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約基亞的大主教召集鄰近七位主教,包括我–罪人詹姆士,共同商討某事,其中有天主的聖人,也就是我的主教諾烏斯(Bishop Nonnus),他是達貝拿(Tabenna)的修院送來的偉大而有力的修道士,後被祝聖為主教。

 

大主教安排我們住在殉道真福朱力安的主教座堂裡,在那裡我們加入了其他的主教中。

 

有些主教問我的長上諾烏斯是否願意給大家一些指導。正當我們正坐著凝神聆聽他的神聖教導時,突然安提約基亞最知名的女演員,也是數一數二的舞者(和娼婦)優雅地騎在驢上進入會廳。她身戴金飾、珍珠和寶石,甚至連腳也披著金子和珍珠,裝扮十分出色。擁簇她身旁的年輕男女,穿著華麗長袍,掛著金項鍊。當她走過時,空氣中瀰漫著麝香及最甜的香味。主教們看見她那麼不知廉恥地騎過他們面前,袒露著頭、肩、和四肢,明顯只用珠寶著沒有覆蓋任何巾帕,他們呻吟著好似面臨大罪和可怕的罪惡,悄然地轉離目光。

 

但是真福諾烏斯卻凝神注視著她,盯著她的背影,他問在場的主教們「難道她的美貌不令你心動嗎?」
他們不發一語。他將聖書舉起,埋首於書中,掉下眼淚,又深深地嘆一口氣,說道:「難道她的美貌不令你心動嗎」
他們依然不發一語。「她的美貌令我賞心悅目,我感到喜悅」諾烏斯主教這麼說。「我的弟兄們,你們想想,這位女士要花多少時間在房裡沐浴打扮,使自己的美麗和裝扮如此毫無瑕疵?她是男人眼中的喜樂,絕不會令情人們失望,即使他們只能當一天的情人,明天就被撤換,但也甘之如飴。我們有一位全能的父,他是位不死的情人,將我們無法想像的萬世財富和報答作為允諾。『天主為愛衪的人所準備的,是眼所未見,耳所未聞,心所未想到的。』(格林多前書2:9)我們還需要多說什麼嗎?有了這個允諾,我們只需在乎天上的事,不是地上的。」

 

說完之後,他抓起我的手臂回到住處。主教在房裡仆俯在地,捶胸哭著說:「上主基督,垂憐我這重罪而又無用的人,娼妓一天中的裝扮遠勝於我裝扮自己的靈魂。我怎能仰望禰呢?我能說些什麼來使自己在禰眼中成為清白的呢?我不能對禰隱藏我的心,禰通曉我的秘密。不論我是如此無用和有罪,我仍站在禰的祭台前,奉獻著未達你所要求的純潔靈魂。

 

「她決意要取悅男人,說到做到;我決意取悅禰,卻因懶惰和冷淡,而撒了謊。我沒有做到禰的要求。我的希望不是放在我所做過的任何好事,而是要取得禰的垂憐,我相信那才是我的救援。」

 

隔天是主日,諾烏斯主教告訴我:「執事弟兄,我作了一個非常擾人的夢,卻不懂得其中含意。」他告訴我在夢裡,當他站在祭台上時,看見一隻沾滿污穢的黑色鴿子。「它在我身旁一直飛繞,我簡直受不了它的惡臭,它向我飛來,直到我為望教友祈禱結束為止。之後,執事宣告禮拜結束,它便消失了。禮拜結束後,我再度踏入教堂的門,這隻污穢的鴿子又再度出現,並在我身旁飛舞。我用手抓住它,將它浸入教會玄關的聖水中。它從水中出來後,純淨潔白如雪,然後往上飛去,最後消失在我的眼前。」

 

諾烏斯主教告訴我他的夢境後,就帶領我到較大的那間教堂加入其他的主教中,與該城的主教寒暄。

 

禮拜過後,該城的主教請諾烏斯主教向人們講幾句話。他充滿聖神,從心中底談論天主的智慧,他告訴會眾將來的審判,以及所保存的永遠幸福。大家都因聖神而被他的話所感動,教堂的地板因著會眾們的眼淚而打濕。

 

當諾烏斯主教在演說時,曾和他說過話的娼婦也來到了教堂。她未曾踏進過教堂門內,這時突然因畏懼天主而觸動,黯然哭了起來,淚水無法停住。

 

她告訴兩位年輕的隨同,「在這裡等著,等諾烏斯主教出來後,跟蹤他到他住的地方,然後回來向我報告。」
他們之後向她說:「他就住在殉道真福朱力安的主教座堂裡。」

 

很快地,她給諾烏斯主教寫封信:「致基督的聖門徒,這是來自惡魔的門徒,也是一名罪婦的信。我曾聽說了你的天主,祂離開天堂下降人間來拯救罪人。祂至謙至卑,與一般人往來,革魯賓天使都不敢正面看祂,祂與罪人作伴。而你,我主,是位大聖人,雖然你未曾看過上主基督本人,但祂曾在井邊顯現給撒瑪利亞婦人,一位娼婦,我聽說你朝拜祂。如果你是基督的真徒,請不要忽略我,帶我到救主那裡。」

 

諾烏斯主教回信說:「不論你是怎樣的人,天主都知曉-妳,妳的目的及妳的渴望。請不要試探我的軟弱,因為我是服侍天主的罪人。假使妳真心渴望神聖的事,尋求良善和信仰,我願在其他主教面前見妳,不是私下會面。」

 

這名娼婦充滿喜樂,急忙去見諾烏斯主教及其他主教。她仆伏在諾烏斯主教的腳前,說:「吾主,我願追隨你的師傅,上主基督,成為基督徒。我是邪惡之洋,罪惡之壑。請給我領洗。」

 

當她從諾烏斯主教腳前起來時,他說:「教會法規不准許給娼婦領洗,除非有擔保人(代父母)保證她不會重操舊業。」

 

她再次仆伏在他面前,用眼淚洗他的腳,用髮將之擦乾,哭著說:「假使你延宕我的領洗,就必須為我的靈魂向天主負責,我也會不擇手段來控告你。若你不使我脫離罪惡,願你在天主的屋內找不到平安。若你今天不給我施洗以成為基督的新娘,不把我獻給天主,願你棄絕天主而崇拜偶像。」

 

所有主教和神職人員都聚在那裡,對她渴望救贖的堅決驚訝不已,異口同聲說他們未曾看過像這位娼婦一樣的大信德。

 

他們派我到該城主教那裡,向他解釋這事並派一位女執事來。主教滿懷欣喜,並派女執事長Romana女士同我回來。

 

當我們回去的時候,這名娼婦仍跪在諾烏斯主教腳前。「女兒,起來,告妳的罪吧。」

 

她答說:「假使我要搜尋整個心,將找不到什麼好東西。我的罪比海裏的沙還重,海水不足洗滌我的罪愆。我相信你的神會舉起我過失的重擔,願意面向我。」

 

「告訴我你的名字,」諾烏斯主教問。

 

「我的父母給我取名白拉琪,但安提約基亞人叫我瑪格麗特,因為他們用珍珠掩飾我的罪,我是邪惡之寶。」

 

諾烏斯主教給白拉琪驅魔並施洗,用油傅上十字印號,並給她領基督聖體。她的代母羅瑪納帶她到望教友的地方。「讓我們今天與天主的眾天使們一同歡欣鼓舞,破除慣例以我們的食物來盛油,為這女人的救贖喜樂地暢飲美酒。」

 

突然間,在我們在用餐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震怒之吼,這是惡魔哭叫的聲音:「我那麼不幸,居然受到這老頭的苦!三萬名阿拉伯人都不足以將她從我身旁奪走,給她領洗並獻給你的神;希里奧波里斯是我的,那裏的人崇拜我,但你卻將它奪去奉獻給你的神?現在你已經偷了我最大的希望,我再也無法忍受你的詭計。噢!邪惡已將這可惡的卑鄙之人帶給我!願你被生的那日受詛咒!眼淚之河淹進我的房屋,我的希望落空了!」

 

每個人都聽見了他的嘶喊,他又繼續說:「你曾這樣對過我嗎,白拉琪夫人?你追隨我的猶大嗎?他以榮耀為冠冕,受到尊敬,並被派為宗徒,他背叛他的宗師,而這就是你對我做的。」

 

諾烏斯主教指示白拉琪說:「畫十字聖號,棄絕他。」她以基督之名畫聖號,並向魔鬼吹一口氣,魔鬼就不見了。

 

白拉琪睡在她代母房裡兩天之後,魔鬼叫醒她。「告訴我,我的瑪格麗特夫人,妳以前不是穿金戴銀,常用黃金和珠寶打扮嗎?我到底做了什麼得罪妳?請告訴我該怎麼補償,而不會受到基督徒們的嘲笑呢?」

 

白拉琪畫聖號,並向魔鬼吹一口氣,說:「我的天主,祂將我從你的門關攫走,帶往祂的天上座椅,他要替我與你作戰。」惡魔馬上就消失了。

 

白拉琪領洗後三天,她召叫理家的年輕人說:「把我的金銀首飾、華服和每樣東西列張清單,然後交給我。」

 

家僕隨即將祂的財產帶來,她將這些放在諾烏斯主教的手中,「吾主,這些是撒旦賜給我的財富,現將這些交給你隨意處置,因為我現在渴求的是上主基督的財富。」

 

主教叫來教堂的財務長,當著她的面將財產轉交給他,說:「這些錢不會入到教堂的帳中,而會花在寡婦、孤兒和窮人身上,這樣生病的人能得到醫治,罪人的財富變成義人的寶藏。假若被偷了的話,願詛咒進入這盜賊的家中,願他的懲罰就像那些人所說的:『把祂釘在十字架上!把祂釘在十字架上!』」

 

白拉琪放她的男女家僕自由,贈與一些金鍊子給他們,說:「你們從這個無價值和罪惡的世界中解放吧,但是,當我們還在這個生命中時,我們可以無須悲傷地一同繼續這個最受祝福的生命。」

 

第八天,她必須脫下領洗時的白袍,她偷偷地從夜裡起來,脫下白袍,穿上諾烏斯主教的上衣和罩袍,從安提約基亞城消失。

 

聖婦羅瑪納為她悲痛地哭泣,主教安慰她說:「女兒,別哭,反倒要高興,因為白拉琪已選擇了較好的一部份,就像瑪麗亞一樣,上主在福音中將她放在馬爾大前面。」白拉琪去了耶路撒冷,在吾主祈禱的地方橄欖山上,給自己蓋一間小屋。
之後,該城的主教召集所有主教,遣散他們回去自己的地方。

 

幾年之後,我詹姆士執事請求到耶路撒冷朝拜吾主耶穌基督的復活。「你可以去」,主教說,「當你到耶路撒冷時,打聽一位白拉奇修士,他是位去了勢的修道士,多年來閉門獨居。如果你找到他,可以向他學習。」其實他指的是天主的婢女白拉琪,但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出來。

 

到達耶路撒冷以後,我朝拜了吾主耶穌基督的復活,隔天就去打聽天主的這位僕人。我在吾主祈禱的橄欖山上找到他,他房裡的每堵牆只有一扇小窗戶。

 

我敲扇門她就開門。她認出我來,但我卻不認識她。她那沈魚落雁的美已經消逝,我怎能認出她來呢?她很消瘦,又因守齋而面容憔悴,她的雙眼深陷於臉龐。

 

「弟兄,」她說,「你打哪來?」
「諾烏斯主教要我來找你。」
「請他為我祈禱,」她說,「因為他是天主的聖人。」

 

關上門後,她開始唱第三時辰讚禱(教會七辰讚禱的第三首)。我並不知道白拉琪不願看到男人,但她不會拒絕看見天主。

 

我在房外的牆邊上祈禱一會然後離去,心裡感到平安。回到耶路撒冷,我到一些修道院去拜訪弟兄們,多數的人都稱讚白拉奇這名聖人,我決定再去看他。

 

當我敲他的門時沒有得到回應,我又在門外叫門,仍沒有回應。隔天,然後第三天,我叫著「白拉奇」,依舊沒有回應。當我正打算離去時,天主激使我入門察看一下,確定他是否安然無恙。

 

我打開門,看見他躺著死了。我將門關上,小心翼翼用土將門封好,急忙跑到耶路撒冷通知這位做了奇妙化工的好修士白拉奇已經安息主懷的消息。

 

許多修院的神父和修士們都來了,他們將房門打開,把這個神聖的小身軀當作珍貴黃金和寶石一樣地搬出。當他們用沒藥為屍體傅油時,赫然發現是位女性,驚叫著說:「願光榮歸於禰,吾主基督,禰有許多寶藏隱藏於世,不僅有男人,也有女人。」

 

人們從四面八方來,包括從耶里哥和約旦的女修會,他們手持蠟燭和火炬,唱著聖詩。神父們將白拉琪帶到墓園裡埋葬。

 

願天主藉由這位罪孽深重的娼婦的一生,使我們在她身上發現審判之日時祂的仁慈,因為天下萬國,普世權威,一切榮耀,永歸於祂,以迨永遠。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