猶太社群和法利賽人所厭棄,而撒瑪利亞婦人呢?

 

她在炎熱的中午來井邊打水,不像一般的婦人都是清晨來打水。因為她不想被人指指點點:她已經有過五個丈夫,她其實是個愛的失敗者。愛情是人類最美的情感,她卻在其中不斷挫敗。因此她感到羞恥,別的婦人也不願和她交朋友,她的名聲早已敗壞。

 

而耶穌選擇在炎熱中午的井邊,與撒瑪利亞婦人相遇。耶穌渴了,想喝點水。這不只是因為耶穌是完全的人,會感到口渴,也因為耶穌要藉此向人們揭示神的愛。

 

撒瑪利亞婦人是為了日常的需要,來井邊打水。耶穌首先打破兩人之間的沈默,向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正常來說,猶太人是不屑與撒瑪利亞人說話的。更踰矩的是,身為猶太拉比(導師)的耶穌,依照律法,甚至不能在公開場合,與自己族群的猶太婦女說話,這會有辱拉比的尊貴身份。

 

因此,耶穌打破了所有的社會限制,耶穌總是先踏出第一步。耶穌開口要水喝,使撒瑪利亞婦人非常驚訝。接受他人愛的一小步,其實並不容易。大學時代,我曾經如此嘗試過,結果對方幾乎想殺了我。

 

耶穌對撒瑪利亞婦人說:「請給我水喝」,婦人回答:「你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一開始,婦人似乎有些反感。耶穌繼續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請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已求他,他也必早把活水賜給你了。」活水,希臘原文是指「活生生的水」(the living water)。婦人不明白「活水」這深奧的概念,她回答耶穌:「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活水是活生生的水,是有生命的水,但婦人也許只能理解為「新鮮的水」。

 

婦人接著說:「我們的祖先雅各把這口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子孫以及牲畜都喝這井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她感到困惑,並試著挑戰耶穌。耶穌繼續向她揭示活水的真義:「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湧流的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感到更困惑了,而她也很直接地向耶穌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使我不渴,也不用來這裡打水。」耶穌在心理上更往前推進一步,說道:「你去,叫你的丈夫,然後回到這裡來。」

 

為何耶穌要這麼說呢?因為神的恩典絕非「個人式」的,神的恩典不只賜予你一個人,也賜予你所愛的人們:你的配偶、你的孩子、你的親友等等,因為我們從來不是獨自一人活著的。我們必須謹記,即使全家只有你一人領受了聖餐,神的恩典仍會透過你,臨到你所愛的人們。

 

耶穌這麼說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婦人心中有一種無法滿足的渴求:對真愛的渴求。她不斷經歷愛的失敗,成為失敗的妻子、失敗的愛人。

 

因此,耶穌透過這兩個原因,來使婦人明白,她將如何領受活水,這活水將從我們裡面湧出,使一切變得圓滿。

 

但是當耶穌觸碰到婦人內在的傷口時,婦人撒了謊:「我沒有丈夫。」也許這不是有意的謊言,她只是試圖掩飾自己生命的悲劇。耶穌卻很有禮貌地、毫不控訴地回應她。耶穌絲毫沒有譴責她、或說她是個騙子、是個罪人。耶穌只是溫柔地向她揭示她生命的真相,那真相也許是婦人之前從未面對的。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以前有五個丈夫,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說這話是真的。」

 

雖然猶太律法允許再嫁,但也僅止於三次,不可再有下一次了。因此,對猶太人來說,這位撒瑪利亞婦人是名聲敗壞、備受羞辱的。這也就是為何婦人只在炎熱的中午來打水。但耶穌絲毫沒有譴責她,因為耶穌知道她經歷無數愛的失敗,她深切渴求生命的活水。

 

也許這是生命中,第一次有人向婦人揭示了她的真相。但這樣的揭示,卻毫無譴責之意,使她充滿安全感,使她感受到神的臨在。神的臨在,引領婦人的生命,走向另一個階段。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先在這山上敬拜 神,而你們卻說,敬拜的地方必須在耶路撒冷。」婦人的問題,從如何找到真愛,轉向如何向神祈禱、如何靠近神—愛的泉源。

 

耶穌對她說:「時候將到,那時你們敬拜父,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敬拜你們所不知道的,我們卻敬拜我們所知道的,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然而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那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人;因為父在尋找這樣敬拜他的人。神是靈,敬拜他的必須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他。

 

耶穌的回答十分深奧,為何要「靠著聖靈」敬拜神呢?當耶穌說:「神是靈」,意思是「神」無法以任何人類的概念來描述和理解。神無法被描述,例如:全能的、巨大的等等,不,神無法被描述。我們無法描述「神是什麼」(What is God),但我們可以描述「神如何存在」(How is God):神就是生命的共存(co-existence),就是聖父、聖子、聖靈的共存,就是完美的愛。

 

而我們必須以靈性和真實的方式來敬拜神。什麼是靈性的方式?如同神是聖三一、是合一、是共融(communion),因此,我們也應在共融之中敬拜神,在聖餐之中敬拜神,也就是我們現在所做的。此時此地,我們舉行聖餐禮,使教會成為耶穌基督的身體,神則使祭品(麵包與酒)成為耶穌的聖體與寶血。領受聖餐使我們合而為一,成為真正的家人,而神也成為我們生命的泉源。

 

撒瑪利亞婦人如此驚訝,她的心被觸動了,卻仍無法真正明白。然而,療癒已經開始。婦人說:「我知道那稱為基督的彌賽亞要來;他來了,要把一切都告訴我們。」耶穌就在此,揭示了自己彌賽亞的身份,祂簡單地、謙卑地說:「我這現在跟你說話的就是他。」在聖經中,耶穌曾經向誰這樣直接、明白地說過:「我就是」呢?只有對這位撒瑪利亞婦人。耶穌甚至不曾向自己的門徒們直接說:「我就是彌賽亞。」

 

當婦人聽見這話,她的心敞開了,她相信了、接受了、並且完全地療癒了,生命的活水,已經從她裡面湧出了。她所缺失的愛,如今已被活水完完全全地充滿了。自然而然地,婦人的下一步,就是宣揚和分享。從一位只關心自己的人,剎那間轉變為充滿愛和分享的人。

 

今日有許多基督徒會問:「你(個人)得救了嗎?」但是,如果我們不與弟兄姐妹分享、不與眾人分享神的愛,沒有人可以自己單獨得救的。撒瑪利亞婦人拋下一切的打水用具,滿懷著生命的活水,跑回自己的村莊,與村人們分享這巨大的發現,她喊著:「你們來,看看一個人,他把我所作的一切都說出來,難道這人就是基督嗎?」 她公開承認了自己羞辱的過去,但她不再覺得羞愧了。她感覺到自己這麼做,將能夠說服每個認識她的人。她過去的羞辱,如今成為療癒;她過去的羞恥,如今成為宣揚神的愛的器皿。

 

當我們遇見耶穌基督,就無須再感到羞愧,一切都得到醫治。痛苦成為深奧的契機,為我們敞開充滿愛的新生命。

 

村人們相信了婦人的話,全都跑去找耶穌。他們請求耶穌留在村裡幾天,耶穌答應了,停留了兩天。在教會的相關記載中,撒瑪利亞婦人改了名字,名叫Photini,希臘文的含義是充滿光明。她的四個孩子,名字也都與「光」有關。在基督升天之後,她成為宣教士,與她的孩子們一同廣傳福音。最終,她們都成為殉道者。迫害者們在她面前一一殺了四個孩子,最後再殺了她。

 

等一會,當我們舉行聖餐禮的第二部分「聖祭禮儀」(anaphora),我們將會擁有活水,那就是耶穌基督。聖餐,超越一切,成為我們裡面的生命。請好好默想,我們為何來到教會,而我們所領受的又是什麼。我們領受了生命的食糧,活生生的食糧。

 

我們繼續舉行聖餐禮。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門。

 

神父講道影片 (33:40 ~ 1:01:05)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