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與救贖   The “Road” and Salvation

 

在這個兼容各種宗教的社會環境中,我們常常要面對身邊的「非正統基督徒」和「異教徒」。在面對他們的時候,我們很難不去思考,神對他們的用意是什麼?他們在那樣的「信仰」中,會有怎樣的未來?往往,我們會為他們焦慮不安或傷心流淚,也會為了他們的救贖而祈禱,甚至,我們會向我們的神(也是全人類的神)提出心中的困惑。

 

剛好,我也是深陷於這種苦惱的人之一。儘管,我是個正教徒,然而,我身邊的好朋友們,卻信仰著各式各樣的教義,有些宗教思想甚至來自於世界各個角落,其中還包括很極端的思想。因為,我把每一個在尋求神的人都看成我的朋友,甚至是那些熱衷於追求自己的存在意義的「無神論者」。因此,對我來說,他們都是在「成為神的肖像」的道路上一同努力的伴侶和摯友。對我而言,只有在面對一些完全不在乎生命意義的朋友時,我才會感覺自己難以與他們建立友誼,即使他們是我的家庭成員也是如此。根據上主在聖經中的教導,那些追尋生命意義的人,都是我「摯愛的弟兄姊妹」,也是我的父母、孩子和摯友,他們都是我靈性旅程上的伴侶,也是在通往上帝和救贖的「道路」上的偉大探險家。

 

正如各位所知道的,我之所以稱之為一條「道路」,原因在於,聖經的教導將基督教的信仰看作一條「道路」。既然是一條「道路」,就會有一個起點和目的地,還有連接兩個點的中間過程。如果一個人只是原地站立著不動,就不能算是「走在一條道路上」,而只能算是「待在某一個地點」。因此,基督教信仰的「道路」有其「目的地」,而這個「目的地」就是所謂的「成為神的肖像」,而這段旅程是漫長而艱辛的。在這條道路上,有些人還在起點上,有些人超前了一些,甚至遠遠地超前。有些人的步伐快速,有些人則緩慢前行。有些人向前探索了一會兒,就掉頭往回走,也有一些人漫不經心的四處走動,在途中迷失了方向… 儘管如此,我們每個人,決意要在心中建立起深刻的神-人關係時,就走上了相同的道路,或者說,至少我們都有同樣的心願,就是想要看看在道路的終點究竟有些什麼。有些人認為自己「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事實上他們只是一起迷失了目標,從此不再「行走在這一條道路上」。

 

行走在這條道路上的人,如果落後別人越多,就會對於自己的目的地越困惑。在那些剛起步的人心中,「天國」的概念就如同被陰影籠罩一般隱晦不明,但是,當他們越來越前進時,就會慢慢對「天國」有一個更具體的「圖像式」的理解。這條道路上的每個人都是不完美的,有些人的缺陷很多,有些人則較少。我們都是不斷努力學習、修正缺失的「學生」,隨著歲月的流逝,越來越深入的探究我們所渴望的目標。它是亙古不朽的,散發著豐盈的光芒。那些已經努力了一段時間,正在半途中的人,儘管還是有些缺失需要改正,但是,他們已經開始留意到,空間中遍佈著「神視」(Sight),他們也將瞭解,與神「面對面」是什麼意義。他們共同的經驗是,自己很難向別人描述眼中和心中所見之一切,就算是用比喻或寓言的方式勾勒出一個模糊的輪廓都很困難,更不用說要具體描述了。因此,他們用了「地獄之火」、「證悟之光」或「死亡永劫」等…詞語來形容。這些詞語對永恆事物的描述,只能算是給予人們鳳毛麟角的有限理解。那些剛起步的人,不該將這些模糊的形容詞當作教導。我們可以想見,如果其中一人把這些形容詞轉述給同伴們聽,之後又一傳十、十傳百,這樣的做法,就很像孩子們在遊戲中排成一列,拿著紙聽筒互相傳話,造成許多荒謬的傳言與誤解。

 

在這條道路上,有些起步不久的人,甚至對未來的「永恆」還不曾有絲毫體會,就試著以自己片面的經驗來詮釋「地獄」、「證悟」、「救贖」、「永劫」…等概念。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看法與那些「在道路上已經努力了一段時間的人」的看法十分不同。他們甚至用這些扭曲的觀念去影響那些在起點上的初學者。這就是非正統的學說和宗教偏執的來源。這些異端的創作者一廂情願的相信,自己已經非常接近道路的終點了,他們甚至認為自己已經見到天國的影像(事實上,這只是一種幻象)。不僅如此,他們還用「永劫地獄」來威脅其他人。可見,他們心中所見之神,是一位「虐待狂」和「小人」,只能用「恐懼」和「恨」來控制人類。依據聖經的教導,我們可以說,這樣的人成為「褻瀆真理之路」的始作俑者。他們雖然深信自己「離終點已經很近了」,其實,他們仍然在「起點」原地踏步。我想,這是很容易推論的,因為這是一條交織著「愛」的道路(換句話說,這是一條通往神的道路,而神就是「愛」),但是,他們卻不斷顯露出心中的恨。

 

此外,「非正統學說的信仰者」和「宗教偏執者」也是走在同一條道路上,他們邁步向前,但是,卻是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比較奇特的現象是,往往,一個「非正統學說的信仰者」或是「一個罪惡深重的人」,比起那些「宗教偏執者」,還是比較容易修正自己的方向,而且,他們在修正方向之後,就可以很快的「趕上」或「超前」別人。因為,上主在聖經中曾說,那位悔改的妓女所表示出的深厚的愛,證明了她的罪已經蒙赦免。

 

然而,我們也必需瞭解,儘管有些觀念不正確的人,曾經批判那些不信基督教的人,然而,在正教信仰(正教指的是正統的基督教信仰)中,並不相信也不贊同那樣的批評。正教的教義是由那些「在道路上遙遙領先的人」所提出的,這些人對於人們在天上國度的住所,已經有了最初的視野(view)。所以,我認為,對於那些「在道路上剛起步或是遠遠落後的人」來說,一顆明晰清楚的心是正確瞭解教義的必要條件。

 

現在,讓我們來討論這個問題:「在神的審判日,那些不是信仰正教(Orthodox)的人會有怎樣的遭遇呢?」(我先假設自己在這條道路上,落後別人許多,我也怕自己的無知會扭曲了聖人們的話語。)我想把這個問題,留給這條道路上所有人自己作判斷,儘管你、我和其他讀者們在這條道路上的進度不盡相同。這裡,我想要討論一下這個問題在「時間上」的發展脈絡,並且從信仰的重要基礎,也就是「基督」(因為除了基督之外,應該找不出更基礎的事物)開始說起。接著,我會順著時間的脈絡,最後談到今日的信仰。我們可以說「基督」,我們的上主,是萬物之始。基督自己曾經說:「在天國裡,你們將會看到,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伯的身旁,坐著許多來自東方和西方的人,而『你』(以色列的孩子)將會發現,自己竟然遭到驅趕。」難道這裡的「你」指的不是我們嗎?難道,這裡的「你」是專指以色列人嗎?

 

基督曾說:「請不要想著神一定會從岩石中將他的孩子們高高地舉起,所以就說:『我們是上帝的孩子。』」或許,神不一定會將他的孩子從岩石中舉起?當然,如果神可以將孩子從岩石中舉起,他一定也可以將虔誠的異教徒(他們也是神的孩子)舉起。

 

基督說,他只為了「以色列迷途的羊」而來,就代表了,他不但會治癒一位有風度的女士,也一定會治癒那些像狗一般、有耐心的向「以色列神的孩子們」乞討「麵包碎屑」的乞丐。事實上,基督曾經教導眾人:「我從來不曾在任何以色列人身上,看到這樣虔誠的信仰。」讓我們一起來思考:我們真的可以說,在那千百萬的異教徒當中,絕對找不到一個信仰強烈而純正的人嗎?

 

在婚宴的寓言中,基督曾說:「當『受邀請的客人』缺席時,請上前邀請那些行動不便者、視障者或身障者,讓他們充滿這個舉辦婚宴的房子。」你相信嗎?神將會把那些「無法榮耀這個婚宴的正教徒客人」的位置,留給那些「虔誠、熱切追求信仰的行動不便或視障者」,讓他們因神的啟示而進入神的國度。

 

現在,讓我們繼續剛剛那個與宗徒彼得相關的話題。當彼得面對Cornelius的時候,說了這些話:「我真的相信,神在每個國家、對所有人都沒有歧視,只要是為了正義而努力,神都會接納他。」難道神會審判一個日夜在默念著祈禱文:「是的!我的主耶穌基督,請來吧!」的人嗎?

 

讓我們來檢視一下在異邦人中傳道的宗徒保羅。在《羅馬書》的前幾章裡,保羅說:「沒受割禮的人,如果遵守律法的規條,就算他沒受割禮,豈不是要算為受割禮嗎?而那生來沒受割禮,且能行盡律法的人,就是將你這憑著典籍和割禮去違犯律法的人定罪了。因為外表上做猶太人的,並不是真的猶太人…」(羅馬書2:26-28)然而,保羅的意思究竟是什麼呢?難道保羅對羅馬人的教導是在談真正的「割禮」嗎?或者,有沒有可能,他是在影射「內心的割禮」(也就是基督教會的受洗)呢?在這段文字當中,他清楚指出,儘管有些人沒有受洗,他們的心也能領受神的祝福。

 

現在,讓我們用更簡潔的話語,繼續來探討。在聖徒Justin(公元110-167)的著作《護教論》(Apologia, vol.A, 46,3)中提到:「那些過著與聖經相符合的生活的人,就是基督徒,即使他們可能被人當成無神論者,就像在希臘人和Heracletu的思想當中生活的蘇格拉底那樣。」

 

讓我們更深入來瞭解。又過了幾世紀之後,上主向聖徒Nephon顯現,告訴他審判就要來臨。這種狀況有點像是「聚焦」到《啟示錄》。在《啟示錄》當中,神摘錄了一部分關於末世的啟示,並且向聖徒們解說夠多的細節。在上主的顯現中,他看見正義的人進入了天堂,然而,他也說那些善良的「偶像崇拜者們」也進入天堂了,唯一不同的是,那些「偶像崇拜者」都是「盲眼的人」。很顯然的,神藉著這種方式告訴我們,這兩種進入天堂的人領受的祝福有所區別。跟那些進入天堂的基督徒相比,那些進入天堂的「偶像崇拜者們」缺少了某些祝福。然而,最特別的是,他看見許多神父和出家的修士在「地獄」裡面,儘管他們都是正教徒。他們並沒有負起他們的責任,證明自己值得神的祝福。因為,真理應該是一個重大的「責任」,而不是一個用來自誇和自圓其說的藉口。

 

我想我不該再說更多其他的例子,我也不敢將Saint Gregory of Nyssa這位教父所提出的那些令人驚奇的、關於「不虔誠者的救贖」的教導告訴你們,因為,我覺得Saint Gregory of Nyssa在這條道路上「領先我們太多」,所以,我們很難理解他所說的話,也很難傳遞出他的教導的真諦。

 

這裡,我想提出一個簡潔而清楚的結論:

 

是的,基督只有一個教會,也就是「正教會」(Orthodox Church),這是一個永不毀壞、永遠合一的教會。教會的任務和使命是教導眾人純正的福音。因為,這是帶來「救贖」的福音,它將「救贖」帶給所有想要得救的人。然而,因為神可以知道每個人最內在的自我,所以,神知道,有些人為了種種原因,很有可能一輩子無法接觸到福音,或者,他們很容易誤解福音的意思。神也知道,他們內心深處的潛質和動機。有些人誤入歧途,只因為「他的能力有限,對真理只能駕馭到這樣的程度」,或者,有些人加入了異教或非正統的基督教,只因為這是他們在追尋自我和生命目的的過程。如果一個人不是因為自我中心或自私而誤入歧途,而是因為「他的能力有限,對真理只能駕馭到這樣的程度」,那麼,神將會給他無數次機會,不斷學習。神不去介入他們的學習,或是強行糾正他們,那是因為,這樣一來,他們才能完全坦然的面對「神」和「自己的良心」,對於自己的選擇,完全出於自願,沒有任何藉口。那些頑固的拒絕神的真理(也就是教會的真理和正教信仰)的人,不可能僅僅因為「他們相信」就得到神的救贖。因為,隨著時間的推展,他們的良知將會譴責他們。神知道如何依據每個人的努力、工作和動機來回報他們,神不會計較他們是不是正統的基督徒,還是他們信了其他的宗教。

 

我之所以會寫這篇文章,是為了讓大家明白,上主不會拯救一個從來不曾竭盡心力追尋真理的人。如果,我們的動機良善的話,神將會看著我們的善良,並且會引領我們走向真理,滿足我們心中真正的渴望。

 

「獨一無二的教會」將會持續不斷地教導眾人「獨一無二的基督教聖經」,直到所有人都到達道路的終點。當上主再來的時候,所有用心學習「如何去愛」的人,還有每個在「道路」上努力不懈,直到達到終點而「成為神的肖像」的人,即使不是基督徒,甚至只是一個「毫不知情」的修道者,都將得到上主的眷顧與包容。事實上,他們都將以感恩和喜悅的眼淚,回報神無限的慈愛,並且以喜樂之心,彼此緊密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