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主教區的起源 | 宗主教和沙皇的關係
彼得大帝的改革 (1682-1725年在位)
莫斯科主教區的起源

 

在佛羅倫斯會議中,希臘籍的「基輔暨全俄羅斯大主教」依西多爾(Isidore)是其中的重要發起人之一。在他簽署了決議、並於1441年以羅馬樞機主教的身分回到莫斯科時,卻遭到教會和國家的拒絕、逮捕、流放到立陶宛。到了1448年,俄國在諸多猶疑後,才又從多位主教中選出新的大主教,至此俄國教會終於成為獨立的自治教會,由駐紮於莫斯科的「全俄羅斯大主教」領導。西元1458年,羅馬在波蘭的勢力範圍內額外選派一位「基輔暨全俄羅斯大主教」,與俄羅斯互相抗衡。自從蒙古入侵以來一心要脫離莫斯科統治的烏克蘭,此時在波蘭國王的支持下,終於獲得正式承認。

 

到了1470年,基輔大主教又再度回到土耳其統治下的君士坦丁堡東正教,從此兩個名為「全俄羅斯」教會的命運截然不同。此時的基輔大主教是接受波蘭天主教的管轄,而在波蘭國王的壓制下,多數主教長枉顧民意,最後甚至和羅馬在1596年布勒斯特立陶夫斯克(Brest-Litovsk)結盟。西元1620年,希臘東正教正式進入基輔設立領導中心,羅馬尼亞貴族出身的彼得•莫吉拉(Peter Mogila)被選任為基輔大主教(1632)。他所設立的基輔學院非常著名,是第一所當代的東正教神學院。該校仿傚波蘭神學院,以拉丁文授課,成為17和18世紀全俄羅斯境內高層神職人員的神學訓練中心。西元1686年,烏克蘭終於在君士坦丁堡的允許下重回俄羅斯的懷抱,基輔大主教區也成為莫斯科教區的一部分。

 

以莫斯科為中心的俄羅斯一向認為自己是東正教的最終護教者。西元1472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Ivan III, 1462-1505年在位)與拜占庭最後一任皇家的姪女索非亞聯姻;從此,莫斯科執政者開始大量使用拜占庭帝國的各種禮儀,同時以雙頭老鷹為國徽。到了1510年,修道院長菲洛修斯(Philotheus)神父上書給當時執政領袖瓦西里三世(Vasily III), 一方面奉承他為「沙皇」(皇帝),一方面說道:「兩個羅馬已經淪亡,第三個羅馬將屹立不搖,將來也不會有第四個沙皇。」意思是說,第一個羅馬根本是異端邪 說,第二個羅馬指的是拜占庭帝國,也淪落在回教統治的土耳其帝國,第三個羅馬就是莫斯科。伊凡五世,又稱「恐怖的伊凡」,由莫斯科大主教馬卡利(Makary)於1547年1月16日按照拜占庭儀式加冕為皇帝。1551年,伊 凡五世正式入主位於莫斯科的俄羅斯主教會議,會議中制定了多項教義規章及敬拜儀式,並有多位修士被封為聖徒。以第三羅馬自居的莫斯科這時尚缺「宗主教」的 頭銜,雖然保加利亞和塞爾維亞的沙皇從前總是將此頭銜加在其大主教身上,但俄羅斯嚮往的是貨真價實的宗主教頭銜和地位。直到1589年當君士坦丁堡宗主教耶利米亞二世訪問俄羅斯時,因著地主國的威脅利誘,他把大主教約伯(Job)提升為「莫斯科及全俄羅斯宗主教」。這項改變獲得其他東方宗主教的承認,從此莫斯科與君士坦丁堡、亞歷山大、安提阿、及耶路撒冷宗主教並列五大教區,成為排名第五的東方教會權力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