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St. Porphyrios: 祈禱,就是去親近神以愛創造的萬物 On Creation: Prayer is to approach everything made by God with love.
祈禱,就是去親近一切上帝用愛創造的事物,與萬物和諧共處,甚至是荒蕪的大自然。這也是我極為渴望也企圖想做的事。仔細聽!我將告訴你一些這方面的事情。

St. Porphyrios: 祈禱,就是去親近神以愛創造的萬物 On Creation: Prayer is to approach everything made by God with love.

祈禱,就是去親近一切上帝用愛創造的事物,與萬物和諧共處,甚至是荒蕪的大自然。這也是我極為渴望也企圖想做的事。仔細聽!我將告訴你一些這方面的事情。

 

 

祈禱,就是去親近一切上帝用愛創造的事物,與萬物和諧共處,甚至是荒蕪的大自然。這也是我極為渴望也企圖想做的事。仔細聽!我將告訴你一些這方面的事情。

 

沒多久以前,有人送我一隻鸚鵡。最初幾天,牠非常難以管教,充滿野性,根本無法靠近。牠隨時隨地都準備用牠的 嘴把你的手給啄開。我想要藉由祈禱,藉由上帝的恩典來馴服牠。當牠待在籠子裡時,我不斷的念誦:「主,耶穌基督,求祢憐憫我。」有時輕聲,有時放聲,並用 一隻小樹枝輕輕碰觸牠的背。我小心的重覆三次,並在當天晚上再做一次,隔天亦然。幾天之後,我輕輕的用小樹枝放在牠的頭上,並再一次念誦:「主,耶穌基 督,求祢憐憫我。」我總是很小心的避免激起牠的攻擊性。每次這麼做時,都不會維持很久。又過了一段時日,我把小樹枝放在牠的頭上,輕輕的滑到牠的背、牠的 尾巴。直到我發現牠並沒有任何反應時,我開始把小樹枝放在他的脖子下,輕輕撫摸牠的胸膛,我將力道控制得非常輕盈,小心不去刺激到牠;每次這麼做時,我一 定會同時念誦禱文。又過了一段時間,我提起勇氣,把小樹枝放在一旁,拿起鉛筆,進行同樣的動作。最後,我把鉛筆也丟到一旁,而使用我的手。現在,這隻鳥已 經和我養成親密的關係,所以我會把牠放出籠子,放在我的肩上。當我坐下吃飯時,牠也會飛過來和我一同進食。我會給牠一個小蘋果,牠會跑到我身邊再開動。很 不幸地,最後我們失去了牠,有一天,一個神父和一群小朋友跑來這裡,小朋友打開籠子,牠就飛走了。

 

沒多久之後,又有人送我一隻鸚鵡 —- 這是我們現在養的這一隻。起初,牠一樣充滿了野性,就像第一隻鸚鵡那樣。同樣地,藉著祈禱與溫柔,我馴服了 牠。牠漸漸開始說一些不一樣的字,嗄嗄的叫出名字,牠會飛出籠子,落到我肩上,和我一同進食。牠的籠子有個門閂,當牠飛出來時,我就把門閂給閂上,牠就停 在籠子的上面。當我希望牠回到籠子裡時,就向牠打一個暗號,示意牠該回去了,牠就會飛下來,打開門閂,跑進去。然而,牠非常自大,總是希望引起注意,希望 你能對牠說些甜美的話,而不是忽略牠。特別是牠的嫉妒心,牠不希望你和其他人交談,或是愛任何其他的人,否則,牠就會暴怒。現在,我們已經成為非常要好的 朋友,牠不但學會了一些字和名字,牠更學會了這段禱文:「主,耶穌基督,求祢憐憫我。」牠還會說:「喔!誕神女,童貞女,萬福瑪利亞,妳充滿聖寵,主與你 同在。」,「神是至善。」而且,牠還知道怎麼唱頌:「求主憐憫」等等其他文句。 現在,我想要做的是馴服一隻老鷹。我在Evia(中譯註:愛菲亞島,位在希臘半島的右岸沿線)的北部找到牠,那與我要停靠休息的地方很近。我找到一個地 點,將之命名為:「鷹巢」,我這樣稱呼它不是沒有道理的,要爬上那兒相當困難,它非常陡峭,而且從那兒向下看,就能看到愛琴海。天氣好的時候,甚至可以從 那裡看到「聖山」。

 

有一次,我看到一隻老鷹展開雙翅,大概有兩公尺半。多麼美好的盛宴。牠在我們上空,靜靜盤旋,完全沒有揮動翅 膀。我有一個打算:就如同我馴服鸚鵡一樣,我要馴服這隻老鷹。我深信在上帝的幫助之下,能夠與這隻老鷹變成好朋友。我們將以神聖的方法來完成這個任務。鳥 類一樣喜愛上帝的道路,一樣會祈禱。當你念頌禱文時,牠們會非常的歡喜。當然,老鷹也喜歡肉。

 

我的計畫是,在大清早,和另外兩位朋友,一起爬上去。首先,我們祈禱,然後放聲念頌早禱的聖詠。然後,我們唱 頌聖詩 —- 頌讚和其他的詩。同時,我們也會點香。唱頌詩篇和香的氣味伴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香有一種令人鎮定的氣味。我還會帶一長片的乾木,約有一公尺半,並敲打 simantron(以槌子敲打音響板的樂器),就像在修道院裡頌讀禱文那樣。我也會經常大叫:「Jooohn!Jooohn!」這是我將送給牠的名字。 我們也會食用一些隨身攜帶的烤肉,並且一點一點的將它留在那邊的石頭上,然後退到兩百公尺外的地方。從這個距離,我可以看到牠,而且可以念頌禱文:「主, 耶穌基督,求祢憐憫我。」沒多久之後,這隻老鷹才沒有懷心的飛下來吃這些肉。

 

接下來的日子,我同樣這麼做。這隻老鷹會在上方盤旋,只要我們結束晨禱的程序,牠就會飛下來吃這些肉,幾次之 後,這隻老鷹就是我們的了。每當我們敲打simantron,牠就會飛下來吃這些肉。我要一步一步的馴服牠,然後接近牠、捉住牠。當然,牠極有可能把我捏 成餡餅,即使牠沒有邪惡的企圖,牠仍是擁有巨大爪子的野獸,動物中的怪物。但是,有一個方法,我將帶著聖徒Gerasimos的手杖,用手杖輕輕的碰觸牠 的背兩次,同時唸誦我要給牠的名字:「Joohn! Joohn!」這隻老鷹是神學家聖若望(Saint John the Theologian)的象徵。隔天,只要牠過來吃肉時,我都會用手杖,輕撫牠的背三次。再隔天,四次、五次。然後輕撫牠的喉嚨,然後從牠的頭,輕輕的撫 摸到尾巴為止。再隔天,從牠的嘴摸到胸膛。我會一直做,直到我們成為朋友為止。然後,我會用我的手,輕輕摸牠的頭、翅膀、背,去做一切之前我用手杖做過的 事。但是,我仍然要非常小心,因為牠帶有高度危險性,一旦牠的爪子開始攻擊,就會將你一塊塊撕裂,牠的爪子就像由鋼鐵打造而成,即使你只散發一點肉味,牠 也會抓傷你。然而,老鷹是一種活動力強又聰明的動物,是名副其實的王,如果我們這樣做,就會真正見到上帝的聖寵和天恩。

 

讓我再告訴你一些事。

 

有一次,有一個女子帶著她的羊群,從Evia北邊來找我,希望我能為她的羊群唸誦一段禱文,因為她的羊群不太 聽話。我彎下身來,不需藉助於她,羊群自動向我這兒靠近。我敞開雙臂,唸誦一段禱文,牠們通通向我靠過來,抬起頭望著我。有一隻公山羊靠得特別的近,低下 來,親吻了我的手,牠希望我能夠摸摸牠。我摸了摸牠,牠感到非常快樂。牠們圍繞著我,擠成一堆,看著我的臉,我為牠們祝福。我邊讀邊創作了一段禱文。

 

又有一次,我們飼養一隻狗,每當牠從外面看到我的時候,就會跑過來親親我的手。我的手佈滿了口水,為了怕被我罵,牠就跑走了。

 

註:本文選自 Wounded By Love: The Life and Wisdom of Elder Porphyrios一書,頁數220-222,聖生命之泉女修道院(the Holy Convent of Chrysopigi)的修女們,根據筆記、錄音、影像紀錄等歷史檔案編輯而成。在隱修院院長Theoxeni修女的祝福中,和出版者的同意之下發表於此。

 

 

siaoliang

×
Show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