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不好的事物,過去的傷痕,毀壞的一切,都可以成為生命的功課、他人的祝福。~李亮神父
撒瑪利亞婦人主日 約翰福音 4:5~42

於是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座城,名叫敘加,靠近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那塊地。在那裡有雅各井;耶穌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那時約有午正。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他說:請你給我水喝。(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

撒瑪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裡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

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

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

當下門徒回來,就希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只是沒有人說:你是要什麼?或說:你為什麼和他說話?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眾人就出城,往耶穌那裡去。

這其間,門徒對耶穌說:拉比,請吃。耶穌說:我有食物吃,是你們不知道的。門徒就彼此對問說:莫非有人拿什麼給他吃嗎?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原文是發白),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俗語說:那人撒種,這人收割,這話可見是真的。我差你們去收你們所沒有勞苦的;別人勞苦,你們享受他們所勞苦的。

那城裡有好些撒瑪利亞人信了耶穌,因為那婦人作見證說:他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於是撒瑪利亞人來見耶穌,求他在他們那裡住下,他便在那裡住了兩天。因耶穌的話,信的人就更多了,便對婦人說:現在我們信,不是因為你的話,是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真是救世主。

李亮神父講道:

在今天的福音書中,很重要的,是耶穌主動開始了與這位婦人的談話。如同每一件我們擁有的事物,都有它自己的歷史;這口井,也有著自己的歷史。如同這口井屬於先祖雅各的歷史,耶穌也取了我們的歷史,並使這歷史變得更偉大。耶穌並沒有破壞我們的歷史。這口井,是從神而來,賜給雅各和其子孫的。耶穌在這井旁,運用了非常深奧的觀點,來闡明「水」是什麼。

耶穌向誰揭曉這信息呢?並不是向智者們,而是向一位婦人。這婦人不是猶太人,而是來自一支分裂的支派。耶穌向婦人說:「請你給我水喝」。耶穌很疲憊,他請求這位婦人的幫助。耶穌完全不該做這件事,因為猶太人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很不適當的、很不好的,而這婦人也非常驚訝耶穌向她要水喝。事實上,不直接向某人說:「我要告訴你某件事」,而先建立某種友誼,這是好的。雖然建立友誼的嘗試,可能帶來很大的危險,即使你只是想要建立簡單的、純真的友誼。人們是非常負面的,當他們看見純淨和良善的愛,結果卻是捅你一刀。我親身體驗這樣的痛苦。

當對話繼續,耶穌談論更多有關永遠不渴的水,和直湧到永生的泉源,這婦人非常驚訝,無法理解。耶穌也無法向她解釋更多,因為某些事物阻礙了婦人的理解力。這並非由於婦人不是知識份子,或者沒有受過教育,因此無法理解,而是因為她的「關係」出了問題

耶穌非常仁慈,也非常有禮貌地告訴婦人:「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耶穌停止了先前關於水和生命的對話,告訴婦人去叫丈夫來。這十分深奧,也很重要。因為需要重視的不只是這婦人,還有這婦人的「關係」。婦人的回答很直率,這回答背後,卻藏著很深的痛。她回答:「我沒有丈夫。」從某個角度來說,她確實可以這麼說,因為她和現在的男人,並沒有正式結婚。於是耶穌將這婦人帶回現實,對她說:「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表示祂知道這婦人正與某個男人同居。耶穌也沒有指責婦人為何不說真話:「我會去叫我的『男朋友』,但我不是他的妻子」。

她之前的五個丈夫,都還活著,聖經並沒有說他們已經去世。明顯地,這名婦人,曾經多次離婚。但耶穌並沒有對婦人說:「妳是個罪人、妳是個壞人」,不,耶穌沒有這麼做。耶穌發現這婦人有著很深的傷口:她的愛失敗了。試想,如果妳曾經有五個丈夫,現在又與另一個人同居,妳會說這是什麼樣的愛呢?當我說這婦人失敗了,並不是要控訴她,並非如此。但是她確實失敗了,她的愛都破滅了。重要的是,耶穌觸碰了這婦人的痛處,這痛處使她無法了解靈性。因為如此,這婦人無法與他人建立穩定的、良好的關係,她無法飲用那來自天上的活泉。如果她飲用了,她就能與他人建立穩定的、良好的關係、受祝福的關係、永恆的關係。而不是在五個丈夫和第六個同居人之間流浪。

當耶穌觸以祂的愛,觸碰了她的痛處,這婦人忽然就痊癒了。耶穌基督的光照在她心上,她看見了,神的恩典治癒了她。她成為了第一位宣教士、第一位真正的使徒,在十二使徒之前。她回到自己的城裡,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非常奇特,不是嗎?我不認為你或我會在大眾面前坦白宣告自己做過的一切。她曾經犯過許多錯,眾人看起來也知情,而且閒言閒語。有人甚至可能覺得這婦人公然說這些話,真是不知羞恥。

因為透過與婦人談論聖靈,在言談停止之時,神的恩典臨到婦人身上,她領受了神的寬恕,得到治癒。所有不好的事物,所有過去的傷痕,所有毀壞她的一切,都成為經驗,成為生命的功課,成為他人的祝福。因此,她再也不需要為過去感到羞恥,她成為別人生命中寶貴的一堂課。在基督復活和聖靈降臨之後,她成為使徒,她也有孩子。她的聖名是Photini,意思是「光」。俄國就有許多人以她的聖名為名字。她也為她的孩子取名為「光」,她們全都被逮捕,迫害者們在她面前殺了她的三個孩子,最終,她也被殺害。因此,記得這婦人是如何榮耀神的,她的失敗如何成為療癒,並且開啟一段偉大的生命。

同樣重要的是,耶穌也談論有關每個人如何成為活水泉源。這活水就是臨到我們的聖靈,透過聖洗聖事而領受的。這恩典始於聖洗聖事,接著更獨特地、更強烈地透過聖膏聖事而降臨。如果不曾領受聖膏聖事,聖靈的恩典就不會臨到我們裡面。是的,神保護每個人,神賜予每個人些許恩典,神愛動物,也愛所有受造物,但並非每個人都能領受神極大的恩典(藉由聖膏聖事)。是的,神賜予每個人些許恩典,因為生命就是神的贈禮。但這和聖靈臨到我們裡面是不同的,那是難以置信的,是我們所能擁有的最大奧秘。

我們領受了這樣的恩典,因此別忘了(我也是在提醒自己),我們已經在聖膏聖事中領受了這恩典。這是極大的責任,首先,要被這活水充滿,包括我們所有的期待,所有的疑惑,所有的渴求,聖靈都會使其實現,讓我們不再口渴。

不但不再口渴,這說法不盡正確,因為我們將會更渴求愛,更渴求神的愛,更渴求去愛人。為何我這麼說呢?因為耶穌並沒有說:「你們喝了這水,就讓這水留在你的肚子裡吧!」如同你我渴了,喝杯水,水當然會留在我們肚子裡。但耶穌所說的,是這恩典將會在我們裡面成為一道河流,流向眾人。這恩典不會僅僅停留在我們裡面。這道神的河流,愛的河流,神恩典的河流,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讓這河流向眾人。這端視我們付出「什麼」,那從我們流向他人的,究竟是聖靈的恩典,還是自我的毒藥?這也端視我們「如何」付出,是以良善的方式?或者我們以自己的方式,使他人發狂?同樣的重責大任,在於預備自己,了解東正教信仰。因為如果我們不了解信仰,從我們流向他人的,會是什麼樣的河流呢?

有人會說:「神父啊!我不想給別人任何東西,我只想待在家裡,平靜安穩地過日子。我不想自找麻煩,也不想和別人有牽扯,我沒辦法給什麼東西啦!」這就像你把水放在瓶子裡,然後把瓶子藏起來。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嗎?過沒多久,這水就會腐敗、污染。這些不想參與社會,不想給予和付出的人們,他們已經病了,而且內在已經被污染。

因為當我們在社會中,我們勢必會給他人某些東西,這是百分之百確定的。例如氣味,我們身體的氣味,不論好或壞。我們在同一個空間裡呼吸著,如果某個人的細菌傳染給他人,另一個人也會生病。這並不壞,至少有點意義,因為這表示我們接收著彼此的細菌。付出愛的好菌吧!憐憫的好菌、聖靈愛的活水。不要埋沒聖靈的恩賜和才幹,因為如果你藏匿恩賜,你就已經生病和染污了。付出聖靈的活水,將神的憐憫、慈愛和智慧給予每一個人。阿們。

願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

關於我們 東正教會